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蛾(短篇小说)


□ 苏 玫

  苏玫,医务工作者,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生人,现居来宾市象州县。1993年7月毕业于柳州地区卫校护理专业,爱好文学,自学文学,喜欢散文、小说、诗歌等各种文体的创作尝试。近年来开始在《麒麟》等刊物发表作品。
  
  1
  
  30岁的铃子,有十年吸烟史。不知从何时起,铃子觉得香烟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甚至比男人更重要。它,给了铃子很多的安慰和支持。假如没有了它。玲子有时会觉得自己甚至没法活下去,会觉得自己对这个世界-无所适从。
  铃子的婚姻有点失败。铃子也曾有耳闻老公在外面有女人。她本来不愿意让自己去拽着线索的那根藤拉出自己最不愿意看到的事实,可是残忍的现实却偏偏上演在她的眼前。
  那是两个月前的事。那天,铃子手上拎着满满当当一大篮子新鲜的食材刚从菜市场里走出来,就远远看见老公和传言中的那个女人一起走进宾馆。铃子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和好奇,跟踪了上去。她亲眼目睹自己的老公和那个女人扭成一团推搡着进了房间。站在拐角看到这一幕的她死命地咬着牙根站在原地足足有五分钟。那五分钟,是她一辈子里最可怕的由极度的恐惧向极度的愤怒急速转变的血色五分钟,是她烧成灰以后依然会刻骨铭心灵魂依然会痛哭流涕的黑色五分钟。最后,她终于在极度压抑下如火山爆发。她冲了过去,把身上所有的力量全部集中在揣门的右腿上,厚厚的实木门居然被她揣开了!——床上那对赤裸裸的男女心虚猥琐的丑样儿简直就像恶梦!
  那段时间,铃子觉得自己就像站在悬崖峭壁边上,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让她崩溃。她把自己沉溺在酒里,只有在酒里才觉得放松些,人生才仿佛有些许的美好。虽然她酒量极好,少有醉得一踏糊涂的时候(因为人家总是在她醉之前打佯),但小弟始终愿意陪着她。小弟,是铃子认的干弟弟,尚单身。平时他很听铃子的召唤。这种时候,铃子脆弱得像大风里的蜡烛几近灭了,他作小弟的责无旁贷地来了。
  铃予最难过最无助的时候,小弟在身边;铃子喝酒,小弟陪;铃子醉,小弟送。小弟你是我的亲弟弟!你比我的亲弟弟还亲弟弟l铃子喝醉的时候不只一次发自肺腑地对小弟说过这句话。小弟倒不是很喜欢这赞赏。有一次,他说,我才不是你亲弟弟呢,是你亲弟弟我得腻死你,又任性又倔强,笑起来没完没了,哭起来也没完没了,也就是我心软,看不得女人糟蹋自己,才做英雄救美。拜托你,不就老公出去偷情了吗?天塌下来了?你想想人家贫困户,每天吃饭就是为了去干活糊弄生计,而你,吃饱了就哭,哭饿了就吃,过得忒浪费,看你也挺聪明的,得了得了,都哭了两礼拜了,够了,我记得我爷死的时候,我也就哭了三天,完了后,我就知道了人该多想想怎样才能更好的活着。幸好有这个贴心小弟在,铃子才算磕磕碰碰地比较安全地迈过了那个恶梦般的坎。
  现在,铃子想的就是对自己好一点。这世界就是这样,如果女人把自己当做别人的菜,那就永远做不了自己;但她们偏偏还是对现实没什么办法,被现实一逼再逼,逼回自己的领地,逼得她们只好独善其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