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感受dom


□ 李洪岩


窗外就是著名的美茵茨大教堂(Dom St.Martin),人们叫它Dom。Dom的规模仅次于排名世界第三的科隆大教堂,在德国位居老二。一九九五年,我曾参观过Dom,想不到几年后,竟与它日夜相伴达一年多,每日聆听从教堂塔楼传来的声调不同、含义有别的钟声,每夜都在撞击中入睡。
美茵茨是个天主教城市,也是历史悠久的罗马古城。如今人们还津津乐道的,是德国历史上只有七个选地侯,七个选地侯中,又以美茵茨、科隆以及马克思家乡特里尔的选地侯地位最高,因而在这三个城市,都有骄人的Dom。Dom不仅代表着宗教,而且代表着政治权势,是城市往日辉煌历史的见证,是城市的标志性建筑,如今更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旅游者。
其实,美茵茨差不多有三十座教堂,无不值得探访。不过,相对于Dom,它们规模小,又遍布在城区各处,便被匆匆而过的游客忽略了。这就像人们游览科隆,下火车便见到大教堂,却忘记了大教堂的各位小兄弟。唯一的例外,或许是距离Dom不太远,建于十四世纪的“史代繁”(St. Stephan)。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茵茨差不多给炸烂了,“史代繁”被毁尤其严重。如今,人们来参观这座哥特式教堂,不是为凭吊战争遗存,而是为看它的彩色玻璃。玻璃上的彩画是一位叫马克·夏噶尔(Marc Chagall,1887—1985)的人绘制的,故称为“夏噶尔窗户”。这个人非常著名,是超现实主义的艺术大师,所绘制的玻璃据说是他最后的作品。有人告诉我,他是犹太人,恨德国法西斯之发动战争,屠杀同胞,故拒绝教堂的聘请。后来为教堂的诚意所感动,才以生命绘制了这最后的艺术。那彩画的基调是蓝色的,带有某种神秘感。据懂艺术的人说,坐在教堂里,对着玻璃凝视上一天,会把心肝洗干净,让自己成为一个抛弃了污浊的人。
而美茵茨Dom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千年前。据说,它的最初建造,乃始于公元九十五年,也就是大主教魏儿寄死(Erzbischof Willigis)当家的时候。到一二三六年,基本完工。其后,又不断扩建。直到十八世纪,才成为今天所看到的样子。类似这种用几百年时间建成一座教堂的事情,在欧洲稀松平常,毫不新鲜。
目前保留下来的那灰白色的角落,就是Dom最早的样式。如今,这座罗马风格的庞然大物,与施排亚(Speyer)、沃尔姆斯(Worms)两座城市的教堂一起,被誉为父亲河“莱茵”岸边的明星,罗马建筑的瑰宝。施排亚大教堂是著名的皇帝大教堂,以埋葬了许多德国历史上的皇帝而著名,石头建筑,通体都是乳白色;红色的沃尔姆斯大教堂(Dom St. Peter) 是德国最重要的罗马式教堂之一,以藏有十三世纪德国史诗《尼伯龙根之歌》的古老石刻而享誉全德。而美茵茨Dom四周的墙体也都是红色,只是比沃尔姆斯教堂的颜色要淡得多。塔顶则为黑色瓦片粘贴而成,顶部的十字架以黄金铸就。有两个钟楼,一个圆的,一个八角的,全都挺胸昂头,以最尖端的顶部指向蓝天,仿佛在询问宇宙真谛,又仿佛代表人类向大自然诉说着什么,让人想到著名的西西佛神话。
当然,我只能看一些表面的东西。建筑呀,壁画呀,雕刻呀,等等,都非常精美。德国人把这些叫做“装饰”。没有装饰的教堂,就仿佛没有衣服遮蔽的穷光蛋。而装饰,是由历史凝结成的。沃尔姆斯大教堂的装饰大体保持着十七世纪的样式。美茵茨Dom的装饰,反映了十三至十八世纪的艺术风格,也附载着历届主教们的历史,是宗教艺术的珍品。而我们看不到的,是教堂中收藏的大量历史文献。其中,就有来华传教士寄回的信件。
Dom的装饰,让我想到中国的庙观。庙观里是怪力乱神杂陈的,而教堂虽然也画着许多血淋淋的宗教故事画,但主角无不是人的形象。北京的东岳庙,属于道教,里面供奉的,大都不是人,而是怪物。承德避暑山庄外八庙供奉的,也多是牛鬼蛇神。北京和西藏、青海的喇嘛寺,这种非人化的图腾特征就更明显了。而教堂里的宗教故事,无论多么神化,却不脱人的样子,就像希腊罗马神话之所表现,神也照样是人性化的,有人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这就使人想到一个差别,即宗教不同于迷信。大概人家这里所表现的,属于宗教,而我们庙观里所流露的,多是迷信。
迷信重在对信仰者进行恐吓,如来世变牛变马;宗教则重在对人进行抚慰,如祈祷、忏悔。出发点本自不同,其他当然也就相异。
以钟声为例,我们是由外向里撞,他们是由里向外荡。撞出来的声音,雄浑厚重而不免笨拙;荡出来的声音,清脆响亮而略显单薄。姑苏城外寒山寺,与巴黎圣母院的敲钟人,那是两种风格,很难把它们捆绑到一处。如今,钟是不必敲了,代之而起的是精确的电子定时。
每隔十五分钟,Dom的大钟必丁当两下,正点时分便先小声丁当数下,然后一下下把时间传到人的耳鼓。到星期天,所谓安息日,德国的城市全部成了死城,连个人气儿都难嗅到,Dom的钟声却最繁忙,发出仿佛风琴一样的声音,高低起伏,抑扬顿挫,让人想到中国琵琶奏出的“十面埋伏”,在繁乱中带着急迫和焦虑,又有几分从容和果断,在悠扬中夹带着紧张,在变化中呈现着定数,最终慢慢地沉寂,就像是人死前倒气似的归入虚无;接着,时间指向定点,它便干脆利落、节奏分明地叮、叮、叮、叮……
分享: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