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狐


□ 徐 坤

人物

青 狐 女作家
卢老太 青狐之母
杨巨艇 文艺理论家
王模楷 作家,作协主席
犁 原 作协书记,一把手
雪 山 评论家
李秀秀 省大报记者
焦 老 老作家,老干部
米其南 作家,平反的右派
袁达观 作家,“文革”中的风派人物
赵青山 作家,“文革”中走红得势者
紫罗兰 省大报编辑,部长夫人
祝正鸿 省委宣传部干部
吕琳琳(莱丽) 海外华人女作家
群众若干

第一幕 春之声

序幕
[景] 舞台上,幕布上打出一轮皎洁的月亮。青狐扮演者,一身洁白、飘逸的纱裙,宛如狐狸或猫科动物蹲踞。月光沐浴之下,浑身有一种淡淡的青光,一双幽幽的眼珠。“狐狸拜月”的造型。旁边是一只巨笔的造型,远看,似男性生殖器的图腾。舞台后方一排椅子,若隐若现。椅子面对观众,成扇形排列。 [幕启] 几个坐在暗影椅子里的人,穿黑色紧身衣,起立,成一排,迈着太空步,现代舞姿态,幻影游动过舞台。边走边发出声音。蹲踞着的那只狐狸随着他们的游动,姿势变成抱笔而卧。身体曲线玲珑起伏。月光下一幅美妙绝伦的女人身体的油画。灯光聚焦。定格。月色撩人。乐起。《春江花月夜》。 (暗影中,梦幻游动的人群传来声音。)
雪 山 今晚的月色真美啊!我闻到了空气中流淌着一股躁动不安的气味。巨艇兄你说今晚会发生什么事情?
杨巨艇 春天来了,万物自然躁动。要我说,什么事情也不会发生。该出事的年头已经彻底过去。我们衷心祈望天下太平。
王模楷 这也很难说。从来都是树欲静而风不止。人们啊,你们可要警惕。
李秀秀 你把话说明白了。你这阴阳怪气的是什么意思?
紫罗兰 我怎么闻到空气里有一股骚味?有点像骚狐狸发出的一股狐媚气息。这气味搅得我心绪不宁。
卢老太 黑夜给了你们黑色的眼睛,你们却要用它来寻找鸡蛋清一样的光明。如此黑白颠倒,乾坤混乱,不出事才怪呢。
米其南 女人出马,必有妖法。瞧好吧您哪。
(众人幻影游动过舞台,隐入暗影。)
(古曲尾音回荡。意味深长。)

第一场

[景]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阴历大年三十夜。北风烟雪。清冷的寒光。胡同马路边,青狐与母亲给死鬼烧纸送钱。远处零星的鞭炮声,地上一缕缕鬼火,映衬母女的孤零悲戚。
青 狐 (用小棍儿拨弄地上未燃尽的纸屑)妈,您说我是不是白虎星、扫帚星?他怎么又是一个短命鬼?
卢老太 唉!咱娘俩啊,一个命。从你姥姥那会儿起,咱们家女人就命硬,克夫。
青 狐 我的生活作风不好……这个黑锅我已经背了快二十年。好不容易找个人出嫁结婚,结果嫁一个死一个。您说这日子还有个头吗?
卢老太 丫头,这就叫命啊!是命,就拗不过。
青 狐 不!我不信!我就是不信什么命!我要
跟它斗!我要往回扳!
卢老太 人哪,别跟命争。人斗不过命。
青 狐 (立起,狞笑)哼哼!命,什么是命?命就是大学二年级被骗失身,结果就一辈子担着生活作风不好的罪名?命就是下干校、上工厂,屈尊下嫁给拖油瓶的单位小头目,听他一到晚上就上床哼唧得像个公猪,最后还是得肺痨死了?命就是再嫁给比我小五岁的司机,结果没过上两年又出车祸翻进了山沟里?啊,妈妈您说,您告诉我,命到底是什么?
卢老太 (抹泪)我那苦命的孩儿啊!(拨弄着地上未燃尽的纸屑,祷告)大仙大圣大鬼大神儿,我和闺女给你们烧纸送钱啦!求求你们,在阴间保佑我们娘俩平安过点好日子。
(蓦地,谁家收音机里传出小说《阿珍》的广播朗诵。青母“腾”地站起,扔掉手里的木棍儿。)
卢老太 (尖声惊叫)啊——
青 狐 怎么了妈妈?
卢老太 青姑,你快来听!
青 狐 什么,妈妈?
卢老太 你听!你听戏匣子里正在念你的名字!
青 狐 啊?真的?
(母女伫立在风雪中里聆听。)
青 狐(兴奋,激动,搓手,无限向往。)来了!
卢老太 什么?
青 狐 命运。
卢老太 丫头你说的是什么?
青 狐 命运的敲门声! (收音机广播的音量逐渐加大,夸张,覆盖整个剧场上空,不啻于是滚过母女头顶的隆隆春雷。母女相偎,伫立。憧憬。凝望。大雪纷飞,飘落在她们头上,身上。亦幻亦真。) (舞台旋转,转至1979年新时期文学走向研讨会。)
分享:
 
摘自:十月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