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空出的场地(七首)


□ 余 禺

  猫

  猫掠过人的眉沿,不知从哪里闪现

  你在路上,在楼中,摆弄肢体或声音

  像一个圆滚动。而它是永远的切线

  是没有实体的黑影踩着光轮

  猫步过人的耳际,不知把什么隐藏

  在衣鬓和灯箱背后,走着无路之路

  并且拖着更多的年月,带着警觉

  身子探出时预测了四周汪洋的企图

  猫穿过人的缝隙,不知朝何方投宿

  你在门廊下犹豫,意念已先行入室

  而它疾行中突然伫立就像一道光的止步

  双眼魔镜般透彻,又把俗物搁置

  猫避过人的梦寐,不知有谁来恩宠

  巡于屋脊像巫师和灵魂相互邀约

  偶尔它把月下的一根琴弦碰动

  如婴啼,如法官完成一次公正的判决

  寓言

  谁能在一则寓言中生活?

  你说不能,像鹰不跌落于大海

  不吃桑葚嘴就不黑

  自由王国端看各自的能耐

  我见过一截木头被水裹住

  在傍晚远离树林。一只鸟

  站立其上,在激流撞击时飞起

  复栖其上,谁操纵她开着玩笑?

  这样的本领给人惬意

  假如再有一堆篝火,映出猎枪的

  蓝光,或许我会说一则寓言

  眉飞色舞而不关乎自己

  当我沉浸其中像崇拜的说书人

  你我短暂的脱身也被编入细节

  ——在我们来时的城里

  由另外的两人述说

  眼前的山坡

  其实并没有那么多灌木在这里出现

  当阳光被她们尽情地吸收

  一个男人在独步中,找不到身影

  那是从大地上冒出的一些零碎

  如同思想被删去的部分

  兀自在消失前做最后的申辩

  当推土机手拖着他的长统靴走过

  灌木们个个全身不由战栗,尽管

  他只是前去买烟,再伸伸筋骨

  香氛飘来时男人的双眼迷离

  手指间玩弄的草梗早已在暗中疲软

  他希望翻捡出大地更多的诗篇

  推土机和灌木们在歇战中对峙

  而夕阳如枪口瞄准了山坡上的两人

  这时候找到自己的男人悄然移动

  避免那长长的身影和推土机手重叠

  旧镇

  这个镇名让我们沉思,往昔深远而曼妙

  像在奈保尔的米格尔大街,或湘西边城?

  而这是在闽南海角,我们没有睡着

  只喝了些酒,梦就像我们一般醒着

  汽车载我们在夜里迷路,路灯昏蒙

  有谁在暗中牵制;广告牌插入寻索

  仪仗队般的楼盘展现了城市的雏形

  旧镇在何处匍匐,等我们给它抚摸?

  是些新潮人物或者不是,总算来到旧镇

  就像奸细出没;至少形迹可疑却不讲究

  尊容,举止潇洒而自信犹如树上的皂角

  月光把一处旧营房弄得更加神秘而奥妙

  所食所用像退回一张白纸泛着清香

  蜡烛把各自的言辞擦得更加雪亮

  旧镇寄存了我们的时日放松了思想

  有什么出去了,又有什么来到我们心中

  这是诗人们在此地的美好时光

  旧镇之名水洗了那许多吟诵

  像歌手停下来听取自录的音响和历程

  渔人提网重新走近每天的大海和希望

  视听

  让我满足于我的写作,像教师安抚她

  捣乱的学生。

分享:
 
更多关于“空出的场地(七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