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原看长城


□ 周大新


早就在老龙头、八达岭和嘉峪关等处登上过明长城,那巍峨雄姿已深印在心上,原以为看长城就是看这条蜿延西去的长城,不想近日回到老家南阳邓州,友人说州城西部的杏山也有一条长城,我便一愣:中原也有长城?遂立刻生了去弄明白的兴趣。
那是一个阳光晃眼的上午,我在几位友人的陪伴下,驱车来到杏山脚下,沿一条小道向山上爬去。到了半山腰,友人向远处一指,叫:看!我注目望去,果然,一条褐色的石砌城墙在阳光下逶迤着伸向远山,极目处仍绵延不绝。真是一条长城!我惊喜地叫。加快了向山顶攀登的步伐。
有人说这是楚长城,也有人说这是宋长城,还有人说这是清末民初的土匪们修的寨城。友人边走边向我介绍。
楚时的都城在丹阳,离这儿很近,楚人在此地修长城就把他们的都城隔在了外边,能说得通?我提出了我的疑问。
楚人因为害怕强秦的人侵,将他们的首都一再南迁,我们这儿的丹阳只是他们最早的首都。这长城很可能是楚人迁都后为了抗秦而修的。
这样解释有些道理。我点头。为何又说是宋代修的?
因为史书记载,南宋时这儿是抗金前线,据说岳飞也领兵在这儿与金兵打过仗。南宋军民在这儿修一条抵御金兵的长城也有可能。
也说得通。我又点头。为何又说是土匪的寨城?
因为据方志记载,清末民初这儿的土匪很多,而这长城上砌的石头又是就地取材,很难分出年代,且城的长度也不是绵延千里,大股土匪似也可为。
朋友的话越加让我对这长城着迷,越加让我急于走到它的身边。
不知出了几身大汗后,我终于来到了它的脚下。我在气喘嘘嘘中凝视它的身姿,尽管它的上部全已倒塌,但从它留下的基座仍可揣想出它当年的雄姿:其宽,可以跑马车;其高,不仅可御步兵、马队,还可御马拉的兵车。它的通身全用不规则的石块砌成,结实而厚重,不但冷兵器时代的刀枪箭镞难以穿透,就是用今天的小口径火炮也难以轰倒。我登上这倾废的城墙,极目向两端望去,只见在每一个转弯处,都另有一条城墙成弧形与其相接并再次伸向远处,这肯定是为了防备万一某处城墙失守,仍有可御敌的地方。在城墙的内侧,还有大量的房屋墙基保留,能看出那些房屋有大有小有宽有窄,且都有道路相连,很显然,它们是当年屯兵用的。看到这工程的宏大程度与设计的精巧实用,我几乎立刻否定了它是土匪寨城的说法,如此规模的工程应该属于国家行为,它决不会是一帮土匪所能完成的。
在我和友人们登上这座山顶城墙后边,有一片很大的开阔地,这片开阔地被石片整齐地区隔成一道一道,极似人或马的跑道。我猜想,那很可能是当年的练兵场。当没有敌人来犯的时候,守卫城墙的兵丁们大概就在这里练习刀术和骑马奔杀。凝望着那遭风雨剥蚀的“跑道”,我仿佛听到了远古兵丁们操练杀敌本领时的呐喊声。
我仔细地观察那些从城墙上倒下来的石头,尽管岁月在它们身上造成了印痕,可凭我这双外行人的眼睛,实在看不出它们是哪个朝代被从山体上取下来的。如果是楚国的长城,距今应该是两千余年;倘是宋代的长城,也有八九百年了。可石头到底是坚硬的东西,它竟依然可以对我们今人隐瞒自己的出征年龄。看着那些沉默无声的石头,我在心里认定,这些石头有些姓楚有些姓宋,这长城既是楚长城也是宋长城。很可能是楚时初修,以应对强秦的入侵;到南宋时,抗金的南宋军队退到这里,看见这废弃的长城可以利用,便又加以重修,使其成为御金的屏障。也正是因此,民间才说不清它究竟是楚长城还是宋长城。
杏山离我家所在的村子不远,只有几十公里的距离。在这么近的地方竟也有长城,而且把我的村子护卫在内,这令我意外、兴奋,同时也让我意识到,战争曾经离我家族的先辈很近,说不定,当年我家的先人就参加过这长城的修建;说不定,他们先是作为楚国后是作为宋国的国民也参加了楚军和南宋的军队,投身于发生在这长城上的激战。是不是也出过带伤拼杀的好汉?
可惜,史书是不记地位卑微之人所做的事的。
站在这条废弃的长城上,我再一次明白,面对强敌,力弱的一方必须有御敌的战场准备,这准备必须是实实在在的,不然,你就会吃亏。
下了长城向山脚走时,我耳畔仿佛仍响着箭镞的呼啸、刀剑的撞击、战马的嘶鸣和将士们的喊叫声。我边走边想,先人们用这残破的长城告诉我们这些后人,在他们那个时代,他们做了他们该做的事情。
现在是我们后人来做我们该做的事情了!
甲申年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4年第1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