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美神



  十年前的情景了。为什么还如此清晰?
  看她青春无邪的笑靥里花瓣样舒展的真诚与美丽,听她流溪般话语里泛涌着的清纯和晶莹,纷纷扬扬飘满你眼里的全是小天使们鞘羽般抖动的翅膀,明媚耀亮着你心的全是那种暖人的圣洁之光。你倏然间会感到年轻,世界如此清亮、美好,充满信任友善和关爱,弥漫着温馨和芳菲……
  与S的相识,缘于那次协作拍片任务。
  “哪位是S?”见门楣上伸出块“新闻部”的牌子,劈头便向屋里问道。车就停在院里,天黑前还有几百里远路要赶呐!两位小伙子七手八脚正帮着拾掇器材,一个着红色短风衣的女子蹲在只凹凸怪拙的大胶塑箱前,将那些没有就位的摄像物什向那些凸凹里按压着。红风衣一晃一晃的,极艳,像团火。
  闻声,那团火儿款款飘了起来。边专注地辨看着手中录像带的号码,边哦了声:是我。俄顷,随着两声就好就好的歉意,才抽出目光向门口瞥来一眼,呵,这难道就是《洛神赋》里曹植匠心独运的“惊鸿一瞥”么?还是莱蒙托夫笔下的契尔凯斯少女白拉那耀人心头的一道闪电?亭亭玉立的S,苗条适中。一瀑长发云朵状的发卡夹作一缕,秀逸自然地飘落下来。被那团光晕烘托得润红细亮的鸭蛋脸盘上,柳眉若漆,杏目流媚,秀气的鼻梁下,小巧丰满的双唇俨如艳艳的花瓣。清丽,绰约,宛若清风碧荷般光彩照人、攫你神魄。
  唏嘘之余,心里不免又暗暗叫起苦来。事前,曾再三叮嘱顶着个芝麻官衔的好友大Y:一定要派精兵强将。就是这个S?看去稚气未脱怕连20岁都不满的纤俏女孩?都知这单位有些人是靠“条子”和“盘子”进来的。若果真摊上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这回岂不要泡汤?想着大Y那认真的神色,想着大Y亦要一同前去策划并拍上半天,不行就硬拖住大Y不让回来。想着想着,心里也就释然了。
  目的地是个中型水泥厂。连轴转的座谈采访,马不停蹄地确定专题片主题和拍摄场景。到翌日10时许进行实地摄像时,心情自然就轻松多了。大Y时不时不无目的地说起S,军人家庭出身,父亲是个大校。本人是北京广播学院的高材生,在校就入了党,待人真诚随和泼辣能干。我慢慢亦觉得S不同于一些有姿色的女孩子,没有那种居高临下、目无凡尘的毛病,聊起来话儿很稠,笑亦很稠,稠得真纯。S的穿着也颇随意,曾问过她这件带帽子的红风衣是叫风衣还是夹克衫,S嫣然一笑:叫夹克、风衣都行,拍起片来它又当工作服。在单位里我爱穿软平底鞋,舒服,外出拍片我才穿了这双粗高跟“踢死牛”皮鞋的。我觉得人不在于穿什么领新的样式,而在于洁净舒适自然,是么?是啊。尽管S的装束对于女孩子来说显得那么寻常,尽管S也不用去刻意粉饰,只淡淡画出两道唇线,行走在厂区里,她那掩抑不住的秀丽,无不睁大了男女行人的眼睛,让人很自然地走进“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诗意中去。我想,不论你意识到与否,天生丽质、人的自然外在美,都是一种骄傲的存在。既然她能那么美妙地点燃生活、耀亮憧憬与向往,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去大大方方地加以赞美呢?觉着她的发音似乎有些特别,好像那种鼻音很重的味道,就想到了感冒。在摄像的空隙,便关切地问S。大Y笑着丢过来一句:老帽!S摄像业务是尖子,可人家求学的劲头也足着哪,那是在用播音声,还想当节目主持人呢。S羞赧地一笑:只是在试着练呢。继而又认真地跟我说起播音声要以胸腔和鼻腔运气,这样才有底气,产生共鸣音效果,才能播得远又清晰。噢,连讲话这么简单的事儿,S都有这么多的道道和奥秘在里面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