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温暖的棉花垛(中篇小说)


□ 赵庭耀


从我有记忆的时候起,父亲和母亲的关系就不好,原来,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情人,并且都维持二十多年了。他们终于离了婚。我哥也离了婚,他的情人是他前妻的姐姐。我们家决定来个集体婚礼。只是我的情人不知道在哪里,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父亲每到冬天时,胃病就会加重。每逢这个时候,父亲就由我陪着,到医院去住上一阵子。住院的时间有长有短,长时两个月,短时半个月。事情也很奇怪,父亲一住进医院,胃疼的感觉就没有了。父亲说也许是医院里小护士的缘故吧,看看她们的笑脸,心里就舒服了,她们就像开在山坡上的野花,可疼人了。我说我不疼人吗?父亲说你也疼,不然的话,就不要你陪了。父亲笑着,拉过我的双手吻了吻说,多嫩的一双手啊,不知哪个男人有这个福气呢。我坐在病床上,假装嗔怒地说,爸爸你说什么啊?这辈子我不嫁人了,我就这样陪你,你说好吗?父亲苦笑了一下说,好是好啊,可这不是唯一的好办法,心里是舍不得你出嫁,可有谁不嫁女儿的呢?我说我就不嫁,还是我来陪你吧。父亲笑着拍拍我的手背说,现在说不嫁,到时候啊,拦都拦不住你了。
我和父亲时常说些这样的话。每次住院的时候,父亲就说你陪我去住一段时间吧。我说我报社的工作忙走不开。父亲就不高兴了,拉下脸来说,那好吧,连女儿都不要我了,我独自去吧。看父亲一副赌气的样子,我只好向单位请年休假。有时候我也会说,叫妈妈陪你去不好吗?妈妈单位又没多少事。父亲大手一挥说,拉倒吧,你还提她干什么呢?
从我有记忆的时候起,父亲和母亲的关系就不好。他俩很少说话,也不吵架,也不睡在一起。妈妈和我哥一起睡,我从小就睡在我父亲的怀里,一天天在我父亲的怀里长大。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身上有变化时,我就不和父亲睡了。父亲拍拍我的小脸蛋温和地说,闺女,你成女人啦,你该和爸爸分床睡了。我想我一定脸都红了,胳膊还紧紧地抱住已经微凸的胸脯,转身就逃走了。
当我和父亲分床睡觉时,我哥还同我妈妈睡在一起。哥大我二岁,他见我不和爸爸睡了,他也想和妈妈分床睡。妈妈却不同意说,你父亲说了,你妹妹是女人了,你爸爸又没说你是个男人了。哥哥说我本来就是个男人嘛。妈妈说你别急,再给妈妈暖几年脚后跟吧,这么冷的天,你想冻死你妈妈啊。我哥哥一脸的不高兴,嘟囔着说,我不想和女人睡觉了。我妈妈生气了,拍了一下我哥的头颅说,我是你妈妈,不是女人。我哥哥偏着头说,妈妈也是女人。妈妈这下真的生气了,拧住了我哥的耳朵说,看你晚上睡哪儿。
等父亲回来时,我哥哥泪眼模糊仰着头问,爸爸,我是不是已经是个男人了?爸爸不知何意,听了我哥傻乎乎的提问后,竟然仰头哈哈大笑起来,爸爸的眼泪水都笑出来了。我从来也没见过,爸爸笑得那么高兴和爽朗。爸爸坐在藤椅上,把我哥搂在胸口说,你会成为一个男人的,你一定能超过你的爸爸。我哥显然对爸爸的回答不满意。哥仰头说,妈妈说我不是男人,你说妹妹是女人了,我怎么还不是男人呢?我也不想和妈妈睡了,我都长这么大了。父亲收住了脸上的笑容,一时不知怎么说好。他把我哥搂在胸口说,儿子,你就陪妈妈睡吧,妈妈爱你啊。等爸爸什么时候把房子腾出来时,你再一个人去睡。是啊,你很快就会是个大男人了。尽管我哥不愿意,晚上他还是同妈妈去睡了。一睡又睡了两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