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眼热心疼(组诗)


□ 杨诗斌

我需要

我需要雨水,最好是

夜晚润物细无声的那种

我害怕自己一天天

变为枯干

我也需要微风,最好是

山垭口轻轻吹动草叶的那种

一遍遍把我吹回

让我疼痛并快乐着的尘世

我还需要一点点雷电

偶尔在头顶炸响

提醒我——中午了

千万不要再犯自己不能原谅

 的错误

父亲

我想用一个下午或者更多的

 时间

从这棵阔叶树上的千万片叶

 子中

挑选出二片最好的叶子来

替换下父亲已被堵塞了的肺叶

让我通过长途电话把大雨中

 坐在

姐姐吃力撑着的雨伞下的父亲

能够请回屋里

让他能够轻松地呼吸

让他脸色能够由紫变白再变红

让他的呼吸不再揪紧二百公

 里外的

我的心

看到路边一棵被细雨淋湿的

 树上碧绿的叶子

我突然有上述这种想法时

患有肺气肿的父亲

已经去世三年多了

母亲

厨房里,母亲带来的土豆发

 芽了

雪白的大蒜头也跟着发芽了

它们用发芽来提醒我

母亲已回南京乡下多日了

早晨出门时我喊母亲

傍晚进门时我喊母亲

吃饭时我喊母亲

端茶时我喊母亲

每喊一声,我的眼睛就热一次

母亲走后,我的生活又

落满了灰尘

钉子

再一次写到钉子

我不得不咬紧牙关

爱人,三年之前

我们有过生死约定

做一根钉子吧

在没有被命运完全拔出之前

你怎能轻易地说出——放弃

夜晚

空气微凉

灯倦了

我还没有倦

我请灯再陪伴我一会儿

低头,阅读,写诗

我请灯继续照亮我

苍白的孤独,安静的指尖

指甲缝隙里

微小的

生活的

轻或者重

有些疼,也有些痒

这些在枯朽之前

是我还能够感觉出来的

东西

春光,把我的头颅

倾斜地耷拉在肩上

水边

临水的垂柳抢先绿了

绿就绿了

站在水中的芦苇

依旧枯萎

一场大梦仍在继续

  责任编辑 白连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