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是谁的裤拉



  翁童对常婕说知道我最后悔的事是什么吗?常婕想都没想,脱口而出:“生了他的孩子。”翁童说还是你明智。
  翁童本来也想跟常婕一样过几年再要孩子的,翁童的丈夫是个司机。司机的工作左是左,右是右,坏情绪会影响驾车安全。翁童不想坏他的情绪从而可能导致失去丈夫的一条腿或一只胳膊,甚至整个人。从认识到结婚,翁童都尽量让着他,遇事翁童从退一步变成退两步三步。不是散步的“步”,是部队操练的那种方步。翁童的小心培育了一个大丈夫。一个放纵的夜不小心孕育了一个小生命。
  产后,翁童一直沉醉在对小婴儿的研究当中,知道自己发胖了,可不以为然,产妇胖是自然的。再说以她原先的身材不会胖到哪里去。但翁童错了。孩子满月后,翁童要出门,找了一条以前觉得宽松的裤子穿,裤子顺利地通过小腿、大腿,然后在盆骨受阻,拉呀拉,穿不上。翁童惊惶失措。镜子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脸上的横肉挤兑着眼睛和鼻子,眼睛被迫缩小,鼻子重点凸出。脖子以下的部分她已经不忍细看。翁童绝望地叫了起来,说这么胖。丈夫轻哼一声说,你以为呢。
  孩子六个月大时,翁童就上班了。她是一家大酒店的总机领班。刚上班就碰上电话机更新换代,机房改造,人员调整,忙得累死累活,还是不见瘦,有一胖不回头的气势。而常婕长腿水蛇腰,云中漫步般。有了对比,翁童就更灰心。
  更为丧气的是她碰到了刘小维。她正在超市挑米糊的牌子。翁童比较着质量和价格,一侧头看见了刘小维。刘小维提着购物篮,嘴巴失声微微张开看着她。翁童很懊丧,好几年不见,竟在这种毫无准备且形象大跌的时候碰到。刘小维很快就把张开的嘴往两边扯去,走过来叫翁姐。一如很久以前刘小维把翁童的米糊和胡萝卜等放到自己的购物篮里,一起结账。翁童抗议无效。刘小维买了方便面,火腿肠。像是单身汉必备的食物,果然刘小维说他还没结婚,没人要呢。翁童说乱讲,这么帅的小伙子会没人要。分手时刘小维说自己开了一家小打印店,把电话和地址写给翁童。
  和刘小维的不期而遇,翁童想起了自己的青葱岁月,想起自己的小蛮腰。这就令她对丈夫更为不满,一切都是他造成的,而他却一副置身事外看客的样子。她要索讨自己的青春和美丽。她为家庭做出如此不可逆转的牺牲,应该得到回报和疼爱。
  一旦碰见,就频频碰见。一次刘小维在店前停放车子,翁童正好经过;一次翁童自行车补轮胎,旁边的摩托车店里,刘小维的车也在维修。两人便聊了。这也是让翁童想不明白的玄机。就像满怀期待时,理想中的目标总不现身,而不期望的时候希望老是出现,就在鼻尖那儿晃来晃去引逗人。
  深夜,常婕在上网。丈夫是生产印刷设备的公司业务经理,说白了就是业务员,一年到头,一个月有半个多月在天上飞,今天广州,明天长春。除了用手机联系,就是夜深人静在QQ上,在视频里的联系了。视频里丈夫的脸有点变形,他总是热情有加,不断表达对常婕的思念。常婕疑心丈夫表现过头了,欲盖弥彰似的,有时又谴责自己,对爱你的人不应该这样怀疑。丈夫花花草草的话很多,比喻夸张排比,所有文学修辞都用上,和生活中判若两人。夜黑得深黑得透,常婕被丈夫挑起了欲望。丈夫指望着这种欲望是银行的存款,他回来后可以连本带息一起取出来。可常婕觉得这种欲望没着没落的,没办法加柴浇汽油,让它轰轰烈烈地燃烧或爆炸,只能眼睁睁看着它蜡烛一般燃烧直至熄灭。
  下线之后,常婕躺在床上。手抚过胸口,皮肤一阵紧缩。床很宽,一个人躺显大了。常婕经常要闭着眼躺很久才能睡着。有时就爬起来看些书或电视,百般折腾遥控器,有时索性重新开电脑,像流窜犯一样在各大聊天室招摇,安得就是在聊天室里碰上了。安得在公屏上打“同志们好”,没人理他。常婕回他“首长好”。两个说了几句,印象良好,就加了QQ。
  翁童在讲育儿经时抽空听常婕讲网络故事,总是讲你要当心。常婕不以为然。翁童说小心你家那醋缸子。常婕说不要讲我,你自己才要当心,最近蠢蠢欲动了吧。翁童红了脸,拧了她一下。
  常婕买玩具和小衣服来找翁童。翁童说碰到刘小维了,开了家打印店,假如常婕学校里有什么业务,照顾照顾。常婕没见过刘小维,说先认识认识再说,从你的语言印象跳出来一下。翁童说你就是那么好奇,不像三十多的人。常婕说别人都说我25岁呢。翁童酸酸地说你就臭美吧。
  翁童带常婕去刘小维的打印店。店不大,很紧凑,每个空间都充分利用,雇了两个打字的小姑娘。刘小维正低着头整理复印机下的纸张。一双脚先跳进眼眶。黄色的半高凉鞋,衬得脚背很白,脚趾甲没涂任何颜色,透亮的,干净的,修得圆圆的。刘小维一下子对这双脚的主人有了好感。往上,脚踝、小腿、及膝的白裙,是一个年纪不好说的女人,说年轻,她的目光清亮而沉静,不跳跃;说不年轻,她的笑容很阳光,能感染人。这种女人的年龄是谜。说她二十出头也可以,说她三十出头也可以。这个女人当然是常婕。然后是抱着儿子的翁童。小孩子正要长牙,口水流出来,翁童在说话的当口要时不时地擦他的嘴角。刘小维泡了铁观音,冲茶的过程从容有序,滚烫开水冲下去,茶叶翻腾,香气四溢,常婕有趣地看着。孩子闹着,翁童也没喝几杯。走的时候,刘小维说翁姐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以后有什么事要帮忙尽管说。翁童瞥了他一眼,嗔说能要你帮什么呀,我们今天来是要帮你呢。常婕呵呵笑。翁童说酒店最近要准备青年文明号的材料,要很多。刘小维忙说没问题。孩子要撒尿,翁童抱着他走到店外的树下。看见刘小维跟常婕说着什么,常婕笑得花枝乱颤。翁童后悔带了孩子来,也后悔带了常婕来。后来,常婕对翁童说刘小维不像小男孩嘛,很大人样了。翁童说,那是你没见过他以前的样子。常婕带着促狭的笑问以前什么样。翁童又拧了她一下说不告诉你。这下拧得有些重了,常婕叫起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