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人与书的缘分


□ 裘山山

  这几年我在博客上陆陆续续写了一些读外国文学的感受,很简单很随意。但鲁顺民主编却要我把它们整理成文。我很是担心,害怕登出来被人拍砖:因为它们既没有技术含量,又没有好听话。但又一想,人和书也是讲缘分的,大不了就说我和这些书没缘分呗。

  我看外国文学,主要是这么几个来源,一是老经典,以前没读过或读过了想重读;二是新近得奖的作家;三是媒体广告诱惑;四是朋友推荐。其中第四最靠谱,第三最不靠谱。

  记得2009年我一口气买了十来本外国文学,比如《我的名字叫红》、《耻》、《朗读者》、《追风筝的人》、《风之影》、《灿烂千阳》、《殡葬人手记》、《破碎的四月》、《河湾》、《偷书贼》、《三杯茶》等等,全是上了排行榜的。但买来后,我却有那么几本没看完,比如《风之影》,比如《灿烂千阳》,比如《三杯茶》。很对不起这些写书的人。

  这其中我最喜欢的是《朗读者》和《追风筝的人》。虽然《我的名字叫红》和《偷书贼》等,在写法上更讲究,但我就是喜欢《朗读者》和《追风筝的人》这样的书。我现在读书,已不像年轻时那么如饥似渴了,可这两本书都是一口气看完的。文字很朴实,结构也很传统,但却引人人胜。看后还久久在心里萦绕。我认为这才是真正了不起的作家,不玩儿技巧,不炫耀智慧,在不动声色里传达出自己的情感和思想。

  去年起,我迷上了美国作家保罗·奥斯特的小说。可以这么说,他的小说是这几年我看过的外国作家里最喜欢的。也许是因为我原本喜欢侦探小说,而他的小说就是情节复杂悬疑不断的作品。我先是看到作家朋友李西闽推荐他的《隐者》,抱着试试的心情买了一本来看,一看就入迷了。读完后感觉太不过瘾,立即去把他的另几本长篇也买了,《幻影书》、《纽约三部曲》、《月官》、《黑暗中的人》、《巨兽》、《神谕之夜》等等。读下来,感觉《隐者》、《神谕之夜》和《幻影书》最好。其结构和叙述方式,我都超喜欢。真佩服保罗·奥斯特,那么善于讲故事,情节引人人胜,出人意料。结构也很别致。虽然有一种说法,认为靠故事取胜不够文学,像通俗小说了。但在小说面前我就是个读者,我不是评论家,我就是喜欢好看的小说,不喜欢那种貌似深刻、可以分析出很多文本意义的作品。

  秘鲁作家略萨的小说大名鼎鼎,诺贝尔奖都得了。但以前我读他的《绿房子》却没读进去,不知何故。前不久见有作家感叹说,读了略萨的《潘达雷昂上尉和劳军女郎》,感觉太棒了,自己都没信心写小说了。于是又勾起了我的兴趣,连忙再去买了他的另几本,《潘达雷昂上尉和劳军女郎》、《胡利娅姨妈与作家》、《酒吧长谈》、《谁是杀人犯》等。没想到最吸引我的,却是最短的那部:《谁是杀人犯》。大概不到十万字吧,很有意思的故事,很有意思的对话,加上细致有趣的描写。绝不是普通意义上的侦破小说,案情背后蕴藏着特殊的社会背景,人物关系,各自的秘密,读来不仅愉悦,对我启发颇大。

  好像国外没有中篇小说这个门类,要么长篇要么短篇。一般七八万字的都算长篇了。我们国内称其为小长篇。我喜欢这样的小长篇,可推荐的有好几部。

  《对镜成三人》,它是我同事王棵力荐的,作者是西班牙作家胡安·何塞·米利亚斯。王棵说他看了三遍,我相信他的审美趣味,便买来看。拿到后一口气看完,果然喜欢。薄薄的一本。只有三个人物,情节也不复杂,写得很节制,但却引人人胜,在于干净净的情节和对话里,蕴含着复杂的人性。其写法很值得借鉴。

  另外有两本外国女作家的小长篇也很不错,一本是《我母亲的自传》(作者牙买加·琴凯德,美国),一本是《永恒的父亲》(作者安娜·科西尼,法国)。这两本都是女作家孙惠芬推荐给我的,前不久她来成都开会,我们聊天时她向我推荐了这两本小说,很赞赏。我立即上网订来阅读。的确是两本非常好的书,而且都不长,其中《永恒的父亲》只有8万字,另一本也不过12万字。但它们一点儿不轻。这两本书还有个共同特点,安静。没有什么大起大落的情节,也没有时尚元素,与浮躁的生活相去甚远。作者都是在一种回忆的心境里娓娓讲述的,故阅读也需要安静。我在读的过程中常常与自己的生活经验相撞,听到自己心灵的回应,甚至常常产生表达的冲动。翻译得也很好。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就是作为小说来讲,过于写实。对于喜欢看故事的读者来说,可能会失望。

  《书柜里的贼》,这本是看到广告,说是侦探小说史上最纯粹最经典最具智慧的作品。作者是劳伦斯·布洛克,被称为美国硬汉派侦探小说的杰出代表。买来后才发现,我曾经买过他的《八百万种死法》却没看完,心里有点儿打鼓。但这本却看进去了,并且看完了。也许是因为短(9万字),更重要的是好看。我发现我现在越来越喜欢看第一人称讲述的小说了。不知何故。这一本就是第一人称,一个贼的第一人称。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小长篇我都喜欢。英国女作家多丽丝·莱辛的《天黑前的夏天》,我是因为广告买的。这位英国女作家获得了200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广告上是这么介绍的,此书是“最好读的诺贝尔获奖作品”。(也就是说大多诺贝尔获奖作品都不好读喽?)我就是被这句话打动买来的。好读还是好读的,但还是没读出什么特别的感觉。其实有时候不是书如何,是读书的人感觉如何。

分享:
 
更多关于“人与书的缘分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