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村子的昨日今朝


□ 此称(藏族)

◎ 此称 (藏族)

萨荣是一个诗意的村庄。它的诗意不仅来自独特的自然风貌,也来自别具特色的乡土文化。如果我是一个对它的风俗人情、文化积淀毫无所知的人,就算转遍了萨荣的每个角落,也根本不能完全了解它。萨荣很小,小到被大山围成一个“天井”,连鸟飞翔都需要看着前方。我出生在萨荣,但我没有经历过很多同龄人都经历过的萨荣岁月,对我来说,只能看到萨荣幸福美好的一面,甚至,在外呆的时间长了以后,它更像是一首诗,百“念”不倦。对我而言,萨荣很大,大到根本没法看清,它已经是一个象征、一个理想了,是一个我没法表达的情结。

如果需要向人介绍萨荣村,我想我应该会这样描述远方的萨荣——这是一个小巧的村子,傍山而居,依水造田。田垄与民居隐约在梨花盛开的季节,蓝蓝的炊烟撑起碧蓝的天空,有飞鸟在山歌里掠过雪山……但是,当我发现我很热爱故乡萨荣的时候,我没办法一味用这种被诗情过滤掉的眼光去看这个小村庄,我迫不及待想要深入它。于是我和村民、家人,和年长者、青年人促膝交谈关于这个村子的过去和现在,骇然发觉这个村子也并不是那么平静。它不是一幅供我欣赏的油画,它有过苦难,有过困惑,也有属于它自己的小幸福。我有一大帮儿时伙伴留守在这个村子里,带着满山的田垄走过四季,用一生去创作一个叫做“田”的作品。有时,我羡慕他们可以过着这样以山为伴、以水为友的简约人生,但他们也同样羡慕我这种“坐着干活,伸手拿钱”的日子。我想,不管是离开萨荣的,还是留在那里的,都有属于自己的苦恼和幸福。我也开始能够面对萨荣的烦恼和分享萨荣的幸福。每次回家,再不会仰头凝望炊烟的柔美,我想低下头,看田间铿锵作响的犁铧,看畜圈里的家畜们反刍昨日的青草,然后听妈妈讲发生在庄稼里的故事……

萨荣是我记忆的开端,我自出生在这座村庄至今,见证了差不多一代人的更新。目送了很多满脸沧桑的老人相继离世,也看见了一批崭新的面孔降临这个村庄。这种生命更替仍在继续,以我们无法察觉的速度,像水一样流动着。二十几岁后再回望萨荣,我坚信一个村庄也像一个人,不会永远一成不变。甚至,把经历的岁月快速回放时,变化一如夏季的流云。诚然,萨荣也变了,变得既熟悉又陌生,我也不能给它的“变”评个好坏。或许,变了过后,才可知道是好是坏。我没有权力和能力要求萨荣,保留着那一年我喜欢的样子。

萨荣是德钦县羊拉乡的一个村民小组,坐落在金沙江峡谷,与奔子栏毗邻。全村34户人,共340人。萨荣村民小组在百姓群里都叫萨荣村。对于萨荣的历史,以我自己的记忆只能追溯到上世纪90年代末期了。每当我向村里最年长的人去问这个村子最早的历史时,通常他们都会以“解放前”为开头。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有了这个村庄,第一户人家的炊烟在什么时候升起在萨荣远古的黄昏里。

一切都是被时间封冻的谜!那么,与其抒情我的萨荣,不如讲讲它的过去和现在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