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狗奴


  

  于昊燕 米拉说:亲,我们做丁克一族吧。

  风吹过窗,书房门框上挂着串雪青磨砂玻璃风铃骤然叮当乱响,把米拉娇滴滴的声音敲打得断断续续。

  1

  张西帅大声回答:没问题!

  张西帅正忙着在收网络之海里的漂流瓶,屏幕上海岸沙滩灯塔帆船散落的贝壳混搭出简易热带风情,捡起一个瓶子,心花就怒放一次。与米拉结婚后,张西帅的现实人生程序统由米拉设计,对于生孩子,他的心理状态还处于大男孩阶段,那个哭哭睡睡的粉团尚唤不起他的父性向往,只能让他手足无措。所以,张西帅痛快答应了。张西帅痛快答应的问题都是自己想也没有想过或者是不愿意去想的问题。

  张西帅和米拉是让人想不到会有交集的两种类型。米拉是广场大妈喜欢的好姑娘,读书刻苦,名校毕业,市银行工作,谦虚有礼,最讨喜在于长相随和,一张扁方脸,面颊上点点雀斑。结婚前,张西帅曾说米拉天生适合在银行工作。米拉问为什么?张西帅严肃回答:这是高危职业,需要保护色。歹徒不管是劫财还是劫色,你只要一露脸,什么歹徒都能被你吓晕。米拉听了没恼,风轻云淡说张西帅玩笑开得低级。事后证明,张西帅不仅玩笑开得低级,且没有任何预见性,他在遇到米拉的瞬间便被盘丝大仙丝丝相扣绕指柔功带进了婚姻的金丝笼。张西帅形似古天乐,大学当了四年校草,和各种各样的女生恋爱,自称“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张西帅每次恋爱不超过3个月,对每个姑娘体贴入微,送花、喝咖啡、看露天电影、图书馆占座以及为了占座大打出手,表现得既骑士又绅士,在每一任女友决定非张西帅不嫁时,张西帅开始冷漠疏远,然后分手,把她们变成前女友。大学毕业后,张西帅陆续考了国考、省考、县考,屡败屡考,最后考到本市最偏远萧条的镇税务所当科员,月薪两千RMB。张西帅过着潇洒的快乐生活,月初请各种朋友喝酒、K歌、桑拿,月中被各种朋友请喝酒、K歌、桑拿,月末和朋友一起吃方便面。可以36个小时连续打麻将,然后再36个小时蒙头大睡,这期间只起来喝水上厕所。这种毫无目的的浪子生活从大学一年级开始,持续到和米拉结婚才结束。

  说起来,张西帅和米拉是搭了闪婚的动车,闪得风中凌乱。

  到税务所工作的第一个月,张西帅带着大学里的风流余韵在这个经济不发达的小镇颇有鹤立鸡群的味道,被理发店妹子快餐馆老板娘誉为小镇一张名片。月末,市局党委书记李书记视察工作,书记走后,胖若猪头的所长郑重其事对张西帅说:小张,你工作很优秀。

  天上掉馅饼?张西帅随即警惕地想这馅饼会不会是变质的,赶紧说:领导更优秀。张西帅知道上司的夸奖大可不必当真,夸奖之后的内容倒是需要当心,而且越是被夸得花团锦簇,花朵下面的内容就越危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