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刘的厕所


□ 安 勇

老刘这几天有点儿不太正常,用王玉兰的话说是有点儿神神叨叨的。没事就拿一把尺子,一遍又一遍地量他家的屋子。量一遍就骂一通尺子,再量一遍又骂一通。从卧室量到客厅,再从客厅量回卧室,骂的话就越来越难听。开始是抱怨这把尺子不准,是把破尺子。后来干脆表示出要和尺子的母亲发生肉体关系的意思了。尺子是把三米长的钢卷尺,搞不明白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做错了,觉得很委屈。尺子心里想,我招谁惹谁了呢?干嘛要骂我的母亲呢?再说了,我有母亲吗?尺子诚惶诚恐的,觉得很对不住人家老刘,老刘一松手,尺子就赶紧战战兢兢、羞愧难当地缩回尺壳子里去了。
其实,老刘也知道,这事和尺子没啥关系。他们家一共就一室一厅,用他老婆王玉兰的话说是“屁大的地方”,满打满算也就二十二平方米,再怎么量也没法帮女儿刘丽量出一张床的地方来。
在此之前,老刘的日子本来是过得挺舒心的,虽然王玉兰认为他是耗子尾巴上的疖子——没啥大能水,但不缺吃不少穿,老婆孩子都没饿着,还略有一点儿积蓄。老刘觉得也说得过去了。他在单位是烧锅炉的,现在还没到取暖期,每天主要的任务就是给办公楼里的同志烧开水。早晨,炉门子打开,哗哗往炉子里扔几锹煤,炉门子一关,就算完活了。早晨一阵儿忙完,一天就没啥事儿了。老刘拎着一瓶子茶水,晃晃荡荡地就到收发室找门卫老赵头儿下棋,顺便再看看刚到的报纸。
老赵头儿棋走得臭,但棋瘾特别大,输了第一盘就要接着摆第二盘。老刘和他下棋很有些高高在上,老叟戏玩童的意思,边下还边威胁着老赵头儿。老赵头儿拿起马刚想跳,老刘就说了,你可想好喽,别拿起来就跳,这可是五楼,小心摔你个鼻青脸肿的。老赵头儿放下马又摸车,老刘又说了,要小心,车可不是谁想用就用的,别把你的老胳膊老腿儿撞折喽!老赵头儿脾气随和,又自知棋艺不高,老刘说啥他都是笑嘻嘻,不急不恼的。有时候接连损兵折将也会有点儿急眼,瞪着眼珠子看老刘,那你说走啥?老刘咂巴口茶水,抹答抹答眼皮说,笑话了,你走棋还是我走棋?怎么反过来问我了?弄得老赵头儿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下着棋开着心,一个白天说过去就过去了。
晚上回到家,不用问,老婆王玉兰准保把菜炒好了在桌子上摆着呢!菜盘子旁边肯定还站着一壶烫得热乎乎的烧酒。老刘看着电视喝着小酒,喝完了再晕晕乎乎地到旁边的公园转上一圈儿,在楼下和一楼老孟下几盘棋,边下边云山雾罩地吹些不着边际的牛皮,回来躺在床上就睡。日子就这么开开心心地晃过去了。
但这一阵老刘可真发愁了,发愁是因为女儿刘丽一天天地长大了。这也挺正常的,谁家的孩子不长大呢?但老刘却觉得刘丽长得有点儿太快了,让他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好像没留神,一转眼,刘丽就十五岁了,长成个有模有样的大姑娘了。女孩子该来的情况早就来了,身体各部位也都开始迅速地发育,如果再让她跟爸爸妈妈挤一间屋就有点儿不太像话了。再说了,女儿自己也不同意,已经嘟着嘴和他说过好几次了。女儿说得比较委婉,说是初二了,正是升学的关键时刻,需要有个自己的空间复习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