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过火的森林


□ 任东生

绑架廖娃

走出货场大门的时候,章瑞祥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存在。西伯利亚夏天的阳光特别强烈,货场对面那排小车房子的墙壁下,停放着一辆面包车,车有七成新,好像远道而来,浑身上下落满尘土,看不清牌照。杀手是朝他迎面走来的,样子很从容,三十多岁,满头金发,长脸,蓝眼睛,目光很慈善。如果不是发生后来的事情,章瑞祥绝对不会把他和职业杀手联系到一块。走到他对面,那人就向他借火柴:你好,小伙子,可以借给我火柴用吗?
对不起,我不会抽烟。
没关系。
眼看就要走过那汽车了,突然,汽车的边门被推开,章瑞祥被人从身后扼住喉咙。他想喊,发不出声,他要挣扎,胳膊被勒得死死的,他想转身往货场跑,腿脚感觉都不由自主,悬空离开了地面。他的头被重重地摁下,眼前金星直冒,“咚”的一声,他被推进车里。完了,我要死了。他大声喊道。
章瑞祥被捆绑了,头上罩着布袋,嘴里填进毛巾。那些人喘着粗气,七手八脚,拼命打他,要他屈服,要他安静,要他别再挣扎反抗。这些杀手要干什么?
他想过会被人杀死,但如果现在就去死,他不甘心。脑袋里是空白和混乱,在恐怖和绝望之中,他想到的不是遥远的家乡,不是年迈的母亲,不是妻子和孩子,而是那个俄国女孩斯维塔。汽车在疯狂的奔跑,不知道在朝哪个方向跑去。
林区公路,状况糟糕,铺满沙石,多数路段没有铺上沥青路面。车在公路上狂奔,路面坑坑洼洼,使车弹跳起来。转弯的时候,车速飞快,产生离心力,廖娃躺在车厢内的地板上,被捆绑着,像装在口袋里的土豆,一会儿滚到这里,一会又被甩到那边。
是谁在害我,难道又是那个可恶的瓦洛佳?这个魔鬼,真正该杀。
他是混蛋,他伤害过斯维塔。莫非,谋害了我,他对斯维塔还有别的什么企图?
他们把廖娃拉到林子旁边,摘去廖娃头上的布袋。这时,廖娃看见,森林旁边有一片空地,空地上,许多树干倒在地下,腐朽了,上面生满青苔。树干之间,有许多断树,断树稀稀疏疏,残留着树干,光溜溜,浑身焦黑,树节突起的地方,像经过火烧的残骨。那儿,死一样的沉寂。偶尔,从远处的树林深处,飞来一群乌鸦,在断树枝头上落下,摇摇晃晃,像风中的招牌。
那是过火的森林。
他们在林子里挖坑,钢锹被踩进土地时的声音有力、沉闷而且阴郁,那每一下子,都像踩在他的心里。他知道,今天横竖是死。
在西伯利亚,每到春天的时候,积雪融化了,树林里到处流淌着融化的雪水,太阳一天比一天更热地照射着。春天是林区少雨的旱季,经过风吹,经过日晒,土地干燥了,忽然有那么一天,从林子里飘起一缕轻烟,轻烟移动着,颜色开始变深,后来,刮起了风,森林上空笼罩着厚厚的烟尘,火舌从烟尘里冒出,冲天生起,火光映红了天空,森林起火了。
在西伯利亚,当森林大火燃起的时候,就是灾难。大火不知道什么时候燃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熄灭,只有天空飘来乌云,从天降下了大雨,大雨才会扑灭大火。于是,在大火经过的地方,森林消失了,成了一片片林间空地,成了过火的森林。
他们掏出廖娃嘴里的毛巾,扯着把他往坑那儿拖。这时候,廖娃清楚地听见有手机铃声响起。他被扔在地下,过了一阵,那金发碧眼的杀手走近前来,对他说道:你想活还是想死?
想活,想活。
想活的话,要钱,你有吗?
我有,我有。
那好,你在这张字据上签字。告诉你,别耍滑头,到时候,我会派人去取。记住,如果你报警,如果你赖账,下一次我就不会跑这么远,就在镇里杀了你,要你暴尸街头,听见了吗?
廖娃直点头。
他们给廖娃松了绑,又给他脸上蒙了黑布。他们告诉他,先趴在地下,不许动,数数,数一千下之后,等他们走远了,才准站起来。

警察瓦洛佳

中国公民章瑞祥失踪了。警察瓦洛佳是在镇上的家里接到斯维塔报警的,他没敢怠慢,去派出所立刻做了笔录,还给区内务分局刑侦科挂了电话,做了汇报。他问报案人俄罗斯姑娘斯维塔道:在镇上,他有仇人吗?
没有。
他做生意,他欠债吗?
我不知道。
最近以来,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过吗?
没有,对了,说好的,他很快要回中国去。
他要回国?你别着急,也许,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你一定要在家里,耐心等电话,记住了吗?别忘了,有什么事情,马上通知我。
走出派出所,斯维塔回家,瓦洛佳开车去送,在车上,他又问斯维塔道:他失踪了,你很伤心吧?
是的。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