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代小小说的现状与发展趋势浅论


□ 高军

  当代小说创作综论

  编前语:

  小小说,又名微型小说、袖珍小说、超短篇小说或百字小说等,过去它曾作为短篇小说的一个品种而存在,其性质被界定为“介于短篇小说和散文之间的一种边缘性的现代新兴文学体裁”。这种新兴的文本题材用简洁凝练的语言,展现生活中最精彩、最生动、最感人的片断,以立意新颖、情节严谨、结局新奇著称于世。中国当代小小说创作经过30年的探索与发展,它的文本内涵、结构技巧、人物塑造、艺术追求等各个方面都已经逐渐成熟,成为与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并肩而立的一种文体,并日益呈现出如下态势:作家辈出,佳作不断,深受读者的欢迎与喜爱。本期热点话题将研究视角转向当代小小说的创作实践,论析小小说这一独立的文学样式在当代文坛中的书写现状与审美特征。

  高军的《当代小小说的现状与发展趋势浅论》梳理归纳了小小说这一题材的流变传承,并在此基础上对小小说作家今后的文学创作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和期盼。顾建新的《小小说的美学追求》将小小说的理论研究上升到美学高度,从选材、构思、人物塑造三方面阐述小小说的美学追求,探寻其美学规律。雪弟的《小小说在当代文学格局中的价值评估》认为经过数十年的经验积累,当下的小小说创作进入了一个稳定的发展期,思想内涵与艺术审美都达到了一定高度,已经成为真正的文学作品。然而,在当代文学史教材和全国文学类大奖赛中均未出现小小说的身影,为弥补这一缺失或者说是遗憾,本文从小小说的思想价值、艺术特色和文化意义等方面对这一文体在当代文学格局中的价值进行了评估,期冀文学史家和评论家能够对小小说有更全方位的认识和了解。

  本栏主持/苏敏

  小小说在我国的文学发展格局中已由星星之火发展到了燎原之势,理论研究不断跟进,大量优秀作品以其极高的文学品位为自己的存在赢得了有尊严的地位,小小说与长篇、中篇、短篇比肩而立共同构成了小说的四大家族,这是不争的事实。在这种形势下,2010年2月25日修订的《鲁迅文学奖评奖条例》和2012年2月28日修订的《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评奖条例》均将小小说纳入了评奖序列。在小小说持续繁荣的形势下,我们来一次对小小说现状及其发展趋势的探讨,应该是有重要意义的。

  小小说类似于精短小说,而精短的小说自古有之,现代文学史上也出现了鲁迅的《一件小事》、巴人的《河豚子》等优秀精短小说,精短小说流变一直传承有序。它们都可以看作是小小说,只是一直未曾出现对小小说的命名和理论的归纳总结。小小说这一名称迟至1950年代末期在大跃进的形势下才开始出现,1958年2、3月号的《新港》杂志上发表了老舍的《多写小小说》一文,首次提出“小小说”的名称。随后出现了茅盾的《一鸣惊人的小小说》、魏金枝的《再谈小小说》等理论文章。当时,小小说创作的目的很单纯:“培养工农出身的小说作家,在广大的范围内发动群众创作,要从提倡写小小说人手。由小及大,由短及长,是一个人创作发展的道路。”(胡青坡《我们提倡写小小说》)在这种形势下,小小说的创作带着浓厚的政治色彩出现了蓬勃发展景象,涌现出了《踩电铃》《谁是那“百分之十”?》等大量小小说作品。虽然处于这种政治环境里,文坛大家们还是清醒地指出小小说是一个新的文学品种。茅盾说小小说是“结合了特写和短篇小说的特点而成为自有个性的新品种。”老舍说“小小说是最短的短篇小说……每篇至多不超过两千字……希望把小小说当作一个新体裁来看,别出心裁,只用一二千字就能写出一篇美好而新颖的小说。”这是两位文学大师在风云激荡的政治气候中对小小说进行的准确而清醒的符合艺术规律的阐释。但随着政治风云的变换,小小说理论和创作很快偃旗息鼓。拨乱反正的新时期到来,《新港》复刊发表小小说,《小说界》创刊设置“微型小说”栏目,《百花园》改版专发小小说,《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相继创刊,小小说又开始复苏并繁荣起来了。理论也及时跟上继续接续文革前的余脉探讨小小说的艺术规律,晓钟在1985年第3期《文学评论》发表的《小小说刍议》提出是生活节奏加快促成了小小说的繁荣。汪曾祺敏锐地指出:“小小说的流行……更重要的原因恐怕是读者对文学形势的要求更多了。他们要求有新的品种、新的样式、新的口味。”姜胜群《什么是小小说》说:“小小说同长中短篇小说互成鼎足之势,成为小说圣殿里的‘四大金刚’,大概已成为公认的事实。”“小小说应以1500字左右为宜,不能超过3000字,同时具有小说的要素。”刘一东《论小小说情节的审美特征和审美功能》中提出了“情节具有单一性~以小见大”的重要主张。小小说界出现了对小小说命名的热潮,相继提出了小小说是“立意的艺术”“虚构的艺术”“留白的艺术”“结尾的艺术”“形式的艺术”等,甚至开始构建小小说学,这些理论命题都产生了相当的影响。作为长期参与、组织、领导小小说的掌门人,杨晓敏提出:“小小说作为一种文体创新,它是具备独立品质和尊严的一种文学样式,自有其相对规范的字数限定(1500字左右)、审美态势(质量精度)和结构特征(小说要素)等艺术规律上的界定。”“小小说不仅具备人物、故事、情节等要紊,更重要的是它还携带着作为小说文体应有的精神指向,即给人思考生活、认识世界的思想容量。”并详细论述说,之所以称小小说为“平民艺术”,“是指小小说是大多数人都能阅读(单纯通脱)、大多数人都能参与创作(贴近生活)、大多数人都能从中受益(微言大义)的艺术形式。“它”质朴与单纯,简洁与明朗,加上理性思维与艺术趣味的有机融合,极其本色和看得见、摸得着的亲和力,应该是大众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指小小说应该是一种有较高品位的大众文化,能不断提升读者的审美情趣和认知能力;二是指它在文学造诣上有不可或缺的质量要求。”随着创作对理论研究的推动和理论对创作的概括和指导,小小说作为一种新文体已以独立的态势出现于当代文坛,有了自己相对固定的报刊和作家队伍,有了自己相对独立的读者群。

分享:
 
更多关于“当代小小说的现状与发展趋势浅论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