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平凡的世界》中的“不平凡”


□ 杨光祖

我本来对路遥的《平凡的世界》期望值不高,我读过他的长篇随笔《早晨从中午开始》,很感动,确实非常感动,但惟一遗憾的是文笔不是很好,我觉得赶不上贾平凹。《人生》也大概翻过,很感动,但感觉没有多么伟大,就是比当时别的作家多走了半步而巳;又听人说《平凡的世界》不过是《人生》的稀释罢了,也就没有去读它。现在说起来,也还非常惭愧。其实,也没有什么惭愧的,我这个人读书从来不赶潮流,而且那些名头很大的小说,好多我看了以后,只有后悔,浪费了我的大好时光。由于各种因缘,近年一直在关注西部文学,也有了西部文学的著作了,但还没有看《平凡的世界》,也好像没有觉得少什么。最近,忽然觉得应该看一看,研究西北文学,没有阅读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似乎是说不过去的。
于是,用了将近一周时间,详细阅读了一遍这部长达上百万字的小说。总体感觉是很不错,尤其小说第二部,相对来说,我认为写得最精彩。开篇写省委书记,很幼稚,令人反感。但当他的笔触转到孙少平、孙少安这些青年农民身上,我好像志了我在干什么,眼泪开始涌上眼眶,忽大笑,笑着笑着,就又哭了,要知道,我读小说还很少被如此打动过。当然,一个原因是路遥写的是我熟悉的生活,而更主要的原因是他写得太好了。他虽然写的是庸常的生活,但这是伟大的庸常。我向路遥鞠躬,你写活了我们的父老乡亲。《平凡的世界》也可以说是最早写农民工的成功小说,最早写乡镇企业家的小说。不过,严格要求起来,问题也很不少。我这里主要想说一下这些“问题”,即标题显示的“不平凡”,平凡的世界里出现“不平凡”,肯定就是纰漏了。
1、描写官场尤其高层官场的失真,是这部小说最明显的败笔,严重地败坏了读者的胃口,也降低了这部小说的品位和整体艺术水平。官场不是不可以写,关键是如何写。《官场现形记》是一种写法,《红楼梦》是一种写法,当然,还有很多写法,但使用完全的赞扬口吻去写,好像人一进官场,就多么干净,出污泥而不染,就很有问题。这、里有两个原‘因,一是作者并不熟悉官场生活,而偏要去描写,只好胡编。中国当代文学中这样的小说还少吗?包括张贤亮的《龙种》,就是更为弱智的写法,小说里的领导干部似乎生活在真空中。二是我个木认为与作家的精神阳痿关系甚大,笔触一到领导干部,尤其省级干部,就手足无措了。这可能也与作家的社会出身大有关系,农家子弟先天的对高层领导有敬畏之心,、写作起来羁绊太多。这点我们只要和王朔这样的军区大院子弟相比,就可以比较清楚。王朔他们的父母辈肯定也大都不是繁华中人,可他们参加革命,革命成功之后,就成了上层社会中入。王朔之流从小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耳濡目染,当然容易看透这个社会,一般人眼中的神圣,在他们那里太稀松平常了。所以,王朔也才能在1980年代末,写出那么一批消解崇高的引起争议的长篇小说,在中国当代文坛,尤其是社会生活中无疑是扔了一颗炸弹。我们看路遥在《......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Tags:平凡的世界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