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魅惑”的审美价值及其实现


□ 陈凌

●陈凌

  审美形态就是在特定的社会文化环境中产生的某一类型审美意象。“魅惑”,作为存在已久却长期隐含穿梭于其他审美范畴中的特殊形态,总能使人获得非同一般的审美效果,从古典到现代,在漫长的艺术发展过程中,“魅惑”所散发出的独特美学魅力愈发使人关注。而对于创作主体而言,“魅惑”的表现形式也形成了其特有的逻辑:言语的魅惑、形式的魅惑以及情感的魅惑等等。“魅惑”不仅仅在人物性别的塑造上有所突破,并且在情感的描摹领域引发多元探讨,尤其是在针对传统审美范畴的研究过程中,“魅惑”这一审美形态的存在显示出了特殊的美学价值。

  一、阳刚之美与阴柔之美的碰撞与畸变

  在中国传统美学范畴中,有一对与“崇高”与“优美”相类似的范畴,就是“阳刚之美”与“阴柔之美”,或称“壮美”与“优美”。古希腊人对于人体美具有一种纯真的、高尚的美感追求,这种单纯、静穆、和谐的美,就是人们常说的“优美”,它的特点是单纯、明媚、绝对的和谐。而与之相对应的“崇高”则显现为主体精神的自觉,它体现为追求超越的人对自身的超越及磨折,强调突破于感性存在的理性回归。与“优美”、“崇高”相对应的“阳刚之美”、“阴柔之美”,则表现为传统文化演绎过程中对宇宙万物生存与变化根本原因的探求,是事物内部两种对立因素的相互作用,亦为“阴”和“阳”,也就是“柔”和“刚”。中国古典美学要求阳刚之美和阴柔之美互相连接,互相渗透,融合成统一的意象世界。而在这种要求之下,“魅惑”的审美特征愈发显得耐人寻味。

  现代汉语词典中对于“魅惑”的解释是这样的:魅惑,诱惑及迷惑。若将二字拆分做解,“魅”则体现为能够吸引人的力量。传说中的鬼怪:鬼魅;“惑”则为心疑不定,不明白对还是不对:疑惑、困惑、惶惑、使迷乱,迷惑。这样的解释从字面的意义便简单道出了“魅惑”这一审美范畴的矛盾与难以界定。而“魅惑”之所以能够引起受众的关注是因其虽然具有难以界定的审美特质,但其表现出的艺术吸引力确是生机勃勃。艺术吸引力指的是受众对艺术品诸审美形态新异构成的无意注意,以及这些审美形态带来的快感体验积累而成的兴趣与迷恋,罕有化、陌生化、极端化、真、假、善、恶、美、丑等诸多形态都可以形成意想不到的艺术吸引力,而这些极具艺术吸引力的审美形态,可以是表现在形式上的,亦可以是体现在内容上的。比如中国古典文学作品《聊斋》中诸多女妖形象的塑造,都体现了创作者蒲松龄特殊的审美理想,并以“魅惑”的形式呈现出来,一方面,这些女性形象都具有形式上无以挑剔的致命诱惑,而另一方面,她们的情感及命运的设置又充满着惑人惑己的矛盾与挣扎。文学形象及艺术形象的塑造均以围绕创作主体的人生体验与经验进行感性情绪的抒发,而所带来的审美效果,又最终直指如何达到身心的和谐和灵肉的统一,最终回归到理性这一范畴。因此,《聊斋志异》中的女妖角色塑造,不仅仅被赋予了“神性”的超现实主义色彩,更被具化为“物性”的生动呈现,使得文学作品内容本身具有真与假、美与丑、善与恶的对立统一。在这种对立统一中,“魅惑”的审美意义不仅体现为形式化上的罕有与陌生,极端与个性,更体现在了内容上对于真假,美丑,善恶的思辨。所以,当蒲松龄赋予《聊斋志异》中的女妖形象以幻化的肉身,挣扎的灵魂,以及穿梭在阴阳刚柔之间的个性冲突与生死变幻之中的戏剧矛盾的时候,这些碰撞与畸变不但无损于女妖形象本有的光彩,反而突出了她们在处世哲学中所呈现出的个性魅力,增添了作品的艺术美感。形式的“魅惑”使得艺术形象本身充满神秘令人神往,而内容的“魅惑”更能促成读者对于个体存在潜移默化的顿悟与反思,更揭示了创作主体对于宇宙万物和谐统一的理想主义审美追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