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驴奔


□ 郑彦英

  一
  农历六月六日的阳光给土黄色的咸阳塬铺上了鸡蛋黄一般的金色,驴经纪边天寿骑着他那匹被称作黑枪的黑色快马,就在这样的颜色里跑出一溜飞扬的尘土。边天寿穿着一件土黄色的无袖皮褂,三颗疙瘩一般的扣子没有系,在快马的奔跑中,褂子就高高地飞扬起来,像是飘扬在身后的一面旗帜。
  闻名整个秦川道的驴经纪边天寿认为,他真正的父亲,是那个在驴身上浪荡了一辈子的老光棍。因为边天寿从小就失去父母,是这个浪迹天涯的老光棍收留了他,并教给了他看驴、调驴、引驴和买卖驴的本事。这些本事加在一起,边天寿继他师傅以后,就成了秦川道上最大的驴经纪。最大的驴经纪,当然是人人羡慕的能大把大把赚钱的人物。但边天寿和他的师傅一样,眼前的财产,只有这匹他心爱的高头大马黑枪,其他的钱都变成了他的快活。他从师傅手里学会了驴经纪的同时也学会了这种快活:当着众人的面,大块吃肉、大碗喝酒是他的快活,烂醉如泥,甚也不做、甚也不想是这种快活的顶点;在赌局上一坐三天三夜更是一种快活。赢了钱当然是快活的,但是最令别人羡慕的则是他输钱时的快活——成摞的银元输了,他像吐了一口痰一样轻松,他总是响响地清一下嗓子,潇洒地将银元往别人面前一推,银元发出叮当的响声,这响声更增加了他的豪气。“再来!”他微笑着说。他的这种微笑在他的赌友中长久地传颂。在传颂的过程中他的豪气被不断地扩大,他每每听到这种被扩大了的传颂,心里头的快活就拱得他浑身的肌肉簌簌抖动。他最佩服的就是他的师傅。师傅是在一场长达四天三夜的赌局中快活到人生的终点的。师傅先是赢了六百多块钢洋,师傅随便地把这些赢来的钢洋在脚边扔着,就在第三个夜晚刚刚结束,第四个黎明就要到来的时候,师傅输了,师傅不但输掉了赢来的钱,还将带来的一千块钢洋也搭了进去。师傅将胡乱放在脚边的钢洋往桌面上一堆,又将带来的装了一千块钢洋的皮褡裢往桌子上一提,口儿朝下往桌面上一倒,在银元杂乱的撞击声中,师傅张开嘴大笑一声。所有见过师傅的人,都没有见过师傅这么爽朗这么快活的笑声,笑声在封得很严的屋子里回荡,给这笑声增加了力度也增加了厚度。师傅就在这样的笑声中死去了。所有在场的人都说,师傅是快活死了气派死了。其中一个很有知识的先生说,这样的善终在整个秦川道上也很难再寻出第二个。他说人生一世就要修个福禄寿考,福禄寿都好办,唯有考最难,考就是死得痛快死得快活死得没有一点痛苦。他听了这话,更加对师傅崇拜得五体投地,在收殓埋葬师傅的同时,他下定决心,要像师傅一样地快活一世。当他离开师傅的坟茔独自开始驴经纪生涯的时候,师傅的豪气、师傅的快活几乎融化进他的血液里。师傅说女人是蚂蟥,女人只要一沾住男人,就要吸走男人身上的血,而且还要钻到男人的肉里头去吸血。被女人沾住的男人是最最没有出息的男人,因为女人不但要吸走男人身上的血,还要像一根绳子一样地捆住男人的手脚。被女人捆住手脚的男人还能快活么?边天寿开始也是相信师傅的话的,他看见女人就想到了蚂蟥,随之想到被蚂蟥吸血的惨象。“蚂蟥!”他见了女人后常常自言自语地说出这两个字,弄得许多人莫名其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