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贾谊《新书》“备月氏\灌窳之变”


摘 要:汉初思想家贾谊提出过若干重要的政治建议,其中多有因战略眼光的远大卓越形成重要影响者。《新书•匈奴》中发表的有关“备月氏、灌窳之变”的意识,是在认真体察西北民族关系历史和现状的基础上形成的真知灼见。贾谊相关建议与对匈奴的“三表”“五饵”彼此照应,形成了北边战略的全新思路。后来汉武帝对匈奴战争中争取草原同盟国的外交努力,开通河西走廊的军事成就,在西域与匈奴的成功争夺,都可以看作是在这一思想的基础上施行的政治实践。
  关键词:贾谊;汉;匈奴;月氏;灌窳
  
  贾谊是长于战略思维的政治思想家。也有研究者直接称之为“政治家”①。贾谊政治思想的特点之一,是眼界的雄阔宏大。后人所谓“宏识巨议”②,所谓“其才雄,其志达”③,所谓“卓卓乎其奇伟,悠悠乎其深长”④等,都注意到贾谊思想的这一特点。刘向对贾谊有这样的表扬:“其论甚美,通达国体,虽古之伊、管,未能远过也。”⑤所谓“通达国体”,是对贾谊治国行政建议之战略意识的评价。有学者曾经指出,“西汉承暴秦之余习,公卿多刀笔吏,皆以簿书钱谷为事,而不知大体”⑥。而贾谊则被看作“上足以匡君,下足以救世”的“一代之大儒”⑦。即使批评贾谊的人,指出“贾生志大而量小”,然而也承认他“志大”,承认他“超然而有远举之志”⑧。而“其志”之“远”“大”,正在于其政论的深沉思考,“为天下筹长治久安之策”⑨,即多表现为战略决策方面的谋划。作为并没有域外生活经历的青年学人,贾谊有关远国政策策略的提出,与曾经在中枢机构工作、接触高层情报、掌握宏观信息的条件有关。又如《史记》卷84《屈原贾生列传》所说,贾谊任博士时“年二十余,最为少”,行政咨询时,“每诏令议下,诸老先生不能言,贾生尽为之对,人人各如其意所欲出”,以致“诸生于是乃以为能,不及也”,而“孝文帝说之”。其才智敏锐也是识见高明的基础。
  贾谊的政治主张有些当时就直接体现出战略指导的意义,有些则因分析真确,设计合理,在后来历史演进的过程中实现了富有预见性的影响。即有的评论家所指出的,“后皆遵之有效,一一如谊所言”(注:(宋)胡价:《〈贾子〉跋》。参见王子今《贾谊政治思想的战略学意义》,《洛阳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1999年第4期。)。
  《新书•匈奴》中提出的“备月氏、灌窳之变”的主张,就是对于汉帝国的边疆与民族问题、军事与外交问题的重要的建议。这些意见与对匈奴的“三表”“五饵”彼此照应,形成了北边战略的全新思路。后来汉武帝对匈奴战争中争取草原同盟国的外交努力,开通河西走廊的军事成就,在西域与匈奴的成功争夺,都可以看作是受到这一思想的启示而施行的政治实践。
  
  一、《新书•匈奴》的北边民族形势分析
  
  《新书•匈奴》开篇就分析了匈奴的国力:“窃料匈奴控弦大率六万骑,五口而出介卒一人,五六三十,此即户口三十万耳,未及汉千石大县也。而敢岁言侵盗,屡欲亢礼,妨害帝义,甚非道也。”现在看来,贾谊对于匈奴人口和军力的估计,都可能偏低了。《史记》卷110《匈奴列传》说匈奴单于冒顿时代,“悉复收秦所使蒙恬所夺匈奴地者,与汉关故河南塞,至朝那、肤施,遂侵燕、代。是时汉兵与项羽相距,中国罢于兵革,以故冒顿得自强,控弦之士三十余万”。《史记》卷99《刘敬叔孙通列传》说汉初情形:“高帝罢平城归,韩王信亡入胡。当是时,冒顿为单于,兵强,控弦三十万,数苦北边。”《汉书》卷43《娄敬传》:“高帝罢平城归,韩王信亡入胡。当是时,冒顿单于兵强,控弦四十万骑,数苦北边。”一说“控弦之士三十余万”,一说“控弦三十万”,一说“控弦四十万骑”,都与贾谊“匈奴控弦大率六万骑”的估计相差过大。如果匈奴骑兵果真只有“六万”,以《汉书》卷96《西域传》提供的资料对照,则军事实力逊于大月支国“胜兵十万人”(注:《汉书》卷96上《西域传上》:“大月氏本行国也,随畜移徙,与匈奴同俗。控弦十余万。”),康居国“胜兵十二万人”,奄蔡国“控弦者十余万人”,乌孙国“胜兵十八万八千八百人”,而与大宛国“胜兵六万人”相当。就匈奴军势的强劲看,“匈奴控弦大率六万骑”的敌情估计是不准确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科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社会科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