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时事政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人审判国王


  

  文/姜书良

  柏拉图曾有过一个十分美好的构想:让哲学家当国王;退一步讲,如果这实现不了,那么就把国王变成哲学家。事实证明,柏拉图那么深刻睿智的思想家也难免书生意气,这种美好的想法多么不切实际,由古至今,就从没有哲学家当上过国王,也没见哪个国王变成了哲学家。不仅如此,哲学家和国王身份的无法统一,导致国王与哲学家、诗人的关系,在统治的权威与思想批判之间,始终也没有找到一个平衡点。

  国王代表至高无上的权力,诗人和哲学家则代表理想化的思考,思考必须怀疑,而权力要求的是服从,怀疑和思考是服从的大敌。于是,在专制王权时代,国王要建立秩序,诗人只有服从,否则,后果不会很美好,甚至可能死得很难看。就像法国的17世纪,路易十四的太阳王时代,专制王权强盛,通过法兰西学士院给作家发津贴,交换条件就是诗人的创作必须政治倾向鲜明,服从专制王权的意志,服从国家利益,歌颂贤明君主。

  但诗人还可以有另一种选择,就是在自己诗的结构中,充当审判者来审判国王,这是在文学创作中可以享有的一种特殊的自由。

  拜伦:国王乃自由之敌

  诗人崇尚自由,在全世界所有自由主义诗人中,英国浪漫诗人拜伦肯定可以排在前列。拜伦步入诗坛,在《英格兰诗人与苏格兰评论家》一诗中就锋芒毕露,横扫当时文坛宿将,如湖畔派的华兹华斯等。他的主要诗作,反复回旋着反侵略、反暴政和歌颂自由、号召人民为解放而斗争的主题。从历史到现实,从政治战场到日常人生,拜伦的自由诉求如同奔流而下的山溪,对于围堵自由的所有势力报之以诗歌的狂流冲刷,用诗诅咒所有对自由构成钳制的力量,而被他诅咒的最邪恶的压迫者就是君主。

  在拜伦写到的君主中,拿破仑是一个比较复杂的形象,他是暴君,但在某种程度上,拜伦在拿破仑身上投射了他本人的英雄情结,所以,在他笔下,拿破仑有时是暴君,有时是叱咤风云的英雄人物。

  《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的第一、二章,是拜伦的成名作。写该诗时,正值拿破仑的大军进攻西班牙,拜伦站在被侵略的一方,拿破仑是暴君和侵略者。而在长诗的第三章,恰尔德·哈洛尔德凭吊滑铁卢战场时,拜伦写道:拿破仑失败了,法兰西被戴上了缰绳,欧洲并未因此获得自由,而是陷入“神圣同盟”的专制统治。拜伦还写下一首《拿破仑颂》:“一座军刀统治的玲珑宝塔:/外貌是青铜,脚基是泥沙……帝王为了感谢他给的王座,/也曾抖索地向他屈膝!/自由呵!我们该多么珍爱你,/当你使你最强大的仇敌/表现如此卑贱的畏惧。/有哪一个暴君能留给后世/一个更光辉而诱人的名字!”也就是说,拜伦推崇拿破仑挥舞军刀纵马疆场的英雄形象,而对他成了暴君,则认为是一种堕落。

  暴君绝不会有好的下场,鲜明表现这一主题的是拜伦的《致伯沙撒》。伯沙撒是《圣经》的巴比伦王,据说暴君伯沙撒正欢宴时,墙上映现出他必然灭亡的文字。拜伦借这一典故,影射当时的君主:“伯沙撒!放弃你的华筵吧,/别在情欲炽热的时候灭亡;/看!就当那辉映的墙,铭刻的字/还在你的面前燃烧……那里岂不写着:你必得死去?……呵,很早就在天平上称过了:/你言语轻微,没一点品德……何以有你这样的人,/不适于统治,生存,或者死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社会观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社会观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