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地无垠


□ 姜燕鸣

  一
  
  小雪这天果真下了雪。孙德明睁开眼睛就感觉屋里亮堂了不少,从窗口看外面,一片混沌的白。他吸溜了几口寒气,便缩着身子进了小厨房。儿子大胜洗完脸,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肉丝面也端上了桌。看儿子吃得有滋有味,孙德明才进卫生间里漱洗。等到儿子拎着书包要走,他又赶到跟前问:“中午回来吃饭不?”儿子闷闷地哼出一声:“不用。”就要出门。他对着高过自己半个头的背影喊:“吃好呐,不要怕花……”花字的尾音还停在舌头的上半截,门便带着逼人的寒气朝他掀了过来,随后楼梯上就响起重重的脚步声。
  他的脑门像被劈了一下,震得半天缓不过气了。“个巴妈,书还没读成,眼睛就长到脑壳上去了,像老子是他的儿子似的。”骂了一句,似乎出了一口气,才回身进厨房,把昨天的一些剩菜剩饭倒进锅里,加些水一起同煮,他管这叫汤饭,又好吃,又经饿。盛上满满一菜碗,就着些咸菜腐乳,吃得呼拉拉美滋滋的。一碗吃完,身体也像炉子生着了火,通身暖和起来。他吃饱了,又抽了根烟,才拎着工具包准备出门。那时他老婆胖眯还在被窝里睡得打呼噜,一只肥膀子半截露在外头,下巴的赘肉一圈一圈地往外挤。平时不觉得,咋一看,怎就那么腻人呢?他又勾起昨天胖眯收进五十元假钞的事,便走进去拍了几下她的脑门子:“睡没个睡相,这么冷的天,冻病了又是事。你也该醒醒,快八点了。”
  胖眯闭着一双细眯眼睡得正香呢,被他一搅,便“唔,唔,”呼着粗气扭动着。
  “真是个肥猪婆,”他骂了一声,又拍了她两下,“今天你就不用买菜了,免得又收了假钱,等我晚上带菜回来。记住了呀?”胖眯闭着眼嗯了一声,又呼呼地睡去。
  雪还在下,似一片片白羽毛在飞舞。飘到走道里,裹着地上的灰尘,湿漉漉的拖泥带水,越发脏得不愿伸脚。他家住在一幢旧宿舍楼里,还是他评上劳模后厂里分的。那时单位还过得去,公司盖了一幢宿舍楼,分给他们厂里两套二居室。老厂长提出让大家评选,说谁最有资格分房就给谁。选来选去,最终他夺得第一名。老厂长后来把房钥匙交给他手里时,还在语重心长地嘱咐:“德明,你可要记住,这都是你自己干出来的,你可要保持住这份荣誉啊……”
  他记住老厂长的话,每天埋头苦干,一直让劳模的称号挂在他的脖子上。可后来,老厂长一退休,上面派来了新厂长,提出要改革,首先是机构精简,捣腾了一阵,机构没简多少,倒是把老厂长的一班人全换了下来。他察觉气氛有点不对,还是一如既往地埋头苦干,想只要工作好,总会得到领导的肯定。可不久,一些章程也变了,比如选劳模评先进,不光只是生产第一线的工人,还要从干部里挑选。哪个车间产值完成得好,厂里就把哪个车间主任评上了劳模。自那以后,劳模就跟他无缘了。他心里多少有点委屈,却不敢流露,多年的教育已让他习惯于服从,认为领导总是对的。何况工会主席也找他谈过心,肯定他在工作上的成绩,但比起车间主任所起的作用和影响,就显得微不足道了。要他继续好好干,争取提干的那一天。他当时听得舒服,等转过身,又觉得不对劲,那车间主任除了会巴结领导,就是人模狗样地对他们指手划脚,没干一点正事,又怎么能评上劳模?
  坏事情才刚刚开始。不久,上面提出资产重组,要把他们厂并到一家合资企业去,但几百号人的安置成了问题。那个企业声称人员已满,除了留下一小部分人,其余的人员只能回家。照说他年纪不到四十五,又是生产骨干,理应被留下来。但厂里已经闹得不可开交,有人为此打得头破血流,还住进了医院。他一向守规矩,又有劳模的帽子戴着,也习惯了礼让三分,结果当然是跟大部分人一样被打发回了家。
  在家里呆了几天,他才感觉事情的严重性。老婆胖眯比他先下了岗,生活无着,加上年龄已过三十五,人又粗笨,难得找份差事。儿子已上中学,学习费用又高,更是家里的一大负担。现在他也下了岗,正是半大不小的年龄,又不会别的手艺,这日子以后可怎么过?一直是他操心这个家,胖眯没心没肺的,跟她说也没得用。跟父母也不能说,只能给两老平添烦恼,让他们跟着担忧。儿子就更说不得,学习压力已够大了,还能让他分心?据说现在伢们在学校里都比试着呢。谁家里有钱,谁的爸爸是当官的,儿子不比,人家还跟他比呢。做父母的本是平常百姓,现在又都下了岗,不是给儿子丢脸么?夜里愁得睡不着觉,白天还得呕闷气。几天下来,一头乌黑的头发转眼间变得雪白,连他自己都看得闹心,赶忙买回一袋染发剂染黑了。
  那天他实在憋不住,就去了老厂长家里。他进厂时老厂长还是车间主任,也是他的师傅。二十年过去,两人的关系已如同父子一般。听说他下了岗,老厂长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皱着眉不吭声,半晌才说:“我们都过时了,就由着人家闹腾吧。只是这么多人弄得没饭碗,总是不正常……”后来又安慰他,没有过不去的坎,总会有事做的。过了一个星期,老厂长就打电话来,说丽娜有个朋友开了家门窗厂,还需要人手。丽娜是老厂长的独生女儿,父女之间却长期不和。丽娜学习不用心,爱花俏,后来发展到早恋。老厂长管理职工有一套,可一回到家里就没耐性了,气急了,便免不了打骂。丽娜自小被宠坏了,又是个倔性子,对老厂长的过激做法不但起不到震慑作用,反而产生了逆反心理,于是父女间的战争也是步步升级。后来丽娜大学没考上去了深圳,老厂长为此心脏病都气发了,险些送命。孙德明心里一翻腾,老厂长便觉出了,说丽娜入秋就回来了,还买了房子。他以为丽娜要结婚了,便说,好哇,这下您就放心了。老厂长就只是叹气。孙德明心里又打起了鼓。丽娜去深圳近十年,现在差不多也有三十了吧。她回来对厂长肯定是个安慰。可厂长的口气里,似乎感觉不出轻松。难道她在深圳混得不好,或者感情上又受了挫折?正呆想着,老厂长已经在催了,说那家是私营厂,工资不多,只八百元,按数量额外加点提成,就问他愿不愿意?此时他已饥不择食,还有什么不愿意的。从此就干上了。他文化程度不高,学什么活计倒上手得快,不长时间,就成为厂里揽活最多的人。但累死累活地干,收入总在千元左右徘徊,没多少增长。他家的日子也勉强处在温饱阶段。要紧的是,儿子一天天长大,已经读上高中,学习负担重,费用也花得惊人,几乎每个星期都要交上几十上百不知什么名目的钱。儿子不说,他也懒得问,反正也不是儿子一个人交,问多了只能让儿子不耐烦,以为他交不起钱。苦恼的是,儿子现在个子长了,模样变了,整个人也让他感到陌生,说话文绉绉的,还特瞧不起人,当爸爸的一说话,做儿子的就提出反驳,指出他话里的谬误,笑他没读过书。他就辩解,说我怎么没读过书了?儿子说你读书还会下岗,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