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黄梅(短篇小说)


□ 朱宏梅

  鹃鹃酸酸软软的,一点也动不了。女医生说.你的骨头是酥的,血管也有问题,你的大脑血管特别粗.血冲过来就像发大水。你一定织过毛衣的,比方说,流到胳臂时,血管是12号针;流到大腿时,是9号针;流到脑袋时就是1号针了.知道1号针吧7那是棒针。街上买的棒针衫就是1号针织的.女医生没戴口罩,但是鹃鹃看不到她的脸,她也没想去看她。她安静地躺着,心里也安静。仿佛一针麻醉打在了心上。女医生扶着床,缓缓地往前走。这是一只有轮子的单人床,铺着白床单,她躺在被单里,就像盖着雪白羽毛。越往前.她的脑袋越迷糊,身体也越发地软.她的左手一直平放在身边,接着,右手也垂了下来,手里的一双筷子,却是没掉下来。身上的酸痛好多了,真舒服.安乐死真是舒服死了。她终于死了。从此,她不必惧怕死亡——一个人只能死一回呀.

  直到吃早饭,鹃鹃还是浑身没劲,连一小碗豆浆都端不住,洒了小半。好像还在梦里.原地转了两个圈,才想起来,擦地的布是晾了出去的,在阳台的“节节高”上。作孽,晾和不晾没什么区别,屋里屋外一样的冰冷潮湿。

  所谓”节节高”,其实是一段细竹,高约一米左右。细的一头,绑上弯成一个钩的细铁丝,便于悬挂。一节一节的短枝丫,可以挂袜子,抹布,特别是晒布鞋,一个枝丫上套一只,鞋底朝外,阳光直直地晒着。那叫好用呢。现在的年轻人都没见过这东西。这是鹃鹃的古董。而老何呢,明清花窗就是他的古董,整整一房间。

  水池里,已经有了一只碗和一双竹筷,这是何卫国的。她和他,就像太阳和月亮,她睡了,他才回来:她醒了,他走了。因此她常常对着一双袜子说,喂,何卫国,你真龌龊。对一副手套说,何卫国,你今天去哪里了?

  今天去哪里了7鹃鹃停止洗碗,茫然地望着窗外。

  窗外依旧是雨,冰凉冰凉的雨。2月1 3日起,落了三个星期了。中间只停了两天。迟迟不见春暖,海棠,玉兰、山茶。杏花,瑟缩着不肯开放。报纸上说,这是”冬黄梅”。可阳历交3月了呀,接下来是桃花水,接下来是一年一度的黄梅天,这雨呀,怕是要2月下到8月呢,叫人怎么活?

  厨房的窗对着小巷,偶尔一个人路过,鹃鹃也只能看见上半身——她家地势低,跨进门槛.还要下两级台阶呢。后门口的小河水离岸只有一寸了,不用倾盆大雨,只要润物细无声十天半月,她家就危险了。水漫金山,死的是虾兵蟹将。水淹花窗,会要了何卫国的命。记得有一次,她忘了煤气炉上的开水,等他回来只剩小半铫子了。平时温吞水似的他,差点没把她开膛剖肚。哦,他今天到文物局去了,大概是争取什么政策,或是呼吁保护文物吧。这人常常自言自语,糟蹋花窗就是糟蹋文化遗产,就是对历史的犯罪。犯罪7帽子也太大了吧?这是啥地方?苏州呀。文物多得吓煞人,怎么也轮不到那些破窗。不就是民间收藏吗?老百姓藏几个宝贝国家都要管?管得过来吗?不过,还真是要政府帮助了,别说水淹潮湿什么的,东西越来越多,小房间满了,换到大房间。再弄进来,往哪里放?

  她住小房间,它们住大房间,仿佛她是偏房,它们才是正室!

  1 976年的时候,国家有政策,回城知青可以顶替父母工作。鹃鹃和何卫国分别进了铜材厂和绣品厂。儿子14岁的时候,他和她又一起买断工龄。失业不怕,她有手艺,顶呱呱的苏绣手艺。在小姐妹的引荐下,鹃鹃到乡办厂作技术指导。鹃鹃人是去了,也拿了很高的薪水.但心里总是有个揉不散的僵块。她说,他们就像蝼蚁,搞塌了国企长堤。何卫国说,别瞎说。怎么瞎说?鹃鹃不服气,报纸上不是常说,市场是大蛋糕吗?蛋糕再大也经不起这么多小刀小叉啊,他们吃多了.我们就吃少了。我们这制度那制度的,卡得死死的。人家要怎么开支就怎么开支,要怎么行贿就怎么行贿。他们就像猪拱食.一拱一拱的,订单都被他们拱去啦。何卫国不响。有点道理。可是,铜材厂又是怎么回事呢?

  鹃鹃在外面做,老何呢,用鹃鹃的话来说,一门心思收“破烂”。古青铜器,古瓷器、古玉器、古代杂件和仿古品、现代工艺品等。倒也挣了些钱。夜里.夫妻俩盘算.高中学费有了,上大学的有了……365天,这个话题天天嚼,有滋有味地嚼。他们只有一个宝贝儿子。那时候计划生育还不严格,倒不是他们的觉悟有多高,多么自觉地节约自然资源(他们没意识到这个),而是想,集中财力,精力.时间,培养一条龙。飞龙在天,这个天,是美国,英国或者澳大利亚的。有了龙子.就有龙孙,世世代代,都是精英(他们没想“贵族”这个词)。

  想不到,飞龙没上天,却一头扎进了河里。

  这条张思良巷,三米多宽.东西向。临河一排低矮的老房子.对面是市图书馆的围墙,巷子有多长,围墙有多长。

  鹃鹃家搬过三次了,都是为了儿子.一次是上机关幼儿园.一次是上实验小学,这次是上初中。看书多方便啊.小姐妹说,你这是“何母三迁”。可是搬来不到半年,变声期还没过的儿子就没了,为了救一个跳河的孤老太太。政府表彰了,给慰问金了.然后呢.然后就没了——儿子就像鱼儿在水里吐的一个泡泡,消失在水里。要不是靠图书馆近,他们不会要这里的房子,不会有河,也就不会救什么老太太。小姐妹说,这条河有落水鬼的,他要找到替身才能投胎。鹃鹃说,才不是呢,那些书就像翅膀,把他带到了天堂,说是这么说,儿子没了才是真的。鹃鹃日哭夜哭,哭坏了眼睛.贝多芬耳聋了可以弹琴,可以写(英雄交响曲).可绣娘不行。别说把那么细的丝线穿过针眼了,普通的缝缝补补也都不能了.她的心一下子空了。可何卫国越干越来劲,没日没夜四乡八里去寻觅,别人收不到的,他都能收来.仿佛手里提着阿拉丁神灯。

分享:
 
更多关于“冬黄梅(短篇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