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赓大将是完美的人



受访/叶大鹰 采访/本刊记者 徐林正

陈赓这个人一方面是铮铮铁骨的军人,一方面是个特别好的男人,特别懂感情,非常幽默,是一个非常完美的人。
电视剧《陈赓大将》在央视一套热播后反响强烈,沉寂多年的叶大鹰再次浮出水面。

《陈赓大将》:塑造一个东方巴顿将军

大众电影:请谈谈执导《陈赓大将》的缘由。
叶大鹰:我在导演阐述中也说了,我接拍《陈赓大将》的时候,已是三易其手。我被这个题材所打动,基于两个出发点:一,回溯英雄。在一个缺乏英雄的时代,回溯真正的英雄主义,我要让观众看到一个东方式的巴顿将军。二,回望历史。我想为今天的观众展现早期的中国共产党人为了争取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为建立一个新型国家,经历了怎样惊心动魄的斗争和巨大的牺牲,这是一个时代和民族不该忘却的。我们家和陈赓家是世交,我也是烈士之后,陈赓大将的传奇一生,也正是那个年代无数英雄的缩影。所以它给了我一种强烈的精神共鸣和情感皈依,形成了我创作的源动力,我为此而打动,我始终坚持只有打动了自己的东西,才敢面对观众。
大众电影:你见过陈赓吗?
陈赓大将是完美的人图片1
叶大鹰:陈赓的长子和我父亲是同一个办公室的。他的孙女比我小两三岁,算是发小。陈赓和付涯和我父母一直有联系。小时候我去过他们家,只记得是一个军队大院里,不记得是否见过陈赓和付涯,那时我太小了,一点印象也没有。长大了以后渐渐知道了陈赓是怎么样一个人,大概跟你们知道的差不多。
大众电影:《陈赓大将》特别生活化,这是否与你和他家是世交有关?
叶大鹰:我也是第一次拍人物传记片,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拍,但一定要符合人物传记片的特点,其实我没想着突破什么。我把剧本改了一遍,采访中发现,陈赓和第一任妻子王根英的关系,和第二任妻子付涯的关系,都很有意思,特别精彩。陈赓这个人一方面是铮铮铁骨的军人,一方面是个特别好的男人,特别懂感情,非常幽默,是一个非常完美的人。
大众电影:具体谈谈。
叶大鹰:有的人也可能是非常完美的人,但不一定有完美的实现机会。但陈赓都赶上了。黄埔时期,他将绝望中欲自尽的蒋介石救出鬼门关,上海特科,他协助周恩来保卫党的中央机关,铲除叛徒,营救同志;三十年代,他不幸落人敌手,蒋介石亲自劝降,他能在嬉笑嘲讽之间置蒋介石于无限尴尬,长征途中,张国焘想杀而杀不了他,抗日战争,他率兵坚持敌后作战,屡予日军以重创,解放战争,他更是指挥若定,把一个个将军级的同窗拉下马抗法援越,他指挥越军展开“边界战役”,一举打开了中越国际交通线,抗美援朝,他推广坑道作战的方法,使志愿军的上甘岭守卫作战,变成了世界战争防御作战中的一次经典性战役,他创建哈尔滨军事工程技术学院,造就了新中国第一所规模宏大的“黄埔军校”;他还迎接钱学森回国……
大众电影:陈赓的家人对这部电视剧怎么看?
叶大鹰:他们挺高兴的,我觉得好像给他们交了一份好作业。在拍之前,有一点我跟他们讲得很清楚,这个拍出来的,只是一部电视剧,我们拍出来的陈赓,不是你父亲,是根据你父亲拍出来的电视剧。只是一部电视剧。陈赓太牛了,不是拍一部电影或电视剧就能够表现得了的。

不想被定位为“红色导演”

大众电影:你对“红色导演”的定位怎么看?
叶大鹰:其实我最不愿意被定位。我也不仅对军事题材感兴趣,让我去拍个李素丽我也拍得好。媒体有时挺懒的,给一个套让你去钻,如果不去钻就没法说了。《红樱桃》是一部儿童片,《红色恋人》讲的是一个人对信仰的态度。另外,我正在筹备的电视剧《西安事变》主要讲的是国民党。《陈赓大将》倒是最符合这个红色定位的。所以,我是一个职业导演,而不是一个“红色导演”。接片子也不是主动去找,谁给我钱多就接谁的。当然,除了钱之外,还要故事有意思。
大众电影:你怎么想到拍《红樱桃》的?
叶大鹰:我在深圳做公司的时候,几个朋友说咱们去俄罗斯玩玩。于是就想着拍电影,就开始做。先是我们对一个中国小女孩被关到法西斯集中营的题材感兴趣。接着就开始采访,采访中收获很大,对我的人生有着重要的影响。他们告诉我他们的父母是怎么生活的,我当时就有一种冲动,很想拍一个那时的革命者怎么面对爱情、信仰、死亡、叛变的故事。拍完《红樱桃》,我就接着拍了《红色恋人》。
大众电影:你们去俄罗斯玩了没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