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孟超:悲歌一曲李慧娘


□ 王培元

  

  南渡江山残破,

  风流犹属临安。

  喜读箨庵补《鬼辩》,

  意气贯长虹,

  奋笔诛权奸。

  拾前人慧语,

  伸自己拙见,

  重把《红梅》旧曲新翻。

  检点了儿女柔情、私人恩怨。

  写繁华梦断,

  写北马嘶嘶钱塘畔。

  贾似道误国害民,笙歌夜宴,

  笑里藏刀杀机现;

  裴舜卿愤慨直言遭祸端,

  快人心,伸正义,

  李慧娘英魂死后报仇冤!

  这是昆曲《李慧娘》“序曲”。《李慧娘》这出所谓“鬼戏”,凡经历过“文革”者,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当年《李慧娘》上演之后,曾经红极一时,火得不得了。然而,曾几何时,忽又变成了“借古喻今”“借古讽今”“影射党中央”“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鬼戏”、坏戏,受到了猛烈的上纲上线的政治批判,编剧孟超和导演白云生,也因而被残酷地迫害致死。

  孟超曾于1961年至1969年担任人文社主管戏剧的副总编辑。1991年3月,为庆祝建社四十周年,社里专门编印了一个纪念册,历届前任社级领导人的照片都印在前面。唯独孟超的那一张,与众不同:戴着一顶棉皮帽子,一脸苦相,不免让人联想到了他的不幸和冤屈……

  风“起于青萍之末”时,他就开始挨整了。等到风“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的“文革”一爆发,就更成了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的十恶不赦的坏蛋,受到了比人文社的“走资派”们严酷得多的批斗。

  他先是被关进了“黑帮”集中的社会主义学院,后来又说黑帮们自斗、互相揭发不彻底,叫各单位领回去斗。各单位来人,把他们如驱猪狗,塞进卡车。孟超和韦君宜挤坐在一起,一群十三四岁的孩子,知道他就是写“鬼戏”《李慧娘》的孟超,在车下围着叫骂:“孟超老鬼!”孟超只得答应:“哎!哎!”

  那群孩子又指着他的鼻子骂:“你老反革命!老混蛋!”

  他仍“哎!哎!”地应答着。

  孩子们继续骂道:“你认不认罪?不认罪活宰了你!”

  在孟超连连的认罪声中,车才开走了。

  回到社里,每逢别的地方开批斗会、来卡车要把他押走时,一听说车上有孟超,就会有小孩子跟在后头追喊:“孟超,你是不是反革命?”他只得连声答应“我是反革命,我是反革命”,这才罢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更多关于“孟超:悲歌一曲李慧娘”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