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扑克


□ 凡一平
扑克
凡一平


  在玩扑克之前,王新云和宋海燕吃了夜宵。夜宵是宋海燕的同学苏敏请的,埋单的是苏敏的丈夫老陆。老陆其实不老,只不过苏敏介绍丈夫的时候就说老陆,王新云和宋海燕也就跟着叫老陆。他们四个人在南宁的中山路吃饱喝足,还舍不得分开。苏敏和宋海燕互相搂着,脸也是贴在一起。老陆就说你们今晚就住一块儿吧,让你们亲个够。苏敏看看宋海燕,看看丈夫,又对丈夫有所不舍。老陆说我们正好四个人,要不打牌?苏敏说,好啊!又看宋海燕说,怎样?宋海燕看了看王新云。王新云说,打什么牌?扑克还是麻将?老陆说你们喜欢打什么?宋海燕说都可以。苏敏说那我们斗牛吧,斗牛会吗?宋海燕说我们走南闯北的人,什么不会?苏敏说好,那就斗牛!埋单的时候,老陆想顺便跟摊主要一副扑克。王新云说我们宾馆的房间里就有扑克。苏敏看看王新云,意思是:你肯定?宋海燕就说他这个人心很细的,说有就有。苏敏就不让丈夫再买牌。
  王新云的确记得宾馆房间里有扑克牌,一入住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扑克牌就放在茶几上,与酒柜上、盥洗间的方便面、壮阳酒、洁尔阴等食物和药是区分开的,还注明是免费。那时候王新云还奇怪,扑克牌怎么是不收费的呢?他所见过的宾馆的扑克牌都是收费的,想不到这家宾馆特别。那时候他更想不到,更特别的还在后头。
  扑克是在宋海燕的房间玩儿的,使用的也是宋海燕房间的扑克。一进房间,王新云便忙着烧水沏茶,看上去更像是房间的主人。当他把茶水一杯杯端到各人面前,在座的人已经是急不可待了。
  抓牌的时候,王新云已经注意到扑克牌上的人像了,是不同的脸孔,但全是儿童。儿童们大多印在J以上的牌面上。第二局打完了,王新云也只注意到这些。
  第三局的牌抓了剩几张的时候,房间的电话响了。宋海燕一听,立即将食指竖在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把牌扣在桌子上,去接电话。坐在宋海燕右手边的苏敏接着替宋海燕摸牌,把牌抓完。
  电话是宋海燕的丈夫打来的,从宋海燕的口吻听得出来。这时候苏敏、老陆和王新云都理顺了各自手中的牌,等宋海燕打完电话。但这个电话打了五分钟,老陆在王新云的提示下喝了数口茶,还没有停止的意思。宋海燕和丈夫卿卿我我,听上去十分恩爱。原来宋海燕为什么要求在她的房间打牌,是在等丈夫的电话,或者说,她知道丈夫一定会打来电话,她得接这个电话。
  这样,王新云有机会仔细看了扑克牌上的人像,准确地说,是看仔细了人像下的说明文字,在给老陆的茶杯里续了茶水之后。
  王新云的吃惊一定是从内脏开始的,甚至是从心的最深处开始的,因为在他仔细看了扑克牌的人像和文字说明之后,脸上许久都没有表情。或者说在他仔细看牌之前和看牌时,脸上还有表情,但是在他仔细看完一张牌之后,脸上的表情就收敛了,紧缩了,甚至僵硬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