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文学史写作成为“话语事件”


□ 李建立

  在人们的印象中,李杨一直是一位对“五十—— 七十年代文学”特别感兴趣的学者。他也因此不断地被人质问:难道你真的喜欢“五十—— 七十年代文学”?他认为这样的提问方式本身就是有问题的,其中所蕴含的预设——“五十—— 七十年代文学”大多是没有文学价值的——至少需要做出如下反省:做出此种判断的标准是什么?其理解文学的基本框架和怎样的历史情境有着直接的关联?对“文学”的定义和解释在更大的结构中承担了一种怎样的功能?这里的“文学”价值是一种“知识”还是一种“信仰”?为什么在标准的适用限度没有得到检讨前就能被用来评判“五十—— 七十年代文学”?如果对提出这些问题的思路没有明确的认识,倒是很容易被这些咄咄逼人的问题再次迷惑,更容易认为李杨对“五十—— 七十年代文学”有过多的“偏爱”。其实,他的“偏爱”有着一种独特的问题意识和方法论自觉。读他的《文学史写作中的现代性问题》会发现,五十—— 七十年代仅仅是他思考文学史问题的重要凭借之一,是不是趣味使然并不重要,关键是这一出发点同样也是历史的“产物”,是对文学(史)写作和研究现状进行判断之后的一种清醒选择。
  正如他所说,“‘文革’的结束,不仅结束了一个政治时代,也结束了一个和政治相呼应的文学和文学史时代”。从此开始,文学在“新时期”的号召下,试图实现“文学和政治离婚”并要“回到文学自身”。特别是八十年代中后期提出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和“重写文学史”,将这种向“五四文学”和“文学自身”的回归提升到了文学史的高度,并由此开始了大规模的作品作家重评与文学史生产。在“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提出者那里,他们“要把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有机整体来把握”(《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三人谈》,黄子平、陈平原、钱理群著,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可是,同样出现在二十世纪这一“纯物理时间”里并对之后的文学产生了重大影响的“五十——七十年代文学”却被放逐在这一文学史规划之外,相应地,所谓“重写文学史”更是在具体的研究实践中将“五十——七十年代文学”的大部分抛掷在了一边。这种排斥方式和这一时期对“五四文学”的塑造如出一辙,更重要的是,二者分享了一种同样的二元对立的思维逻辑,即“传统/现代”、“启蒙/救亡”之间非此即彼的关系。但这并不是说,在“新”的文学史中“五十——七十年代文学”没有任何意义,恰恰相反,正是“五十——七十年代文学”作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他者”定义了后者乃至“新时期”以来的文学史观念。“二十世纪中国文学”正是在绕开了“五十——七十年代文学”之后,试图在“五四文学”和“新时期文学”之间建立起自身的连续性。因此,要理解“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五十——七十年代文学”乃至“左翼文学”不仅是一个不能放弃的路径,而且其重要程度和现实意义比人们想象的要大得多。
  那么,“五四文学”和“左翼文学”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呢?在八十年代的语境中,“五四文学”是作为一种“现代”的文学和“个人主义”等启蒙话语有着密切关联的,相应地,“左翼文学”则是处在“救亡”条件下的民族国家的“战时”行为。在这里,通过“个人”与“国家”之间的对立,“左翼文学”的兴起自然被理解为“救亡压倒启蒙”的结果,与此同时,“五四文学”对人的发现和唤醒被认为受到了压抑。李杨通过对被历史叙述者有意或无意遗忘的资料和论述的梳理发现,“五四文学”的两个命题——“个人”和“白话文”——“本身就蕴涵着向‘个人’和‘非知识分子白话文’发展的内在趋力。或者,更准确地说,从‘个人’发展到‘民族国家’乃至‘阶级’认同,与从鲁迅、胡适式的白话文发展到延安时期的文艺大众化运动,并不仅仅源于外力的干预,而是表现为‘个人’、‘白话文’的现代性逻辑的内在展开。”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他提出了“没有五四文学,何来左翼文学”的说法,试图破解八十年代以来的“五四文学”和“左翼文学”之间二元对立的框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