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铁木社


  刚刚离婚的副县长何建又遇上了烦心事,早就倒闭的集体企业铁木社的职工来上访,要求政府给个
  说法,否则还要往上告。怎么办?火上浇油的他此时又气又急,他该如何应对?
  一
  何建在办公室不停写着“铁木社”三个字,字是行楷,电脑时代能写出如此好字的人不多。放在别
  人,会认为他是无聊至极,乱写乱画,借以打发寂寞的时间,只有何建才知道他面对“铁木社”三字是
  多么的紧张。放下笔看材料介绍,铁木社是铁匠、木匠的合作社,成立于50年代,倒闭、解体于80年代
  中期。材料只有这些概括的说明,没有其他的介绍。留下的职工登记册,字迹模糊且纸张发黄。何建上
  任不久还要钻进故纸堆,研究这些破纸烂字,仿佛他这一生都要与历史、档案之类的东西打交道。他想
  ,很多事随着时间的流逝让人淡忘,又有很多事物随着时代的脚步如雨后春笋般蹿了出来且日渐火爆,
  时间怎么啦?总会把红极一时的事物沉下去,又让一些悄无声息的事浮起来。
  销声匿迹的铁木社,随着800多名铁木社老职工上访到市里、省里,突然之间名声大振,并在全县上
  下引起了震荡。
  县长很窝火,因为铁木社老职工上访,他被省、市点了名。稳定压倒一切,稳定的失衡,使发展的
  成绩蒙上了阴影。县长让分管副县长找何建,把铁木社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分管段副县长知道铁木社是地雷,是马蜂窝,招惹不得。段副跟县长说,他只记得过去集镇上一摊
  火,一个风箱,几把叮当的锤,还有几个黑乎乎的人,怎么也是大集体职工呢?县长大几岁,依稀记得
  铁木社的光荣历史,说,别小看那些打铁的,硬骨头,不好对付。全县铁木社性质的大集体职工有一万
  多人,处理不好,别想安稳。
  段副找到轻纺协会会长何建。何建反复阐述铁木社属于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70年代后期由手工
  局直接移交给乡镇和区公所管理,业务上属于指导关系。改革开放后,手工业局改为二轻局又变成轻纺
  协会,铁木社在这过程中早偃旗息鼓,没有声息。铁木社红火时,社队企业管理局也插手管理过,二轻
  局弱化时,业务基本属于乡镇企业局管理,其人员档案在历史长河中不知被淹没在何处。
  段副对何建本来就有看法,感到何建花拳绣腿,何建说了半天,目的就是要推卸责任,没有他轻纺
  协会的事。段副火了,大声问,那大册上一千六百多名工人人间蒸发了?大部分人都健在,档案能淹没
  在哪里?
  何建有点怕段副,段副过去是县委办主任,一直分管方志,因为工作,过去没少批评何建,时间久

  了,何建就有点远离段副。段副转任县委常委、副县长后,分管工交口,何建又在他的管辖范围。面对
  段副的发火,何建不敢争辩,只好点头答应回单位详细了解有关情况。
  段副没有因为何建态度转变而放松紧逼,他有点蛮不讲理地说,铁木社的事解决得好,你没有功劳
  ,解决得不好,全是你的责任。
  这样的逻辑、这样的说法,何建没有办法接受,但也不敢辩解,只好大汗淋漓地点头。何建知道自
  己资历浅,加上最近离了婚,人前矮三分,没有火的县领导都能批评他几句,何况段副?
  回到轻纺协会跟几位助手一说,差点炸了锅,大家说,那是烫手山芋,谁都不敢接手,凭什么轻纺
  协会负责?何建说了县长及段副的意见。几位说,老会长在位时根本不吃县里那一套。你何会长接手的
  ,好坏你一个人兜着。有人接着说老会长看见铁木社的,要么绕道而走,要么关门走人。县里也拿老会
  长没办法,县长找会长,人家老了,不在乎什么了,会长说,好事怎么想不到轻纺协会?都成了古董的
分享:
 
更多关于“铁木社”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