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邱礼涛:等候观众发落


□ 陈 榆

  每天在名利之中追逐的我,拍着那些名副其实的商业电影,Nirvana 的歌使我还记得自己当初曾有过的一点自我。
  ——邱礼涛:《大摇大摆》/ 1994
  今年香港国际电影节的焦点导演选了邱礼涛,大出香港影迷意料之外,从一些网上评论可以看到,香港影迷开始质疑这个决定的主导性及代表性。单以香港国际电影节协会出版的《焦点导演:邱礼涛》为例,在一片唱好声中,几乎找不到比较负面的批评。邱礼涛真的那么棒吗?以一个从未拿过最佳导演奖的导演,除了作品比常人多几倍之外,他的作品真的有那么高的水平吗?
  
  “我不是在跟风!”
  
  邱礼涛一向被香港主流定性为“怪鸡导演”(cult director),从《焦点导演:邱礼涛》中,我们看到一众执笔影评人由邱礼涛的近作《降头》(2007)回溯到《人肉叉烧包》(1993),很明显他们还是对邱礼涛的残酷电影(Cinema of Cruelty)较为有兴趣。留意邱礼涛作品的人,理应分辨出他的B 级电影其实有两类,一半是施虐性的,另一半是奇幻恐怖的。两者虽以呕心为招徕,但未必一定要从残酷电影的类型来分解。单以《降头》为例,邱礼涛也是一贯时不时地将弃置题材来个借壳上市的聪明举措。
  其实,邱礼涛看似商业,但事实上,他却不是那种跟风的导演,相反,他是一个很不会趋炎附势的导演。大家还记得1987 年的《靓妹正传》吗?是邱礼涛过了《靓妹仔》潮流(1977–1978 年) 后的不跟风之作。1 或许正确地说,邱礼涛其实在一轮“重复”的习作潮中有自己的意念。无论是他有先见之明( 可能比那些所谓潮流早就有那些戏种的原始概念),又或者是后知后觉( 可能是先有潮流,后来有改良的冲动),邱礼涛都能够在一个很高的自制力下,将意念搁置直到他以“商业”为号召,重新将旧桥包装吸引到投资者为止。这方面邱礼涛就显得有点聪明。他宁愿不让自己的作品在洪流中淹没,也要观众保持对自己作品的一种新鲜感。
  “你信不信我没有看过《无间道》(2002)?”一个拍过《黑白道》(2006)的导演如此说,电影有趣的地方就在这儿,受欢迎的作品后面的就叫跟风,如果说《黑白道》比《无间道》更早就存有,有没有人会相信呢?
  《降头》(2007)也是一个好例子。《降头》桥段老套,只不过多加一条杀警凶手作为解咒伏线,再加上一个B 级片惯有的女性胴体元素,凑合成一部比商业更商业的恐怖片。不过,若以与陈国富的《双瞳》(1994)比较,《降头》在邱礼涛的手中其实可以再拍得社会性一点。陈国富的《双瞳》以灵幻恐怖作招徕,但他面对的是台湾的一篮子社会问题:警察贪腐、民间迷信猖獗,仍然能够吸引哥伦比亚的大公司投资。其实,以特技、恶心的情况来看,《降头》不比《双瞳》逊色,只是以猪肉作为林雪所饰演的警察切出来的肚皮,明显有些牵强,也是全场唯一一个笑位。《降头》的结局有点牵强,解咒那部分匆匆收场,使我对那种永远衰收尾的B 级片格局就更加笃信不疑。充其量,《降头》只不过是稍逊于美国那些“Hellraiser” 系列的广东话版。然而,男人到泰国去玩儿,被人落降头本来就是粤语残片时代的老套桥段。这种报应式的警世故事本来就是延续《阴阳路》系列的中联方程式。虽然,邱礼涛没有宗教信仰,但他却喜用神明,因为他自己“收拾不了那些坏人” 2 。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