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母亲石


□ 王建平

  一
  
  老水近来心情不太好,他的精神状态有点让人担忧。
  他变得更加沉闷了,但冷不丁抢白别人几句硬硬的,像吃了枪药。没人的时候,他总是对着办公桌上的那面镜子不断演变着自己面部的表情。那张曾经风吹雨打的脸看上去有点古怪。
  细心的人感到老水的变化可能与市委组织部来人有关。上次他们到局里来推荐农业开发办主任人选,尽管没戴帽子下来,但老水心定定的,认为这只是在走一种程序,因为他毕竟是主持工作的副主任。可是几个月过去了,却一点消息没有。
  记得那次推荐,老水对照条件很自信地将自己的名字填在推荐票上。投票时,老水似乎发现很多人向他会心地点点头,性格内向的他脸上也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那天晚上,老婆卜丽惠破天荒主动要了老水。当卜丽惠丰满的身体压向瘦弱的老水时,老水激动得差点说了声“谢谢”。事毕,卜丽惠很快恢复了常态说,老水,你的事还要进一步抓紧落实。卜丽惠在市人民医院干部病房工作,大约是经常和那些干部打交道的缘故,说话总带着几分官味。老水并不在意这些,他已经习惯了。他静静地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和卜丽惠的激情,他希望那些关于卜丽惠的传闻不是真实的。
  当年从地质学院毕业后,老水就一直随地质队在深山里转悠。渐渐地,他对那些冷冰冰的石头产生了兴趣,每当触摸那些石头时,他就感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在他眼里,那些石头都是有生命的。
  有一次,老水在大别山里发现了一块奇石,形状酷似一个席地而坐的老妪,满脸愁容,一到阴雨天,那老妪居然泪流满面。老水将它取名为母亲石,一直带在身边,它使他想起了母亲。母亲三十岁就开始守寡,为了供他上学,母亲一边在地里刨食,一边在村里的窑场搬土坯,腰都累弯了。从小,他就跟着母亲生活在冷漠中,村里人一直认为母亲是白虎星,克死了年轻的父亲。记忆中的母亲总是泪眼迷离……
  后来,老水在一次采集石头样本时,不小心摔伤了。在回市里住院治疗期间,他认识了美丽的护士卜丽惠。那时的卜丽惠还是有点浪漫的,脸上常常挂着清纯的笑。她特别渴望了解那些神奇的大山,老水就一五一十地给她讲大山里的事,绝不加任何描述,但她听得如痴如醉。渐渐地,卜丽惠开始觉得这个其貌不扬的小伙子身上有一种东西在吸引她。后来,当她知道他有着不低的学历和工资后,毅然下定了决心。
  老水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遇上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每次他捧起卜丽惠那张美不胜收的脸时,就像捧着一块精美的石头,心突突地跳。
  婚后的卜丽惠变得很实在,她一直催着老水调回香河市。可老水跑得腿肚子抽筋也没摸到调动的门子。直到儿子十多岁时,老婆利用到干部病房工作的机会,通过关系将老水调到市农林局。
  老水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他熟悉的大山和石头,来到了陌生的机关,干起与他的专业风马牛不相及的工作。刚进机关那阵,大家看着他那张沧桑的脸,都喊他老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