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好一朵玫瑰花


□ 廖华歌

  一
  
  太阳收去最后的光芒,暮色就要降临了。下午的后半个时候一直坐在我办公室闲聊的一位同事,忽然抬腕看了下手表,站起来说:走吧。我们真该下班了。楼道里已很空寂,我望了一眼窗外说:就是,我们走。便也跟着站起来收拾东西。同事打了个哈欠,又半是玩笑半认真地说:两个在情人节里既没有接到赴宴的邀约电话也没有谁肯给送花的人,真是悲哀极了啊。
  悲哀什么呀,有那么严重吗?不邀不送就不邀不送呗,被人遗忘也并非多么可怕。我嘴上这么说着,内心里却很怅然,这种灰郁的心情绝不仅仅是因了今日过于清寂的情人节,而更重要的是很长时间以来,自己文思涩滞,笔下枯黄,没有写出什么像样的文字,这让向来把写作看得无比重要的我,自是被困扰得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我承认我很焦虑,这种焦虑令我深觉空落而茫然。
  在无所事事中,就只有拿大把的时间去发狠地看那些意思不大的电视剧,我很为自己的这种状态着急,也开始怀疑自己所拥有的那些事物的意义。
  
  二
  
  作为舶来品的情人节,近年来在国内颇为盛行。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理解这一节,日的,在我看来,这个“情”,其实应该是一个很宽泛的词语。它既指男女之间互生的爱恋之情,也指兄弟姐妹之间的手足之情,甚至,同事朋友之间的友情也未尝不可。为什么一定要那样狭隘地去框定和理解它呢?把这个“情”字看成是人生的大情岂不是更好吗?
  也许很多人不同意我这个说法,他们认定这个“情人”是特指的大家都心知肚明的那种人。那也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好,我还没有傻到想要去改变什么的地步,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认知权利啊。
  这时刻手机响了一下,是收到短信的提示,我慌忙打开看去,不免暗笑,只见上面写着紧急通知:因南方大雪,玫瑰花全部冻坏,加之道路运输不便,今年情人节一律改送芹菜和大葱。情人节办公室报告。接下来还不忘特别提醒:要切记巩固老情人,发展新情人,保护小情人,提防知情人。祝老情人不老,新情人不跑,小情人不少,知情人不扰……
  什么什么呀!我笑了,一时间仿佛透过这些意旨鲜明的短信,看到了精神深处的某种脉络。
  
  三
  
  回到家,并未发现与以往有什么异常。
  哪想到刚吃过晚饭,先生竟像变戏法似的,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朵盛开的红玫瑰给我。好像他还说了一句什么话,因为太激动,我没有听清楚。
  谢谢!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这样。我双目有些迷蒙地说。
  是啊,我也没有想到呢,怪不得我爸回来时将大衣裹得那么严,原来是里面藏有花儿呀!儿子也很为之感动。
  这是一朵我从未见过的大花儿。常见的那些红玫瑰花朵都小,而这一朵足有小碗口样大。它的花辦一层层的,红得深入而发亮,长长的青绿色的梗上,纷披着大大小小15枚叶片,让我怎样看去都爱不释手。记忆中,先生是从未在情人节送玫瑰花给过我的,今年他是怎么了?我望望手中的红玫瑰花儿,再望望他,很想说点儿什么,却到底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