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青年视点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论清华国学研究院时期的陈寅恪


□ 郑家建 吴金喜

关于陈寅恪,人们已经谈论很多了,研究的内容涉及历史、哲学、宗教、文学、中外文化交流等诸多领域,这其中有学理性的探究、辨证,也有充满感情色彩的推崇、景仰,也难免有个人式的心解、附会乃至道听途说与以讹传讹,因此形成了一个又一个虚实相间、摇曳多姿的关于陈寅恪的传奇。基于论者自身的学术积累和学术兴趣,本文主要集中在已有研究中相对薄弱的环节:国学研究院(以下简称国学院)时期的陈寅恪,以期通过对这时期的几个比较重要问题的探讨,来展示陈寅恪早期的学术准备、学术创造以及文化理念。在研究方法上,本文强调对相关历史文献的整理、考辨与分析,力图做到“以事实决事实。”(王国维语)从而使陈寅恪从令人眩晕的神话般的天才光芒之中走进我们客观、冷静和清明的学术审视的视野。

一、“预西方之东方学之流”与早期的学术准备

开设清华国学研究院的目的就是“以研究高深学术,造成专门人才为宗旨”,当年的国学院对于导师的选聘是十分严格并期以厚望的,聘任资格明确规定三点:(一)通知中国学术文化之全体;(二)具正确精密之科学的治学方法;(三)稔悉欧美日本研究东方语言及中国文化之成绩。比较而言,在当时国内学术界要找出同时符合这三个条件的学者,大概,也是屈指可数的,尤其是第三个条件,显然是悬之过高,且不说像严复、康有为、章太炎等这样的国学名家对当时的东方学并不深知,就是像沈曾植、屠敬山、柯凤荪、王国维等对西北边疆史地卓有研究的“大儒”,也因“语言文字”能力的限制,只能“或是利用我国原有资料互校,或利用日人转译欧洲学者著述,未能用直接史料也。”今天看来,在当时的中国学者中能同时具备这三项条件者,似乎也只有陈寅恪等一、二人而已,正是凭借着自身独特的家学、资历和学术准备,陈寅恪才可能与已是名满天下的学术大师如王国维、梁启超等人在清华园比肩共事。当然,这都是我们事后“以果溯因”而做出的解释,事实上,当时的学者对此不可能有这样全面的判断,以致于学术界对于陈寅恪如何受聘到清华国学院来,一开始的版本就有多种,其中孰是熟非,殊难考定,因与本文主旨关系不大,此处暂且不论。无论这些说法多么歧异,但有一个共同点是这些版本都涉及到的,那就是早在来清华国学院之前,陈寅恪就以“学识渊博”在海外留学生中传颂一时,这里略举几例以见一斑:陈氏的哈佛同学吴宓“于民国八年在哈佛大学得识陈寅恪,当时即惊其博学而服其卓识。驰书国内友人,谓‘合中西新旧各种学问而统论之,吾必以寅恪为全中国最博学之人’”。毛子水先生则回忆说:“我于民国十二年二月到德国柏林,那年夏天傅孟真也从英国来柏林,我见到他时他便告诉我:在柏林有两位中国留学生是我国最有希望的读者种子:一是陈寅恪,一是俞大维。……寅恪、元任、大维、孟真,都是我生平在学问上最心服的朋友,在国外能晤言一室,自是至乐”。可见毛子水先生对陈寅恪的推崇。当然,上述两则文献均是当事人的事后追忆,难免有“诗与真”相交融的成分。为尽可能接近当时的人们对陈寅恪的真实看法,我们来引述一则当时的信函:1924年3月12日,时在德国留学的北大毕业生姚士鳌写信回母校汇报情况时,在信中“对陈寅恪尤为推崇”,称其“能畅读英法德文,并通希伯来、拉丁、土耳其、西夏、蒙古、满洲等十余国文字,近专攻毗邻中国各民族之语言,尤致力于西藏文。印度古经典,中土未全译或未译者,西藏文多已译出。印度经典散亡,西洋学者治印度学者,多依据中国人之记载,实在重要部分,多存西藏文书中,就中关涉文学美术者亦甚多。陈君欲依据西人最近编著之西藏文书目录,从事翻译,此实学术界之伟业。陈先生志趣纯洁,强识多闻,他日之成就当不可限量也。又陈先生博学多识,于援庵先生所著之《元也里可温考》、《摩尼教入中国考》、《火袄教考》,张亮丞先生新译之《马可孛罗游记》均有极中肯之批评”,这段话之所以重要,并不仅仅在于它“是当时国内公开见到关于陈寅恪的重要信息”。10更重要的是在于它立足于当时西方之东方学的学术语境,对陈寅恪留学期间的学术特点和学术格局做了一个扼要而准确的描述,以见出陈寅恪早期的学术背景。
很显然,在陈寅恪的身上存在着当时国内许多学术名流所没有的“看家绝活”,也正是这种“看家绝活”使得他能够在强手如林的清华园内游刃有余,那么,这一“看家绝活”究竟是什么呢?我们认为,要回答这一提问,就必须回到20世纪初陈寅恪所置身的西方之东方学语境。正如陈寅恪曾说过:“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治学之士,得预于此潮流者,谓之预流(借用佛教初果之名)。其未得预者,谓之未入流,此古今学术史之通义,非彼闭门造车之徒,所能同喻者也。”11这就提示我们,如果不考虑陈寅恪当时的所预之流,就很难对陈寅恪早期的学术准备做一番真切而中肯的评价。为此,我们又必须进而更具体地回到20世纪初陈寅恪的留学语境。1921年,陈寅恪离开美国,重赴德国,进柏林大学研究院,研究梵文及东方古文字学等,12开始在欧洲长达四年的求学经历,也从此开始了其亲炙西方之东方学的知识历程。且看这期间的柏林大学研究院和陈寅恪所师事的导师情况,就可见他对西方之东方学的所预之深。关于这方面的研究,张国刚先生在《陈寅恪留德时期柏林的汉学与印度学——关于陈寅恪先生治学道路的若干背景知识》一文中,已有详细的论述。我在这里主要是引述张先生的研究成果,做为进一步展开论述的基础。“柏林大学的印度学专业是1821年建立的,著名语言家和梵文学者、曾任普鲁士政府教育部长并兼任柏林大学校长的威廉·洪堡,聘请在巴黎执教的鲍勃(FranzBopp)出任这个学科的首任教授(1821—1856)。鲍勃以他五年前出版的《论梵文的连词体系:与希腊语、拉丁语、波斯语、日耳曼语连词体系的比较》知名于世,是比较历史语言学的重要奠基人之一。接替鲍勃的是魏伯(AlbrechtWeber,任职时间为1856—1902)。魏伯的继承人是皮舍尔(RichardPischel,1849-1908,任职时间为1902—1908)。此后几十年间,德国许多著名的印度学家如季羡林先生的吐火罗语老师西克(EmilSieg)和哥尔纳(Karl.F.Geldner)等蜚声世界的梵文学者都出身于柏林。从这里走出一个个梵文学教授,担任哈勃大学、基尔大学和格廷根大学等印度学重镇的教席”,13可见无论从学科承传和延续的角度,还是从人才济济的状况来看,当时的柏林大学已成为欧洲最重要的东方学研究中心之一,留学柏林期间的陈寅恪就是浸染在这样浓郁的东方学氛围之中。30年代中期,当季羡林先生到德国留学时,在柏林、哥廷根等地,这种浓郁的东方学氛围依然保存得十分完整。下面,我们再来看看陈寅恪所亲炙的导师的情况,以便进一步了解其学术训练、学术研究的承传之所自。这些老师中最重要的要数吕德斯了,“吕德斯在格廷根大学博士毕业,并跟著名的埃及学和语法学家基尔霍恩(F.Kielhorn)完成教授论文,曾在牛津大学短期进修,移帐柏林以前,他是罗斯托克大学和基尔大学的教授,柏林印度学界后来评论说:吕德斯在柏林大学33年非凡的成绩表明,当初请这位年仅40岁的学者来柏林执掌世界一流的印度学教座,是哲学学院多么英明的决策。对于吕德斯的治学特点,他的及门弟子阿尔斯多夫(LudwigAlsdorf)这样评论道:“吕德斯也许是那个时代最后一位难以用‘印度学家’来概括的学者,人们无法说出他的研究重点是什么,也无法说出他专攻什么领域。他是吠陀语文学(VedischePhilologie)最伟大的导师之一,他始终把吠陀研究作为印度学研究的中心内容;他也是最有成就的碑铭学家和古文学学家,而巴利文和梵文佛教文献又是他最致力和成就卓著的领域之一。吕德斯还主编出版了德藏吐鲁番文书,他还留下了数不清的未出版的文稿。” 14陈寅恪留学柏林期间,正是吕德斯学术创造力最丰沛、最辉煌的历史时期。当然,氛围有了,导师有了,但也只能说明一个学术大师的产生有了客观的条件,更重要的是需要陈寅恪自己在这方面进行了长时期主观上的努力和准备。且看陈寅恪当时学习的具体情况:有幸的是,陈寅恪曾留下64本留学笔记,使我们今天有机会窥见其冰山之一角。陈寅恪所留下的64本留学笔记,据季羡林先生的解读,笔记可分21大类,1藏文(13本),2蒙文(6本),3突厥回鹘文(14本),4吐贷罗文(1本),5西夏文(2本),6满文(1本),7朝鲜文(1本),8中亚、新疆(2本),9佉卢文(2本),10梵文、巴利文、耆那教(10本),11摩尼教(1本),12印地文(2本),13俄文、伊朗(1本),14希伯来文(1本),15算学(1本),16柏拉图(实为东土耳其文)1本),17亚力斯多德(实为数学)(1本),18《金瓶梅》(1本),19《法华经》(1本),20天台梵文(1本),21《佛所行赞》(1本)。15从语言文字学上看,笔记本“涉及藏文、蒙文、梵文、巴利文等多种文字,这些语言和文字,在当时的柏林大学都有课程开设。” 16更具体的看,“笔记本中属于‘梵文、巴利文、耆那教’共10本,其中第3本封面题梵文大训(大疏),内容是印度古代大语法家Patanjali所著的Mahbhsya,里面是英文译文。而吕德斯正是这部经典的权威学者。第5、6、7本是石刻碑铭,这正是吕德斯科研的强项。第4,第8、9、10本是巴利文词汇本,而巴利文正是吕德斯最重要的研究领域。笔记本‘突厥回鹘文一类’第14本中有几位教授的名字,其中就有吕德斯的名字。” 17从这些实例中可以看出陈寅恪对当时西方之东方学的熟稔和对这一学术研究所做的长时间艰苦的钻研。我们认为,正是上述的主客观两个方面条件相互作用,才可能使陈寅恪在西方之东方学潮流之中从容优游,也使得他有了自己的“看家独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