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歌剧《耶奴发》的音乐结构特点


□ 屠 艳

  “歌剧结构,也即歌剧的展开方式、叙述方式和存在方式的逻辑系统和组合状态,有着强烈而鲜明的时代特色。”歌剧艺术在诞生初期,是由若干首遵从语言规律、灵活自由的宣叙调组成的“吟诵体结构”,这种结构能使音乐与戏剧同步进展,最大限度地确保歌剧的戏剧性展开及连贯式推进,缺点是宣叙调受语言牵制过多,缺乏艺术感染力。歌剧结构在随后的蒙特威尔第手中重新定型,后经卡瓦利等人发展后,确立为由咏叹调、重唱、合唱等相对完整、独立的唱段组成的“联曲体结构”(也称“编号体结构”),强化了歌剧的歌唱品格,也使歌剧音乐获得了揭示人物内心状态及情感冲突的广泛可能性,其局限性在于将音乐戏剧切割分离,易造成戏剧进程中断、戏剧强度减弱。联曲体结构形式盛行至19世纪中叶,瓦格纳高举戏剧真实性的旗帜,从根本上对其否定,并创造出一种以灵活自如、贯通流畅、连绵不绝的“无终旋律”为形态特征的“通连体结构”,强化了歌剧音乐的戏剧本性,推动欧洲歌剧由古典风格向现代风格转变。诞生于20世纪的“现代吟诵体结构”,仍以歌剧的戏剧真实性为美学基石,在音乐形态上表现为取消小结构之间的段落界限、旋律高度依赖语言逻辑、调动现代媒体手段来营造交响性、立体化的复杂音响组合等特征。由此可见,歌剧音乐结构的历史变异,是作曲家不断强化歌剧音乐的戏剧性的内在需要,“戏剧性问题正是歌剧音乐结构的核心”。
  本文探讨的歌剧《耶奴发》是20世纪捷克民族主义音乐的杰出代表——列奥斯·亚纳切克(Leos Janacek,1854-1928)影响最大的一部歌剧,堪称西方20世纪歌剧经典之作,在世界舞台上广为上演。该剧取材于捷克现实主义女作家加勃里埃拉·普列索娃(Gabriela Preissova,1862-1946)的戏剧《她的养女》,描写19世纪末捷克摩拉维亚偏僻乡村的现实生活,以一个经营磨坊的家庭为背景,叙述了由于对爱情、名誉、习俗等观念的不同而引发的不同人物间的情感纠葛,颂扬捷克人民坚韧乐观的精神。普列索娃曾这样谈到这部戏剧:“《她的养女》的素材尽管做了一些理想化的处理,却由两个真实生活的事件组成。一是小伙子在切卷心菜时伤害了姑娘——他弟弟的心上人。他故意划伤了姑娘的面颊,因为他自己爱她。第二个是,母亲帮助她的养女除掉了爱的果实(将孩子掷入河中)。但是我并不想描写两个凶手。耶奴发经历了爱的伤痛,但她拥有足够的善良和勇气来迎接更好的生活。”
  音乐史上很多作曲家同时也是杰出的戏剧家,包括瓦格纳、威尔第、莫扎特等,亚纳切克同样将这两种身份合而为一,《耶奴发》的歌剧脚本由其本人完成。作为一位内行的歌剧作曲家,亚纳切克在创作脚本时一方面保证戏剧情节的逻辑完整,保留原著的散文体剧词,尽量使其现实主义特质不受减损,同时有意识地从歌剧艺术本身的综合性视角出发来处理脚本的戏剧发展、人物关系以及情感冲突与高潮,力求戏剧容量简约精练、戏剧主线鲜明突出。为此,他删减了原著中一些无关主旨的情节,包括第一幕中村长被他爱唠叨的妻子责骂的场景,第二幕中农家妇女柯鲁斯娜的生活场景等等,避免了冗繁的戏剧铺陈与过渡,而凸现出两个核心人物的戏剧主线:一是耶奴发的戏剧发展线索:期盼心上人斯捷瓦征兵归来——遭遇斯捷瓦的冷落——被拉查划伤面颊——经历意外丧子之痛——宽恕养母——在痛苦中迎接新生活;二是养母柯斯泰尼卡的戏剧发展线索:严厉告诫耶奴发的婚事——苦苦恳求斯捷瓦回心转意——残忍地将婴儿溺死河中——坦白罪过、恳求宽恕。这两条主线贯穿全剧始末,互为烘托和交叉,同时在主线发展的不同环节井然有序地安排了其他人物,从而构建起一处处情感碰撞,形成一个个咏叹人生与命运的戏剧支点,在情节的层层推进中逐步呈现出全剧的整体戏剧布局,为作曲家调用各种歌剧表现手段来推动戏剧进程、塑造人物形象、表现矛盾冲突,即对歌剧音乐的“戏剧性”的追求建立了良好的基础。
  《耶奴发》分三幕,分别包括七场、八场和十二场,依次承担了戏剧的呈示、发展和结局。与层层推进、精练紧凑的戏剧情节相一致的是,该剧的音乐结构呈现出环环相扣、绵延不断的形态特征,每一场中的歌唱段落(包括独唱、重唱、合唱)相互衔接,之间几乎没有明确界线和组接缝隙,场与场之间亦没有明显的停顿感,无论是抒情、叙事还是冲突,音乐线条都依附于戏剧线条而起伏涨落,始终保持推动情节发展的动力性、延续性,直到一整幕结束才有稳定、清晰的终止。
  在这个流畅贯通的音乐结构内部,大多数独唱、重唱、合唱段落都很简短,具有简明直接地描绘场景、推动情节紧凑发展的作用。例如在第三幕第十场,耶奴发在得知孩子尸身被发现后悲痛欲绝,作曲家仅以短短几条旋律便准确刻画出她的切肤之痛,接着情节继续向前推进。剧中的重唱亦与戏剧情节紧密吻合,大多以短小的结构、精练的笔触将繁复、分散的情节、动作、心理活动组织为一体,有效避免了戏剧节奏拖沓、音乐组织松散。如第一幕第一场中牧童亚诺请耶奴发教他识字的旋律与耶奴发告诉他耐心等待的旋律组成的二重唱,第一幕第六场中斯捷瓦对耶奴发虚伪的甜言蜜语、耶奴发对他的满腹埋怨和布利娅祖母劝斯捷瓦回家休息的旋律组成的三重唱,第一幕第七场中女仆巴里娜向布利娅祖母解释事故的旋律和拉查向耶奴发倾诉爱慕的旋律组成的二重唱等。此外,剧中还穿插了众多极其短小的合唱,如第一幕第四场中新兵们连声附和斯捷瓦的话“我俩的爱情应该结束了”,第二幕第五场中柯斯泰尼卡厉声训斥耶奴发后,众人连声感叹“好厉害的女人”等等,都是作曲家根据戏剧表现需要做出的生活化、场景化的自然插入。上述这些唱段因结构简短而显得灵活自如,再加上前后的严密组接构成的连续不断的推动力,适于表现戏剧发展的紧凑性及延续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