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最响的炮仗



  孟家炮仗店的孟老板,孟和,走出巷口。唉,孟老板这一趟走出巷口跟哪一趟都不大同。
  一切都还是差不多。一出他家的门,向北,一爿油烛店。碰头路。左边一堵人家的院墙,墙上两条南瓜藤,南瓜藤早枯透了。右边一堵墙,突出了肚子,上面一张红纸条:出卖重伤风。自然这是个公厕,一个老厕所。老厕所原有的阵儿,孟老板在这里撒过几十年的尿。碰头路。一个破洋瓷脸盆半埋在垃圾堆中。一个小旅馆,黑洞洞的,黑洞洞的椽上还挂一个旧灯笼,灯笼上画了几个蝙蝠,五福迎门。路上到处是草屑,有人挑过草,屑行水滴,有人挑过水。一个布招,孟老板多年习惯的从那个布招下低头而过。再过去,一个小小理发店,墙壁上是公安局冬防布告:照得年关岁暮,宵小匪盗堪虞……白纸黑字,字是筋骨饱满的颜体,旁边还贴有城隍大会建斋饭启,黄表纸。凡多招贴处必为巷口。这里正是个人来人往的巷口。
  孟老板看了一眼照得……一跳便至中华民国了。他搔搔头,似乎想弄清楚现在究竟是民国几年。巷口一亮。亮出那面老蓝布招子,上了年纪的蓝布招上三个大白字:古月楼。这才听见古月楼茶房老五一声“加蟹一盘——”啊,老五的嗓子,由尖锐到嘶哑,三十年了,一切那么熟习。所以古月楼三字终日也不见有几个人仰面一看,而大家却和盂老板一样,知道那是古月楼,一个茶馆。那是老五的嗓子,喊了近三十年。
  太阳落在古月楼楼板上。一片阳光之中,尘埃野鸟浮动。
  孟老板从前是这里的老主顾,几乎每天必到。来喝喝茶,吃吃点心,跟几个熟人见见面,拱拱手,由天气时事谈下去,谈谈生意上事情,地方上事情。如何出面冬防,开济贫粥厂。河工,水龙,施药,摆渡船,通阴沟,挑公厕里的粪,无所不谈。照例凡有须孟老板出力处他没有不站出来的,有须出钱处,也从不曾后人。凡事有个面子,人是为人活下来的,对自己呢,面子得顾。
  孟老板在这条巷子里有一个名字,在这个小城中,也有一块牌子。(北京的大树,南京沈万山,人的名儿,树的皮儿。)
  孟老板走到巷口,停了一停。他本现在即坐到古月楼上等起来,但是他拐弯了。
  这一趟走出巷口跟哪一趟可都不同。他要跟一个人接头关于嫁他的女儿的事去。
  孟老板拐了弯,便看见自己家的那个炮仗店。孟老板从他的炮仗店门前而过。关着门,像是静静的,过年似的。这是孟老板要嫁女儿的缘故。
  从前,从前孟家炮仗店门前总围着一堆孩子,男孩子,女孩子,歪着脖子,吮着指头,看两个老师傅做炮仗。老师傅在三副大架子(多不平常的东西啊)之中的两个上车炮仗筒子。郭橐,一个,郭槖,一个。一簇小而明亮眼睛随老师傅的手而动。炮仗店的地面特别的干,空气也特别的干。白木架子,干干净净。有的地方发亮,手摸得发亮。老师傅还向人说过,一辈子没用过这么趁手的架子。这是天下最好的架子。天下有多大,多宽?老师傅且不明白,也不怎么想明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