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信


来信

《男才女貌》——虚幻的爱情

因为喜欢导演马楚成,所以对《男才女貌》的期望值相当的高。很遗憾,我准备好的泪水没能流出来,我准备好的微笑也没能灿烂起来。当看到师小悠带着孩子在路边幸福地望着正在指挥交通的杨乐的时候,我突然觉得他们很陌生,陌生得已经完全与我无关。这是我第一次在电影院觉得剧中人物是在演戏,我没有一丁点的感动。
这是一个太过完美的故事,完美得让人觉得就像是一个梦。即使女主角从小听力失聪,但是也能凭借着后天的努力而听见声音和开口说话;多么幸福的爱情啊,尽管曾面临着只有一成生存几率的危险,也能够化险为夷平安度过。似乎,在他们两个人面前,所有的困难和磨难都必须为他们让路;似乎,在他们的世界里,总是有一个幸运天使守护着他们。
尽管整部影片有养眼的男女主角,有秀丽的风光,有唯美的画面,有幸福的爱情……导演似乎用尽了所有办法来营造一个完美的世界,想让影片像韩剧一样感人,可是当观众真正看完影片的时候,却完全找不到任何的感动。是的,我们没有理由被一份虚假的完美所感动。影片中过于虚假的完美,消耗掉了观众的所有感动因子。当然,我们还不得不提到影片中的另一对主角,福田诚和水野裕子的爱情故事。他们的故事更像是一个神话,也像是给影片增添了另一个笑话。最让人遗憾的是,因为过于注重画面,影片的选景都有些美得不可思议。这样的故意而为之反而破坏了影片的真实性。一个小城郊区的农民家庭,却像一个天堂似的让人沉醉。那样的美是虚假的,这份缺憾却是掩饰不了的真实。

成都读者:曹瑛

历史正剧风光不再

从《贞观之治》的平淡收场到《大明王朝》《卧薪尝胆》收视低迷,对于一贯能掀起话题、制造热播效应的历史正剧来说,这个冬天实在有点冷。上世纪90年代的《戏说乾隆》《宰相刘罗锅》等剧以戏谑的形式颠覆了一本正经的传统历史概念,也正是将历史“庸俗化”为野史这一点遭到了部分知识分子的口诛笔伐。于是,《雍正王朝》等所谓“正剧”肩负着“以正视听”的重任应运而生。老百姓追捧这类电视剧无非是把它当作两种教科书:一方面作为准官方教科书;另一方面相对于曾经泛滥成灾的“戏说”剧,这些给人实有其人其事之感的剧可以当作电视版的历史教科书。每部大制作的历史正剧播出,网上争论最激烈的就是对大史实、小细节永无休止的挑刺。
但是,所谓“还原历史”从来就是经不起推敲的说法。电视剧版的历史教科书更加不好做,太学术化比如把历史拍成纪录片就过于沉闷,一旦显得不那么严肃也就失去了安身立命的招牌。这些历史剧的编导总是反复声明不应将之当作史书来看,但谁都知道,如果他们不能确保比“戏说”剧更能提供史实感,这种缺乏消遣性的电视剧实在很难吸引普通观众。
戏说和正说的界线越来越难以分清,历史正剧不再充当电视历史读物,它在大众中不可避免地会退潮。这并不纯粹因为审美疲劳,根本上,历史正剧的内容、视角和价值取向离老百姓实在太远。纵观近年来收视率高的电视剧主要是家庭剧,从《乔家大院》这类家族戏到杨亚洲、王海令鸟等人的伦理情感剧,无一不是围绕着家庭生活的纠葛打转,它们触及了这个时代大众的心理需求。
不过,历史正剧的兴起本来就不是简单地由大众趣味和市场因素所决定,其背后有着更为复杂的因素,所以《贞观长歌》等还陆续到来。只不过,历史正剧风光不再了。
武汉读者:王瑶

《快乐大脚》——小企鹅的启示

前几天在朋友的强烈推荐下重温了动画片《快乐大脚》。由于本人在动画技术层面上知识的欠缺,所以虽然惊叹于本部动画所呈现出的那种真实感,但还是不做班门弄斧之举,只是谈谈本片观后的一些感想。
自古以来,关于丑小丫灰姑娘的故事就遍及了东西方的文本中,而这类故事似乎也永远不过时,究其原因是很简单的,那就是现实中底层人物的高层梦想,无论东西方人们都是如此。《快乐大脚》便是这样的一个故事,主角由于不会唱歌只会跳舞而受到了排挤,甚至其父母也无法成为他的保护伞,于是,我们的主人公只好成为丑的与灰的代名词。经过一番努力之后,我们的主人公却凭借着一己之力为整个帝企鹅家族带来了新的生活。西方的英雄主义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彰显。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西方英雄的诞生故事,但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在英雄的历程中小企鹅所呈现出来的诸多好的品质。首先,他对自我的认同:不会唱歌没有关系,但我会跳舞,我跳舞是最好的。于是,他没有走上父母所期盼的那条常规之路。对自我的认识与自信是这个故事产生的绝对前提,也是这个故事讲述下去的重要线索。在后来故事发展中,由于他的与众不同而产生了诸多的奇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