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今天


□ 樵 夫

  樵夫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发表小说、散文、报告文学、文学评论等文学作品三百四十多万字。近三四年来,转入散文写作。曾在《散文》《中华散文》《散文选刊》《散文家》《散文百家》《读者》《长城》发表多篇散文。作品入选多种选本,现在宁波广播电视集团工作。
  
  我今天早早就起床了,五点还不到,东边的阳光还嫩色,照在落地的阳台玻璃上给我浸渗无迹的感觉。我是喜欢睡懒觉的,即便是这样火烤样的夏天哪怕外面嘈杂的人声像棍子样拍打在我屁股上,我也不起床,不为什么,就是一种习性,像飞鸟一定在枝上栖息一样。但我今天早早起床了。我其实整夜就没怎么睡踏实,头天晚上,也就是说才六七个小时前我看到了蒙田的那几句话,那话震住了我。我其实不怎么喜欢法国作家蒙田的随笔,洋洋洒洒的几部书我看不出有多少是有用的或能开启心智的,他被我们一些人抬到不适当的高度,他没有多少是真知灼见的,而且语言又粗糙,这是我的感觉。但六七个小时前看到的那几句话却搅得我心痛,我仿佛是在懵懵懂懂时被谁击了一掌,他说:你活了一天,就看到了一切。一天就等于所有的天,不会再有别的光明和黑夜。这个太阳,这个月亮,这些星星,这一切布局曾照耀过你的祖宗,还将沐浴你的子孙。这话让我愣住了,我微闭双眼在审视着自己往昔的日子,那些个“一天”怎么样子的过去了呢,有喜悦吗,有伤感吗,甚至有疼痛吗?想又何益,就仿佛水流进水里,风旋进风里,日子过得了无痕迹。蒙田这点说得对哦,一天就等于所有的天,不会再有别的光明和黑夜。昨天的已经不属于你了,明天的呢,那也不属于你。想想,就觉得心酸和无奈。比如说,某人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传来消息说上山了。我一个叔就是这样,他是一家新华书店总店的经理,与我们情谊深厚,昨天看他时他还幽默几句,过一天就传来噩耗。这样的情感体验想必我们许多人会有,我们实在抵挡不住突如其来的猛击,我们的生命太脆弱。想想让人心里发虚,仿佛面前总有被茅草遮蔽着的深坑在朝我们狞笑。这样的消息总不断向我们袭来:某人在路边替人家修自行车,修着修着犯脑溢血不治而亡;某人在工地走着走着被脚手架上掉下的一块砖砸死了;某个卖花的女孩看到一对依偎着走的情侣,为抢过马路被小车抛出几米摔地而死。这样的消息接踵而至。我后来琢磨着,心酸起来,这都是为讨一口饭吃而奔波的人。
  日子就是这么残酷。
  一天就等于所有的天,今天就是生命的所有。
  我蜷缩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眼朦胧的,那口液晶时钟告诉我时间是五点零六分,星期六。我不知道今天属于我的太阳怎么样,月亮怎么样,我不知道,真的一点也不知道。我现在什么也不能做,阳光是凉爽的,我多想打开音响听听那张CD《启发生命的声音》,那种来自心灵深处的声音总能开启我生命的密码,每每那时我就仿佛是真正地站在了自己心灵的原野上,那时我总被感动得不能自已,仿佛修缮了自己心灵的伤口,又仿佛看到了自己在白昼看不到的斑斓多姿的生命景象,看到了生命中的另一个世界。可这时我什么也不能做。别说妻子还在拥毯而眠,也担心我的楼上或楼下或左邻还在享受清晨才有的这份静谧,尽管我已隐约听到楼下北边旷远的广场上有人在晨练或缓动着扇子舞姿翩跹。我禅坐在沙发里,看着阳光一寸一寸壮硕起来。阳台上的玻璃地台现在也仿佛苏醒过来一般,地台里的海贝、珊瑚、海星……都醒了,他们像从甜睡中醒来,他们都望着我,絮语着我们的相逢相知。我的世界被他们的絮语拉开了,变得无垠无际,海是怎样宽广的世界哟。我已经很久没有看海了,我已经很久没有与海贝、珊瑚,还有红的或赭色的海星对话了。我现在静静地看着他们,然后干脆闭合双眼,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看,任由自己的心翱翔。是的,只有闭合双眼时,世界才仿佛是自己的,才能看到自己真实的心灵,这时谁也不能挤压你。我就这么禅坐着,脑子里空空荡荡的,什么也不想,什么也可以不去想。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阳光开始凌厉起来,仿佛能听到照在玻璃地台上的哔哔剥剥的声响。我听到了从卫生间发出的哗哗流水声,妻子起床了。我看了一下那口搁置在音响上的液晶时钟,已是七时过六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