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断霜虹


□ 戴 舫

月断霜虹
戴 舫



午夜的月色亮得令人生疑。若槿滑出薄羽绒被,赤足走到晾台门边。她回头发现沅北一条胳膊露出被外,走回去为他掖了掖被子。她走回晾台门再回头时,沅北的胳膊又露了出来。若槿摇摇头,开门走进西雅图初秋的月夜。
“毫无办法。”
沅北母亲说他从小到大春夏秋冬没有一天不踢被子。若槿开始没在意,以为是母亲的夸张,不料结婚后真是如此,而且会在你给他掖被子时顽强反抗,像故意作对似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男人实际上异常温柔,几乎可以说毫无脾气。当然也可以说不是没脾气而是不发脾气,修养好,大度。若槿看到朋友的丈夫怒发冲冠雄性四溢时常不得不庆幸自己在第四次婚姻中终于找到了一个好归宿。
月光如淡乳,被水分充盈的空气漾动着,薄绸般飘荡,花园里新刈过的草地愈发绿得森然。树影浮动,像静静湖水里舒展腰肢的水草。住宅区一栋栋小楼蒙蒙地立在树篱上端,给人一种不真实感。若槿赤脚踏在橡木露台上,凉气从脚心里直透上心尖来。当初买这栋房子,就是看中这个露台,可以半夜出来独自徜徉。
风过处秋叶飒然,若槿不禁打个寒噤,裹紧随手披上身的薄毯。
她始终没有抬头看月。虽然水汽重月色亮,但云很少,在月亮上形成彩虹的可能性极弱。
为什么总希望再一次看见月上双虹呢?若槿问自己。她问过很多人是否曾见过两道彩虹像凯旋门般架在一轮明月上,都说没见过。最典型的回答是反问:月亮彩虹,做梦吧?的确,在来西雅图前,她从未见过月亮上的彩虹,就是来了以后,也只见过一次。现在她有时也会怀疑自己是否真正见过。但沅北肯定说他们见过。那他们一定见过了。她一直都相信沅北的。她希望相信沅北。想到自己那么全心全意地相信沅北时,她便会觉得满心凉爽,像夏夜里念李清照的“半夜凉初透”那句诗时,有种清凉感从身子里面往外透。她结过三次婚,中国人美国人都有过,最短半年,最长四年,三十六岁了,都绝望了,不料上帝给她送来沅北,还让他们一起看见了那瑰丽得近于神秘的月上双虹,如果不是神示,还会是什么?
但是现在她在思考给他写一封信,一封最后通牒。他到底犯了什么错?公正地说,他什么错也没犯,问谁谁都会这么说。那么,是谁错了呢?只有她自己。她不知好歹。她死心眼。她蠢。她这个年龄离婚,找一个像沅北那样的好男人仍有可能,就是太小。
若槿稍微松开薄毯,让冰凉夜气从胸前衩口滑进去,肌肤上激起一片乳晕般的细粒。她不禁又打个寒噤。她想起沅北厚而温暖的大手抚过胸腹的感觉,不由闭上双眼。如果沅北现在突然出现伸手进去抚平这些细粒,她想,我就听他的,救浙声一命。
秋叶飒然又起。她徒然等待。她走回露台门,想听听沅北是否鼾声沉沉如远雷。屋里静悄悄,像没人似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