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湖水的颜色


□ 沈 洋

  一
  
  太阳从山上冒出来的时候,正正照在牛小毛的脸上,牛小毛被这突如其来的阳光照得睁不开眼,但牛小毛还是感受到了太阳光的温暖,像母亲的手在抚摸。这种感觉牛小毛其实已经很陌生了,那是一种很多年以前的感受。
  这种被阳光抚摸的感觉让牛小毛想起了妈妈,那是1984年的秋天,妈妈为了给自己凑学费,到手扒岩去砍柴,妈妈去手扒岩之前,也像今天一样,是个晴天。牛小毛清楚地记得,妈妈去时穿了一件蓝灯蕊绒的衣服,还顶了一块红色的方巾,妈妈在村子里走过时,那红头巾在高原狂野的山风中自由飘逸,美极了。牛小毛想自己上了小学一定要好好读书,要当少先队员。牛小毛想,系上红领巾大概就像妈妈的红头巾那样美了。牛小毛为自己有如此美丽的妈妈而由衷地兴奋。牛小毛还记得妈妈上路前对自己说过的话。妈妈说,牛小毛,你乖乖在屋里玩,不要和别人打架,妈妈砍柴卖了给你交学费,给你买红领巾。牛小毛想,等妈妈凑够了学费,一定要好好读书,长点出息,等妈妈老了,就陪着妈妈去北京看看天安门,到大上海去看看高楼大厦。那年,牛小毛六岁,再过几天刚好上小学一年级。
  
  二
  
  当牛小毛见到妈妈时,牛小毛哭得死去活来,牛小毛做梦也没有想到妈妈顶着红头巾在村子里离去的背影竟然永远在村庄消失了,只能成为一种永久的记忆。
  妈妈是从手扒岩上滚下去的,在牛小毛的记忆中,妈妈的死相一点也不难看,尽管妈妈的衣服被树枝和岩石全部撕得稀巴烂,额头上被石头砸破了一大块皮,但妈妈并不像平时爸爸给自己摆的鬼故事中的死人那样吓人,妈妈的脸上好像还总保留着一种微笑的样子,这一点,让牛小毛在以后的记忆中一直感到温暖无比。对于妈妈的死,牛小毛感到伤心无比,牛小毛觉得太阳都变成了黑色的一样,他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将如何过。牛小毛虽小,但牛小毛懂事,牛小毛知道爸爸落下了残疾,一条腿拆旧房时被一堵墙倒下后给砸断了。至于那时的情景,牛小毛还小,根本就没有印象。牛小毛明白,爸爸是不能承担起家庭的全部重担的。乡上还每年都发点救济粮给爸爸呢!一想到这些,牛小毛就觉得读书啦、红领巾啦,这些都像是天上的飞机一样,看得见,摸不着。特别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妈妈时,牛小毛越发悲伤,牛小毛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一个劲地直往下流。
  妈妈啊!你咋说走就走啊!你留下我和爸爸我们咋个过啊!
  妈妈呀!早知道你会摔下岩去,我就不去读这烂书啦!啥子红领巾我也不要啦!
  妈妈啊妈妈,你不要走啊!你走了我怕啊!
  妈妈……妈妈……
  牛小毛的哭喊声像深夜的狗在哭,阴风惨惨的,让人听了毛骨悚然。
  
  三
  
  想到妈妈,牛小毛就放下了手中正在清理的鱼网,坐在了仙女湖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