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蟋蟀(中篇)


□ 江华明

  1

  有两个“罗汉”在寻马赫的时候.马赫正缩在自家后院里拉尿。

  正是上班时间.老城区显现出瘟疫后的冷清。叽叽吱吱.马赫当时从裤脚筒里掏出一个很小的软皮耷拉的家伙一有一对蟋蟀被尿浇灌出来,这让马赫意想不到。蟋蟀湿漉漉地从孔洞里爬出来时已晕头转向,不辨东两。

  “马赫马赫、”

  这时候马赫在捉那个一蹦一蹦的二尾子公虫一他两只小手像捞斗一样紧随着虫子.童趣的魅力使得年幼的马赫心无二用。所以在一九七O年秋天的清早,获得意外收获的马赫根本没有听到门外有人叫他。

  时值夏秋之交.随着石板河游鱼的日益粗壮活跃,炎热刚有些打退堂鼓的意思.饱满活跃的秋天等不及似的跟屁股就来、而镇上那些灌满浆汁的小鬼膨胀得蠢蠢欲动.也成了这个季节镇上的麻烦和担忧。

  但是瓷器镇中心学校老谋深算、学校一开学就分批带学生到西郊军营去参观学习,、当时正是“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的年代。一举两得的事情,既是一次野营性的郊游,又是去领略部队纪律的严肃。烈日底下大家排着队毛毛虫出行一样一步跟着一步,不准掉队,禁止言笑,还用口令“一二一”的吼叫来保持步调的一致 长时间这样折腾.小鬼初秋的欲望就像新生的婴儿一样.很轻易就被闷死在摇篮里头。

  因为父亲的原因马赫被排除在校园活动之外,所以一个人在家的时候,聪明的马赫总要找一些有趣的事情打发他难熬的光阴,马赫按自己的想法玩。养蟋蟀斗架、捉“纺纱婆”听叫、摘桑叶养蚕、钓小鱼油炸、扣岩石缝里的河蟹、套树上的“知了”……这都是那个时代小鬼们廉价的乐趣。

  接着他就出门。他去了菜市场偷肉砧上面的板油。

  计划终于露出了马脚:这天上午马赫准备下河钓鱼、这是天意。猪油是作鱼饵用的并不需要很多,抓上满满一把就足够用一个上午一这是他眼前出门的如意算盘。

  是回家拿钓鱼鞭子的时候他才知道有人找他。

  “黑巴里,这么快就回来了,刚才你和他们到哪里去了?”

  隔壁的瘌痢头坐在门槛上喝粥,、稀稀呼呼猪吃潲水一样,瘌痢头那边发出一溜粘稠的声响。瘌痢头躲在碗后边说话,下巴颏和喉咙管一拱一拱。

  “我跟哪个到哪里去了?”马赫将拿猪油的手放在背后。

  这时瘌痢头灰色的脸庞,才从盆一样大的碗后面展现出来。瘌痢头是个鼻屎一样大小的屌毛小鬼,比马赫还小三岁。他鼻孔一吸一吸,一溜鼻涕泡就在鼻孔口像黄虫一样探头探脑。关键是他头上的瘌痢壳显得他有些倔强,大脑壳上血痂和脓油,毛发稀一块秃一块,苍蝇和蚊子嗡嗡嗡嗡地围着他的头顶采薇采薇。

  瘌痢头说:“不要以为我不晓得,两个罗汉,手背上都画了青龙。”

  在瓷器镇土话当中“罗汉”就是流氓的意思。“鬼跟他去了,我跟罗汉一点都不搭架。”马赫不愿意答腔,瘌痢头是个喜欢多管闲事而又纠缠不清的弱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