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凶猛的棕背伯劳


□ 姜雅风

  棕背伯劳在我国主要分布在长江流域及其以南大部分地区,国外分布于印度、伊朗和东南亚等国家和地区,主要特征是头顶和颈背部灰色;背、腰和体侧棕色;颏、喉、胸及腹部中心部位白色;两翼和尾部黑色。因其自眼先至耳部附近有一条明显的黑色眼纹,有人形象地把它比喻成戴着黑色眼罩的电影人物佐罗,雄鸟眼纹较宽,黑色较深;雌鸟眼纹较窄,黑色较浅。上海市区及近郊很少有猛禽活动,强悍的棕背伯劳就成了名副其实的空中霸主。

  凶猛的猎手

  在上海市虹梅南路某小区东侧有一条纵贯南北的河,水深约2米,宽10余米。小河西岸有一道由珊瑚树构成的篱笆墙和几大丛竹子,还有高大的杨、柳和香樟等树木;东岸也是居民区,同样是绿树成荫,岸边生长着茂密的草本植物,一对棕背伯劳长年生活在河边。每天黎明时分,当其他鸟类还未从睡梦中醒来时,棕背伯劳已驻足高大树木的顶端或建筑物的突出部位,昂首挺胸,放声呜叫,仿佛要把一个晚上蓄积的能量全都释放出来。开始时是连续的“吱一啊、吱一啊”地重复叫,“吱”拖得较长,“啊”则较为短促;接下去叫声不断加快,到最后变成单个的“喳、喳”声或转变成“干、干”声,声嘶力竭,粗哑凄厉,透着几分霸气。这叫声在夜幕还未退去的市区显得分外刺耳,如果在人迹罕至的深山峡谷或荒郊野外,可能会令某些胆小的人毛骨悚然。棕背伯劳是在用呜叫宣示自己的存在,并警告同类不得擅自闯入。

  棕背伯劳的觅食地通常是草地、林缘、水塘和河道边缘等处。它们站在树木下层的树枝上,居高临下,俯视四周,一旦发现猎物便立刻俯冲下去,用力啄击。蝗虫、甲虫、蝶、蚁类和蚯蚓等都是它们的捕食对象。在小河和池塘附近活动的棕背伯劳,常常以草丛中的蛙类和在浅水处活动的小鱼为食。在树上停息的棕背伯劳会对附近飞过的小鸟发起进攻,有时还会悄悄接近那些只顾觅食的小鸟。麻雀、白头鹎、大山雀、棕头鸦雀和普通翠鸟等小型鸟类都可能成为它们的捕食对象。

  我曾见过棕背伯劳猎捕麻雀的场面:麻雀们起初都朝一个方向飞,但很快就有个体离群,棕背伯劳盯住离它最近的目标穷追不舍,直至将体力不支的麻雀捉住,并叼到附近的楼顶或树枝上享用。也许由于经常受到棕背伯劳攻击,麻雀对棕背伯劳似乎存在恐惧感。有一次我在郊区看到数百只麻雀落在同一根电线上,纷纷攘攘,突然,一只棕背伯劳落到麻雀对面的电线上,刹那间麻雀声息全无,呆立在电线上竟不知飞走。棕背伯劳高声地呜叫着,众麻雀竟被那尖厉的叫声吓得不知所措。直到棕背伯劳被行人惊走,麻雀们才一哄而散。

  棕背伯劳并非百战百胜。冬日的一天,我看见一只棕背伯劳惊起一只在河边草地上觅食的树鹨。平时慢腾腾走路的树鹨竟如同弹弓打出的石子一样,迅速钻进附近一片早已枯死的棉花地里。尽管棕背伯劳飞行迅速,跟踪到棉田上方,但未能找到目标。树鹨背部的橄榄色和深色条纹使它很好地隐藏在棉田杂乱的枯枝落叶之中。尽管我没有系统地统计过棕背伯劳的捕食成功率,但多次观察结果表明:棕背伯劳捕食小鸟的成功率并不高,多数情况下小鸟都能成功地逃脱。

  有趣的进食习性

  棕背伯劳如果捕捉到昆虫等体型较小的猎物,一般会就地吞食;如果捕到蛙或小鸟等体型较大的猎物,则会带回树上啄食。棕背伯劳用力将猎物挂在枝条折断后留下的尖刺上,然后用它那短而强壮、尖锐且向下弯曲的喙轻松地剖开猎物柔软的腹部,将内脏和肌肉逐一撕下吃掉。如果过度饥饿,即使受到干扰它也不会放弃猎物,但会转移到另一处继续享用,将蛙或小鸟的躯壳连同四肢全部吞下。

  野外观鸟时,我见到过棕背伯劳吃剩下的猎物。在河边的柳树上,我曾见到棕背伯劳吃剩的虎纹蛙。这种蛙在当地的数量极其稀少,已被列入市级保护动物。我苦苦追寻数年未曾在野外见到一只虎纹蛙活体,没料到棕背伯劳却能将虎纹蛙作为美餐。我还在一大片草地中见到过挂在枯蒿上的白头鹎残体,其胸腹部已被啄开,内脏已被吃光。我根据在附近观察到的鸟类判断,“作案者”也是棕背伯劳。一次,我见到一只棕背伯劳飞到一株高大的水杉树上,啄食早已挂在那里的小鸟残体。由此推测,当食物匮乏时,棕背伯劳会再次食用那些被它们丢弃的食物。或许,它们将猎物挂在树枝上并不是将食物丢弃,而是暂时保存。

  在棕背伯劳经常活动的树下有时能见到比蚕茧略大的“食物茧”,这是它们的呕吐物,里面多为蚂蚁和甲虫等昆虫的残骸。偶尔还能见到由脊椎动物肉组成的“食物茧”,但是这样的“食物茧”容易被各种分解者及时处理掉,所以很难见到。棕背伯劳呕吐并丢弃“食物茧”的机理并不清楚,可能与它们过于贪吃有关。

  求偶趣事

  进入繁殖期,雄性棕背伯劳的鸣声变得复杂起来:有时嘶哑,有时圆润;有时低沉,有时高亢;有时简单重复,有时百般变化,它们还能惟妙惟肖地模仿其他鸟类的呜叫。棕背伯劳的叫声很可能并不使人感到愉悦,甚至还可能使人觉得有些怪异,但却能使雌鸟“神魂颠倒”地“坠人爱河”。在雌鸟面前,雄鸟一改往日的威猛形象,频频抖动略显下垂的双翼,尽显“绵绵情意”。在虹梅南路与景联路交界处有一座废弃的苗圃,里面生长着成片的香樟林,株高约5米。有一次,我在这里见到两只棕背伯劳站在树杈上,雄性在上,雌性在下。雌鸟抬头呜叫,雄鸟保持沉默;雌鸟呜叫数次后,雄鸟伸长颈部吐出一个“食物茧”,雌鸟顺势接住。想不到雄性棕背伯劳求偶时还要送上一份“彩礼”!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2011年第02期  
更多关于“凶猛的棕背伯劳”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