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张师傅的情诗


□ 向 春

  老张师傅甩着大步走近28路车站,他要坐上28路车到医院去看病。

  这是起始站,靠近他家。终点站在城市的那一头,是他过去的单位,红旗水果罐头厂。这条老线路,横穿一座城,像一根长长的刀豆,中间的25站,像25颗豆粒。28路车的两头,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地方,宿命的是,他在赖以生存的红旗水果罐头厂干了25年后,被迫买断了工龄——刀豆的一头掐掉了。

  想当年,老张师傅还年轻,是小张师傅,他一头浓发,迎着朝阳出门,跨上28路,充满着对工作和事业的向往。每每在进红旗水果罐头厂大门前,他迅速地抬起脚,嚓嚓两下,把一双皮鞋在裤角上蹭个铮亮。说实在的,谁能对领工资的地方不心存敬畏呢?

  有必要提一句的是,当时红旗水果罐头厂旁边是家医院,里边有一个姑娘,见人总是嘴角提起来,笑着,笑着,像一直在唱歌。这个姑娘跟他没半点关系,但这个姑娘在这家医院上班,医院在红旗水果罐头厂旁边,所以,他热爱他的红旗水果罐头厂,热爱28路车。

  后来红旗水果罐头厂歇菜了,医院扩建,占用了厂区,简单地说——吃罐头的人少了,看病的人多了。他的红旗水果罐头厂从地球上消失了。

  他不明白,水果罐头,那么好吃的东西,怎么突然之间,惹下谁了,人们就万众一心地嫌弃了?据说,城市里有了大型物流园,秋天,果子从枝头摘下来,直接进入冷链系统,在一定的温度和湿度状态下储藏,直到下一个春天,搁进超市,都保持着当初的鲜亮。

  一定的温度和湿度,这对人,也很重要。小张师傅刚插队回来那会儿,顶了父亲的班。二十好几的人了,找不着老婆,有点心急。他和一个叫二愣子的_丁友挺要好的。二愣子长他几岁,跟他嘀咕说,饥就会不挑食,不挑食就得吃一辈子粗粮。说到这儿,二愣子停顿一下,咬了他的耳朵私语,急的是下面那个,下面的其实好对付,就是找对一定的温度和湿度……

  那时候的小张师傅,傻了吧唧,一个劲地点头,其实没有领会精神实质。

  后来,有人给小张师傅介绍了个女人,是位纯情的幼儿园老师。幼儿园老师上课的时候,他偷偷去相她。她在教孩子们读诗歌,脸上挂着纯情的笑,声音甜得冰糖似的。当时他就对自己说,就她了。幼儿园老师听说他是罐头厂的,还会打家具,见了面后,看他长得有鼻子有眼的,也欣然同意。这就算是成了。结婚之后,他再没有看到幼儿园老师脸上的笑容。她的笑容是职业性的,在家里又不是上班,浪费什么表情。没有笑容的幼儿园老师其实是个丑人。唉,猴子如果会笑不比人难看,人如果不会笑比猴子难看。可不,幼儿园老师长得像个猴子,脸上的五官都没搭错地方,就是没进化好,似乎从娘胎里出来得太早了太急了,匆忙了就潦草,就夹生,就不尽如人意。第一次侧面看印象还好。正式见面时姑娘看上去躲躲闪闪很羞涩,女人害羞很遮丑。刚结婚的时候又有点昏天黑地。后来有了娃也就灯下黑了。张师傅始终感到遗憾,婚恋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一件喜事,执子之手的两个人应该有个定情物,比如一个物件、一句诺言,最好是一首情诗。当然张师傅不懂得诗,更不会作情诗,只感觉情诗是一种美好的语言,是掏心窝子的话。而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什么也没有的他们很快就有了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