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地无垠


□ 姜燕鸣

  一
  
  小雪这天果真下了雪。孙德明睁开眼睛就感觉屋里亮堂了不少,从窗口看外面,一片混沌的白。他吸溜了几口寒气,便缩着身子进了小厨房。儿子大胜洗完脸,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肉丝面也端上了桌。看儿子吃得有滋有味,孙德明才进卫生间里漱洗。等到儿子拎着书包要走,他又赶到跟前问:“中午回来吃饭不?”儿子闷闷地哼出一声:“不用。”就要出门。他对着高过自己半个头的背影喊:“吃好呐,不要怕花……”花字的尾音还停在舌头的上半截,门便带着逼人的寒气朝他掀了过来,随后楼梯上就响起重重的脚步声。
  他的脑门像被劈了一下,震得半天缓不过气了。“个巴妈,书还没读成,眼睛就长到脑壳上去了,像老子是他的儿子似的。”骂了一句,似乎出了一口气,才回身进厨房,把昨天的一些剩菜剩饭倒进锅里,加些水一起同煮,他管这叫汤饭,又好吃,又经饿。盛上满满一菜碗,就着些咸菜腐乳,吃得呼拉拉美滋滋的。一碗吃完,身体也像炉子生着了火,通身暖和起来。他吃饱了,又抽了根烟,才拎着工具包准备出门。那时他老婆胖眯还在被窝里睡得打呼噜,一只肥膀子半截露在外头,下巴的赘肉一圈一圈地往外挤。平时不觉得,咋一看,怎就那么腻人呢?他又勾起昨天胖眯收进五十元假钞的事,便走进去拍了几下她的脑门子:“睡没个睡相,这么冷的天,冻病了又是事。你也该醒醒,快八点了。”
  胖眯闭着一双细眯眼睡得正香呢,被他一搅,便“唔,唔,”呼着粗气扭动着。
  “真是个肥猪婆,”他骂了一声,又拍了她两下,“今天你就不用买菜了,免得又收了假钱,等我晚上带菜回来。记住了呀?”胖眯闭着眼嗯了一声,又呼呼地睡去。
  雪还在下,似一片片白羽毛在飞舞。飘到走道里,裹着地上的灰尘,湿漉漉的拖泥带水,越发脏得不愿伸脚。他家住在一幢旧宿舍楼里,还是他评上劳模后厂里分的。那时单位还过得去,公司盖了一幢宿舍楼,分给他们厂里两套二居室。老厂长提出让大家评选,说谁最有资格分房就给谁。选来选去,最终他夺得第一名。老厂长后来把房钥匙交给他手里时,还在语重心长地嘱咐:“德明,你可要记住,这都是你自己干出来的,你可要保持住这份荣誉啊……”
  他记住老厂长的话,每天埋头苦干,一直让劳模的称号挂在他的脖子上。可后来,老厂长一退休,上面派来了新厂长,提出要改革,首先是机构精简,捣腾了一阵,机构没简多少,倒是把老厂长的一班人全换了下来。他察觉气氛有点不对,还是一如既往地埋头苦干,想只要工作好,总会得到领导的肯定。可不久,一些章程也变了,比如选劳模评先进,不光只是生产第一线的工人,还要从干部里挑选。哪个车间产值完成得好,厂里就把哪个车间主任评上了劳模。自那以后,劳模就跟他无缘了。他心里多少有点委屈,却不敢流露,多年的教育已让他习惯于服从,认为领导总是对的。何况工会主席也找他谈过心,肯定他在工作上的成绩,但比起车间主任所起的作用和影响,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要他继续好好干,争取提干的那一天。他当时听得舒服,等转过身,又觉得不对劲,那车间主任除了会巴结领导,就是人模狗样地对他们指手划脚,没干一点正事,又怎么能评上劳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