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东宁雪(短篇小说)


□ 徐岩

  1

  东北的雪大,下起来大团大团的,且肆无忌惮。

  没到腊月,雪就一场跟着一场,雪片子漫天飞舞,把胡布图河染成白色。陈福礼喜欢在这样的天气里出门,脚踩在厚实的积雪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听着舒坦。他也喜欢站在屋门口看山,看远处的和近处的。远处的是褐色的岩体和林带,近处的是白茫茫的沟渠,远近都是景色,司空见惯了也不腻歪,两个字,敞亮。

  从陈福礼住的木板屋到三嫂开的小酒馆不到两公里,过一个山头再下一道坡就能瞧见从小酒馆烟囱里冒出来的烟缕。

  陈福礼的木板屋建在半山坡上,守着一条盘山公路,周围全都是山体,莽莽苍苍银装素裹。木板屋的门脸上挂着一块白底黑字的木牌,上边有榛柴沟木材检查站的字样,字迹有些许的斑驳,却看得清楚。从去年开始这个木材检查站就不用了,但上头一直不说撤掉,便留下陈福礼看房子,讲好了每月给他几百块钱做报酬。陈福礼挺高兴,自己一个人,在哪都是待,不是应了那句话吗,瞎子掉井,在哪儿都背风。在陈福礼看来这是好活儿,换个人还揽不到手呢。能揽这活儿多亏了陈福礼的姐夫四眼,在县林业局工作的姐夫四眼平时对他不太关心,也懒得理他,因为那时陈福礼在边贸码头上扛大包。可入了冬之后,边贸生意冷清下来,陈福礼也就失了工作,人一旦没了营生干,只好四处闲逛,午饭、晚饭的也就逛到姐姐家里来混吃。一回两回的倒没什么感觉,可天天来吃就有些讨嫌了,况且吃的又是白食。陈福礼姓陈,姐姐却姓赵,一个堂姐罢了,时间久之就没有了宽松和大度。四眼倒是理解自己女人的心思,赶巧找到这个机会,便给陈福礼揽到了这份看房子的活儿。

  临上山的时候,四眼把陈福礼叫到一边嘱咐他两件事,不能擅自拦截运材的车辆,主要原因是在陈福礼看房的这个检查站前边还有一道岗,有林业局的正式检查人员,陈福礼要是再查那就是胡闹了。还有一件事就是一个人生火做饭的时候要加小心,千万不能引起火灾,护林防火,人人有责。陈福礼之所以称他姐夫四眼,是由于他架在鼻梁上的那副玳瑁镜,度数大,眼镜的框架也宽,冷不丁一瞧跟长了四只眼睛似的。

  陈福礼每星期都会去三嫂的小酒馆喝一顿酒,两盘菜两壶烧刀子,其中有一盘菜是固定的,小笨鸡炖蘑菇,一大海碗,三嫂收他十块钱。另一盘菜是葱丝拌干豆腐丝,再加少许的尖椒丝,佐些炸好的熟油、精盐和味素,属下酒菜中之上品,被当地人称为老虎菜。这盘菜三嫂不收陈福礼的钱,算送他的。酒三块钱一壶,全都温在火炉壁上。陈福礼跟三嫂不熟,到山上看房子才认识的,是酒馆里的香味引逗陈福礼每周都山上山下地跑。

  酒么,是男人的精气神,喝了酒才可以抵御风寒,把大冷的天一个个地打发掉。

  2

  东宁是个小县城,靠近苏联边境。原先叫苏联,现在苏联解体了,姑且称其为俄罗斯,那边是个牧场,以一条河为界,河宽三十多米,叫胡布图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