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孙二娘开黑店的背后


□ 谈 歌

《水浒传》里写了三个女英雄。孙二娘、顾大嫂、扈三娘。在作者笔下,这三位女性都不是善主儿。没有一个温良恭俭让的,一个比一个横。不是总提妇女解放的口号吗?照这样看,北宋时代,妇女解放得已经够可以了。至少这三个女子使人大开眼界,说明少数妇女已经是咸鱼翻身了。
这里且说孙二娘。
孙二娘,绰号母夜叉。听听这绰号,你身上得起鸡皮疙瘩。甭说让你娶一个这样的女人当老婆,就是当街坊你也含糊。
孙二娘是一个开酒店的女老板。酒店开在一个名叫十字坡的交通路口,那是一个商业繁华路段。于是这家酒店取名叫十字坡酒店。这酒店什么时候挂牌营业的,有多少固定资金,书中没交待,可是能看得出这酒店是一个老字号了。孙二娘的丈夫名叫张青,也是十字坡酒店的法人代表,可是他不怎么在酒店露面。张青的绰号:菜园子。大概他是保证酒店的蔬菜供应,只管菜园子的收成。凡是店里的事儿,张青什么活儿也不干。书里也没有见过他站在酒店里张罗生意,都是孙二娘忙里忙外。看起来,这夫妻二人分工还很严格。用现在的观点来分析,这也是张青不在酒店露面的聪明所在:
其一:避免熟人来吃白食。张青久在江湖上混,哥们儿朋友肯定不少,同学同乡也有许多,少不了每天都有吃白食的来叨扰,张青还能朝他们要钱啊。哥几个来了啊,快坐,吃点什么啊?今天我请客了。一顿两顿还行,时间长了,这买卖还开不开了?老婆孙二娘在店里看着,那些吃白食的还好意思不给钱啊。女人家本来就是见钱眼开嘛。别人也挑不出什么来。所以张青不在酒店出现,是少了一些对吃白食者的应酬和应付。我一个中学同学前些年下了岗,夫妻二人找了一个热闹的地段,开了一个小饭店,寻思着生意错不了。可是没半年就关张了,我问他关张的原因,他苦着脸对我说,不行啊,熟人太多,不是不给钱,就是少给钱,要不就记账。这几个月,我一分钱没挣不说,还搭进去好几百。挂的账一分也要不回来。这小店经营有多大利润啊?哪儿经得住啊?算了,关张吧。看起来,千余年前的张青比我这位同学会经营。
其二:为经营中突发的矛盾留有缓冲余地。如果店里的经营上出现了什么问题,或者孙二娘哪里做得不周到,被要紧的客人挑了理,吵闹起来,不可开交,躲在后边的张青才会跑出来打圆场。诸位诸位,算了算了,本人姓张,是小店的老板,法人代表,各位看在我张某人的面子上,别跟女同志一般见识。有得罪诸位的地方,我替她赔礼道歉了。武松准备痛打孙二娘时,张青不就跑出来说情吗。
这倒不是十字坡酒店的问题关键。关键是张青两口子开的这个酒店,是个黑店。经营的项目让人胆寒,有无营业执照且不说,他们明目张胆地图财害命真是骇人听闻。武松还算机警,也算万幸,否则真得给做了人肉包子。
读书读到这里,不禁会产生联想,如果按照现代观点来思考,这样的黑店,已经谈不到停业整顿,它的经营项目,已经超出了城管、工商、税务等部门的管理范畴,早就应该提起公诉,移交司法部门立案侦察了。可是看书中叙述的情节,孙二娘的黑店开得还真是平安无事。为什么没有人出面过问呢?
怎么回事?
是政府的问题。
读书至此,拍案惊奇。谈歌绝不会相信宋朝那个年代,政府管理社会的职能会差到哪里去,怎么着也是一个国家啊。总不能随便搞无政府主义吧?孙二娘开的这黑店(还是连锁店。三十一回写到武松被孙二娘手下拿住时,书中交待,原来这张青十字坡店面作坊,却有几处,所以武松不认得),杀人越货,血债累累,还卖人肉馅包子。官府如何就没有人管呢?按书中所写,大树十字坡酒店,地处一个交通路口,为南来北往的商客和游人必经之路,这应该是一个政府重点管理的地段嘛。但是政府在这里几乎没有派驻任何管理机构,连一家公安派出所都没有设置,如此失控,这里的黑店还不嚣张到了极点。人肉包子明着卖,蒙汗药随便用,无法无天到了这般骇人听闻的地步,政府的职能干什么去了?当地县里的领导干什么吃的?莫非一点耳闻也没有吗?而且总是有人在这一带失踪,就真的没有报案的吗?公安部门早也该立案介入了啊。如此这般太平无事,这里边就有官府与黑道儿联手的可疑。或许张青或者孙二娘的某个亲戚就是当地的某县长或者某市长呢。
好,就算你孙二娘或者张青先生有某个亲戚在政府的权力部门,那十字坡酒店就敢如此明目张胆地进行违法的买卖?
就敢。而且太平无事。
依法经营应该是古今中外、历朝历代都倡导的一个商业规则,即便是最昏聩无能的统治者,也绝不希望自己的治下,出现无照经营、偷税漏税而无人管理的问题,更何况这种卖人肉包子、滥用蒙汗药的事情呢。
统治者的意愿归意愿,治下也就是两种情况。如果抓得紧些,治下便是清明些。如果无人抓,或者还有纵容,那么治下什么黑暗的情况都可能大面积出现,一部《水浒传》里,这样无法无天的买卖并不是一家,孙二娘的黑店只是一个例子罢了。有人可能要讲,这是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的结果,这是被压迫的生活底层人的反抗啊。可道理不能这样讲,孙二娘并不是这样干的,书中所写,大部分受伤害的,大都是过路的无辜商客和游人。武松发配途中,路过这里,也被麻翻了。武松和两个差人招惹谁了?谋害他们,就是与政府对抗?绝对不是。常常有这种嚣张的情况出现,即打着反政府的政治旗号,干着杀人越货图财害命的勾当。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2005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