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与世界相遇的可能性


□ 陈美兰

刘继明曾经以“文化关怀小说”引起文坛瞩目,但毕竟由于这一标示与定位显得过于宽泛,所以后来使刘继明很难像余华、苏童、格非之于“先锋小说”,方方、池莉之于“新写实小说”那样,成为某一创作潮流的、不可替代的代表性作家。当然,刘继明这些年来创作势头一直未减,然而却渐渐被评论界冠以另外的指代,如:晚生代作家,悲观主义者,独立特行的完美主义者,等等。而这些称谓越多,或者越时髦,我看刘继明的创作就越陷于飘忽不定,似乎难有所适从。确实,他那横溢的才华、清醒的哲思以及把文学视为生命的执著,使他无法搁笔,可是,文坛反响之平平,却又使这位有着高远文学志向的年轻作家常常感到失落与苦闷。有评论者更直接指出:“他沦陷于这个时代在误解漠视和绝望中无法自制的痛苦与屈辱”。这样说可能有点夸张,但这些年他创作上的焦虑与不安,确实是明显的。尽管我与他的接触和交谈极为有限,可我却深深理解这种失落与痛苦,它不是那种“怀才不遇”的浅薄的痛苦,而是一个蓄有智慧与才华的炽热岩浆却找不到喷射口的生命的痛苦,正如他的诗歌所说:“我在我的体内游泳”,“我何时上岸?”因而,那种逼压感、挣扎感就只能时时缠绕着他。
正因此,我才越发感到报告文学《梦之坝》的写作与出版,对刘继明来说所具有的特殊意义。
也许是一次偶然而又必然的机遇,把他“抛”到了浩瀚的长江中,让他迎着一个人类改造自然的伟大工程走去,可以说,他是在从“体内游泳”而到大江的搏击中,找到了一个真正“与世界相遇”的可能,也使他一贯所珍爱的玄思与梦想,获得了一个宏伟巨大的驰骋空间:他要循着这个伟大的工程,去解析一个民族百年的强国之“梦”。
就像三峡大坝工程本身还等待着历史的检验一样,刘继明的这部长篇报告文学作品也需要等待社会和历史的检验,但是,就作品本身,却实实在在地显示了一位年轻作家在与一个更广大的世界“相遇”的可能性,显示了他面对广阔世界时情感与智慧的巨大喷射力。这也是我读完《梦之坝》后感到无比兴奋的原因。
刘继明为自己竖起了一个宏大的叙事构架,上溯历史源头,下展当代风貌,从人类先民与水搏斗的神话传说,到中国现代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建立现代民族国家方略中关于三峡水力资源利用的设想;从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高峡出平湖”的诗兴、水利建设者们的大胆倡议,到围绕三峡建坝“主上派”与“反对派”的论争、各方专业人士的层层论证,直到巍巍大坝的最终建成,这当中无数的生活事件、无数有识之士富有个性的活动身影,刘继明都作了相当精细生动、有声有色的描绘。它不仅显示了一个首次接触如此重大创作题材的作家面对生活和历史的驾驭能力,同时更值得注意的是,在它对那些散落的“历史碎片”的整合中,我们感受到它有着鲜明的个人性。无论是在浩瀚的历史库藏中对素材的辨析与提取,或是对纷纭复杂事件叙述中的细说、详说、正说、侧说或反说,都体现着作家的个人视野、兴趣、理解与想象。所以,这部报告文学既为未详细了解这一巨大历史行为的人们提供许许多多未被知晓的丰富生动材料,同时,也让已经熟知这一事件的人们通过对它的阅读,获得一种新鲜感,一种个人维度的认知和情感的冲击。因此,《梦之坝》才不是“材料”的报告,而是“文学的”报告;它不是展现三峡工程的一般性的“报告”,而是一个在长江岸边长大的年轻作家透过自己的眼光和感受的“报告”。由此我也联想到当今文艺界一种流行看法,似乎一些“宏大叙事”的作品,都是某种意识形态的强加,因而对它总是采取一种鄙薄和排拒的态度。可我倒认为,对历史的整合、历史的叙事,本来就是、而且应该是充满个人性的,只有通过无数个人性的对历史的不同“整合”,我们才有可能比较全面地、真切地感受到历史的原初面貌,看到历史的某种真实。诚然,过去我们常以某一意识形态主宰下对历史的“宏大叙事”作为认识历史的唯一权威性范本,自然是不科学的,但如果因此而否定富有个人性的文学创作对历史和现实作“宏大叙事”的必要和可能,恐怕也未必合理。仅玩味于“历史的碎片”、“生活的碎片”,真的能够通向历史和现实的深处吗?......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