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火凤凰


□ 余泽民



老邢在常慧的数落下,垂头丧气地跨出了区警察局大门。一群已经饱得飞不起来的鸽子,扑棱着翅膀,勉强朝旁边挪了几步,给这对中国夫妇让出一条路。
“蠢货!”男人在心里愤愤地骂道,既是对这群只知道饥、不知道饱的傻鸟,也是对自己,对自己的老婆,对此时此刻可能招惹他烦心的一切家伙。
刚刚丢了汽车,老邢心里本来就很窝火,再加上刚才两个小警察心不在焉的态度,现在还要听女人这样吐沫飞溅地教训自己,“为什么当初不那样……为什么后来不这样……”好像她还在她娘肚子里时,就已经知道今天这辆车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被谁偷走似的。老邢真想憋足了劲冲妻子大吼一声,但是,这个愤怒的念头只在他的脑子里闪了一个火星,立即就被理智的冷水扑灭了。
经过十六年婚姻的较量与磨合,老邢逐渐接受了这样一个事实: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妻子总是对的。比如说,刚才在警察局报案时,他虽然绞尽脑汁,列出包括纸巾、交通图、口香糖、墨镜,甚至一只当抹布用的破袜子等所有随车丢了的东西,但是女人只在旁边插了一句话,就足以令男人折服:“发票本!”就这样,常慧就着丢车的机会,颇有预见地报失了总共五年的发票本。
“你们怎么会把五年的发票本都放在车里?”刚才那个小警察不大相信地问她。
“这段时间,税务局抽查我们公司,我正要把它们送到会计那儿……”女人在说刚才那句之前,心里早想好了对策。
小警察虽然仍不相信,但也只能朝常慧翻了下白眼,最终还是将“发票本”列入了“失物清单”。
每逢这种时候,老邢即使嘴上不说,心里也十分佩服妻子的机智:瞧,女,人借着丢车这件倒霉事,剔除了公司的一大块心病。话说回来,老邢在出国前丢车,常慧都会跟夜里的蚊子一样在他耳边唠叨上一夜,更何况出国前丢的是“飞鸽”,他现在丢的是“宝马”……男人这样想了,心里也就平和了。
夫妻俩走到街口,老邢招手叫了两辆出租,常慧要赶到“新竹大酒楼”请两位南斯拉夫客户吃饭,他则打算赶回办公室处理—下下午由于丢车耽搁了的业务。
出租车拐过两个路口,老邢猛然想起来:他十二岁的儿子还在学校门口等着自己!上星期,邢宇在学校丢了双“耐克”鞋,今天早上,老邢答应儿子下学后带他再去买一双,而且说好去“猛犸商厦’。于是,他叫司机立即掉头往回开,并给常慧拨了个电话,让妻子通过手机告诉出租司机它要去的地址。
老邢来匈牙利已经八年了,但他的匈语还赶不上才来三年的儿子。语言不好,这也是他为什么出门喜欢自己开车的一个原因。单从这点讲,他很佩服妻子,常慧的匈语发音虽然带着浓厚的天津味儿,但她七拐八拐、左绕右绕地总能让人家听懂。
当然,女人也因为自己天津味儿的发音闹出过笑话。比如说,六年前他们夫妻俩刚去市场卖货的时候,只要女人一张嘴叫卖就出问题:客人不是莫名其妙地瞪她一眼,就是笑得直不起腰来。原来,常慧说的“请看一下”,到了匈牙利人的耳朵里就成了“你是精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