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淡淡的蒲公英


1
  
  三月来了,蒲公英黄了,星星点点的。
  塔元山坡上青草一片,嫩得如刚成人女子,尤其是蒲公英,一朵朵黄色的花朵,羞羞涩涩地开着,如一个个刚过门的小媳妇,阖目敛眉,小家碧玉。
  英子挎着一个竹篮,在青草地里,一棵一棵地挖着蒲公英。
  蒲公英的香味,如音乐一样在鼻尖缠绕,英子的心,欢快而舒畅,脸上带着微微的笑,一排刘海,如帘儿一样遮在眼前,遮出山里小女人的一种特有的娇媚。
  蒲公英一棵又一棵放进篮子中,碧绿的叶儿,嫩黄的、初开的花儿,盛在青青的竹篮中,很好看。采摘一会儿,英子看一下篮子,顺顺的眉眼中,荡漾着一种温柔,一种爱情的温柔。
  对面山上,有人在放牛,大声地吆喝,过一会儿,不吆喝了,扯起嗓子,吼起了山歌:“妹在院里摘黄瓜,哥在外面撒土巴,打掉了黄瓜花——”声音有些嘶哑,在亮亮的阳光下盘旋着,一直飞到天上,和一片两片白云纠缠着,飘走了,不见了影儿。
  只有山,在阳光下静静的,想着心事似的。
  英子的脸微微有些红,好像被谁叫破了心事一样;又像是一块石子扔在了水里,扔出了一波一波的皱纹,一直滑向天边,滑向自己想象不到的地方。
  蒲公英采满了,英子站起来,伸了伸纤细的腰肢。她伸出手,手指上粘满了蒲公英白色浓稠的汁液。这时,汁液已干了,粘在纤细手指上,褐色的,不是很好看。而且,那汁液在清香中带着一丝辛辣气味。
  英子提起篮子,一步一步走下山坡。
  山下,是一条河,塔元村人的黑瓦白房,一簇簇遮没在树丛里,都沿山腰公路而居。有的屋檐上升起一缕炊烟,袅袅的,也有鸡鸣声和孩子的笑声。
  英子下了河,把蒲公英一把一把放进水中。
  水是山里的泉水,起始不大,一股两股合在一块儿,竟也有了气势。水面上,钉上木桩,搭上粗木,中间铺上稻草,再倒上沙,就成了桥。一早一晚,就有人影在桥上晃过,晃成一幅画。
  英子洗完蒲公英,装进篮子,又洗好手,就着清凉的泉水,洗了几把脸,水里出现一个眉眼汪汪的人。英子对着那个人笑了一下,那人也对英子笑了一下。
  突然“咚”一声,水花一扬,人影没了。
  英子抬起头,龙才站在前面,望着她,眯着眼笑。
  “哟,是村长啊,吓人一跳。”英子说。擦一把脸,提着篮子上了桥。龙才站在桥上不让,厚着脸皮道:“喊声龙才哥,不然不让。”
  英子眉眼皱起,如一抹烟,道:“好狗不挡路。”
  正说着,隔壁二婶过来,龙才下了桥。二婶看到英子,笑了:“英子又去采蒲公英了。”
  英子点头,让到一边,喊声婶。二婶笑着点头,羡慕地说:“石旺也不知哪世修积德,娶了这样个女娃,模样好,又心疼人。”
  英子红了脸,忙几步过了桥。
  身后传来龙才声音:“好嫩的蒲公英,也不知是给石旺腌着吃,还是给别人泡茶喝。”一句话,让英子心一跳,低着头,快步上了河堤。河堤上面的公路那边,就是自己的家。
  
  2
  
  蒲公英是山里一道特有的风景,好看,还好吃。
  山里人家把蒲公英采回来,洗净,烧开一锅水,倒进去,一滚就捞起来。不然,就会煮烂了。捞起后的蒲公英,浇上醋,放上精盐,有的还拌上蒜泥,下饭,很好吃。
   英子却不这样做。
  英子把蒲公英用开水一烫,捞起来,压进坛子里,再把腌辣椒弄一把放进去,用石头压着。两个月之后,捞出来,切上几刀,放在盘中,撒上盐,或者烹醋一调,下饭好吃;就是喝酒时下酒,也很有味。
  英子这样一做,塔元村所有女人都开始做起腌蒲公英来,可是,即使英子手把手教,别人做出的,都没有英子的好吃。
分享:
 
更多关于“淡淡的蒲公英”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