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郑怀礼先生


□ 孙宝索

我喜爱摄影。上世纪70年代初,与临汾市文联主席郑怀礼因“影”结缘,遂成忘年之交。论年龄,他长我两轮,是我的长辈。可他总是以老弟相称,使我尴尬无奈。与郑老多次共事,他给我留下了非同一般的印象。
今年农历二月初五是郑怀礼同志诞辰85周年,于是我怀着深深的眷念之情,翻阅旧梦,搜索记忆,查找信函资料,写下了这篇文字,算是献给郑老的一瓣心香,也是对他老人家无言的悼念。
郑怀礼这个名字,在晋南,在临汾,尤其是在他的家乡襄汾县,广为人知。
郑怀礼是1936年投身革命的老党员。在那战火纷飞,波浪翻滚的年代,他历经磨难,九死一生。他不仅有一股子襄汾人的“干”脾气,他更有一副中华民族的“铁脊梁”。
1941年,由于奸细告密,他被日冠抓去坐牢。敌人对他施以捆绑吊打,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等严刑,但他从未透露一丝党的机密。期间,他和看守结了“把子兄弟”,从而逃离虎口。
郑怀礼足谋多智,志坚如钢。1945年阎锡山下了“抓捕郑怀礼,见面格杀无论”的突击令。
危急之中,党组织决定,让郑怀礼立即转移。后来他被装在麻袋里,躺在马车上,很机智地从敌人眼皮底下“溜”之大吉。临行前,他交给赶车人一把左轮手枪,并嘱咐:“中途若被敌人发现,你立即把我打死。”
“文革”中,郑怀礼虽几进“牛棚”,但他坚信中国共产党是伟大的党。他忠于信仰,淡于名利,嗜书如命。他做事光明磊落,为人襟怀坦白。对上从不阿谀,对下视如兄弟。革命几十年,未给自己置得半点家产。有朋相求,他总是慷慨解囊,鼎力相助,每至月末,一干二净。抗战期间,为了营救同志,他背着家人卖光了妻子的饰物和仅有的田产。1983年离休时,虽是春风得意,但未能衣锦还乡。直至去世,他留给老伴的是“一副铺盖卷,2元8角钱”。在他的追悼会上,两千余人为此动容,以泪洗面。
初识郑怀礼,你会认为他是一个大老粗。光头,吸着一支水烟袋,拖着一双老伴缝制的棉布鞋,操着一口浓重的汾城乡音,遇到丑陋之事,还不时夹带两句襄汾土话“家败的”。
然而,就是这个没上过几天学的“大老粗”,却是许多文化人敬佩的大秀才。在“史无前例”中,他还被“破格晋升”为“反动学术权威”。上世纪70年代以后,他曾两任临汾市文联主席,还是我省最早的全国戏剧家协会会员哩。百余部传统剧目中的唱词、道白,他倒背如流。各大剧种的流派名角,他如数家珍。评论各类艺术作品,他深入浅出,见解独到。他撰写的对联,尤其是挽联,切人切事,富有哲理,读来朗朗上口,生动感人。在他的联语中,他用襄汾人的土话,把“四人帮”的丑行恶端骂得痛快淋漓。而在三中全会以后的联语中又多次吐露出他鱼游濠水的喜悦心情和鹏举鸿飞的凌云壮志。
郑怀礼讲话不用讲稿,也从不让别人代劳写讲稿,他说我让别人写讲稿,他是我的“奴隶”。他写啥我念啥,我又是他的“奴隶”。所以还是说自己的话好,谁也不当“奴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