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书与童年


□ 巴彦布


在我心中的恩师序列中,书籍与图书馆仅次于母亲和家;它们与能讲话的良师益友们一起,始终喷绿在我心田之上———能够得出这一结论,发出这一心声,是我六十余年人生屐痕处处,能紧随不舍者,唯图书是也;且至今滋润若神泉……柔美似乐曲……强劲如风……
共和国建立的第四个年头的夏天,即1953年7月,12岁的我,与母亲从哈尔滨来到北京大兄家,地址为西城区和平门内西松树胡同45号,轻工部医药局宿舍。那时的首都,正是新老北京缓缓揖别之始……成规模又能就近的图书馆与文体设施,皆为高品位的奢求。刚脱娃娃气的我,更不敢想像何时能到“北(京)图(书馆)”去借书……除非有朝一日能设立儿童借阅部了……
此时我清楚记得:每当做完功课,帮母亲干完活(撮煤球、取劈柴、拎水,到油盐店购物……),我就跑到西松树胡同与北新华街交叉路口的东边,那里有一家私人开的图书铺,仅一间屋子。由地面到棚顶的书架之外,还有三张白茬木做的条凳。此物的简陋粗糙不说,凳面是条长木方,还没有半砖宽。坐上去,小孩可以挤3个人,仅能搭住屁股。然而这里旧书种类不少。其中小人书(连环画)是我的首选。该店的规定是:现场阅读,收费便宜,好像是一本2分钱;外借有押金(书定价的两倍)。我兜里的零花钱,最多也未超过2角钱,我就在那里练起“速读”来,除民间故事、童话、神话外,还有武侠、侦探(反特)小说(当时清一色是翻译的苏联作品)。苏联的侦探英雄,中国的七侠五义,彭公案,施公案……的人物故事,是这里的连环画给我的。每当与汉族同学侃起来,我不单能以一口蒙古腔的东北话插上嘴,还能有根有据地纠正他们的欠准或不确说法……而这些,完全得益于我阅读认真的苦功:即使是连环画,除了看图,还不止一遍地阅读图下或图旁的解说文字,那些不懂或陌生的词语,一个不落地一一猜解,直至死记硬背下来。这样,小学课本里没有的许多词都被我记住;不仅作文,就是说起话来,也是能用尽用,也不管用得是否恰当……当时,绒线胡同小学的同学调侃我:“景德镇来的———瓷(词)多”。这也给班任老师(教语文课)带来了困扰:她一方面在讲课时表扬我课外阅读广泛、词汇丰富;一方面在作文批改上红线处处:“不当”、“欠妥”、“误用”迭迭……也正是我阅读格外认真,感动了书主齐先生———据说他是美术大师齐白石的侄子,高高的个子,穿着长衫或棉长袍,宽额,鼻正口方,和善的方脸,不苟言笑。他的书铺门前还有一个烤白薯的炭火炉子,写有“耳聋烤白薯”的白纸木牌子插在地上;而在临街外墙上,悬挂着齐白石老先生戴花镜的照片镜框,下方有白石老人的字画……此般情景,我既能专心致志地在这里读起来,饿了,又能买一个烤白薯,足矣。面对我的读书相,书主评价道:“你连看小人书都这么细心,与一般小孩不一样。你的阅读错不了……”经不住夸奖的我,赶忙回敬道:“我的语文很差,作文更糟糕……”就差了实话实说:来京前在哈尔滨,我的作文,没有一篇不是经姐姐修改过,或曰“帮作”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