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岑寂的村庄季风


王俊义

   1

  季节过滤的阳光,金黄而岑寂。堆积在沙滩上的时候,如同堆积了柔软的金子。

  鹳鸟们的翅膀,拍碎了季节,拍碎了河流上面透明的风。飞翔的影子落在沙滩上,在金黄的扉页间印出一群带着声音的图案。

  沙滩的边缘,是秋水剪裁的浪花。极不均匀的线条,勾勒出河水与沙滩共有的花边。

  一个人岑寂的影子落在沙滩上,漫长而细瘦,简直就是一根蚕丝,编结了落寞和惆怅。

  人的影子和鹳鸟的影子重叠在一起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在天宇里飞翔,又是谁在沙滩上行走?

  季节是一根绳子,从天空坠落下来,鹳鸟在天空拉着绳子的一端,我在沙滩上拉着绳子的另一端。季节的声音顺着鹳鸟的翅膀,滑落在我的肩上。

  季节的绳子结满任何一天,结满世界上任何一件事情,我们很多人,在这根绳子上,是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就是很多显赫的人,也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鹳鸟说:在岑寂的季节,我们都不要喧哗。

  就像人和鸟的影子,在岑寂里归于沙滩。每一粒沙子记忆岑寂,而不记忆聒噪。

  2

  风具有的高度淹没了村庄的窗棂,淹没了村庄最高的杨树,淹没了杨树上老鸹的巢穴。

  土地爷说:风在夜里,能吹动碾盘上的石磙,能吹歪村庄后面的山岗,能把掩埋在石头里的琥珀吹出来,变为玛瑙;能把松树的眼泪吹出来,变为松香。

  村庄说:风在夜晚,飘在九天之外,把星星一颗一颖擦亮。

  而敲醒一个人梦境的,不是风,而是月光。

  月光静寂,爬上窗棂。那些纯粹的明亮,湿润得如同女人的嘴唇,舔透窗纸,轻手轻脚地把梦敲醒。

  李白的月光,曾敲醒了唐诗的梦。

  故乡的月色从竹林上弥漫,一直氤氲到长安。

  月色路途上的疲惫,丢在村庄的风里,到达长安的时候,老酒那样纯粹。

  时间褪去唐代的颜色,李白的月色也因此斑驳。

  敲不醒梦的月色,流淌在村庄。风羞涩而去,背着月色的行囊。

  3

  同是螺,被海浪卷上沙滩的叫海螺,被农民扔在田埂上的叫田螺。

  海滩上捡的海螺,其实捡的是海螺的房子。海螺的灵魂丢在太平洋的浪花里,海螺的躯体苍老为海洋的泡沫。

  海底的房价不贵,每一个海螺都有一所漂亮的房子。

  遗落在田埂上的田螺,也有一座漂亮的房子。

  海螺的房子飘起来,在浪花上摇晃,装满浪花和潮水的声音。

  田螺的房子飘起来,在田埂上晒太阳,装满季风和雨的声音。

  把海螺放在耳边倾听的时候,各种声音螺旋般的从海螺里流出来,描述海洋的宁静。

  田埂上捡起的田螺,流出的声音浸染了土地和稻谷的芬芳,描述村庄、稻田的宁静。

  海螺、田螺流出的声音,都是对水的怀念和渴望。

  在深处,任何声音都是宁静的。

  4

  星星不会飞,星星只是夜空的一个哑巴孩子,保守父亲和自己的秘密。

  偶尔一个星星流失于遥远,总是把尾巴挂在村庄的山岗上。

  老栎树的影子被流失的星光点亮,几只落在枝桠上的夜鸟,翅膀粘着星星的碎片。

  萤火虫会飞,它的萤火湿漉漉的,贴着田埂领着青蛙回家。

  蜻蜓在荷叶上睡觉的时候,萤火虫飞起来,微弱的光芒在荷叶上绘出一幅夜色的地图

  萤火虫不会迷路,村庄的辘轳,同样是它的家园。

  萤火虫背着夜风飞进村庄,井沿上的合叶草,吹响夜风。

  屋檐的灯笼,被萤火点亮——喧嚣的天空下边,村庄分外岑寂。 没有梦的萤火虫,让童年有梦。

  5

  村庄没有窗纸的窗户,给孩子的梦留一条路。

  梦就调皮地从窗格里钻出来,和萤火虫相会。

  萤火虫带着孩子很多的梦飞翔……

  一个梦堆在枫杨树上的鸟巢里,把梦传染给了那些翅膀下边睡觉的小鸟们,它们做起了跟村庄孩子一样的梦。

  一个梦落在老榆树下边的树洞里,把梦传染给了两只灰色的狗獾。梦就跟着狗獾,在无边无际的田野里奔跑。

  一个梦掉在河流的浪花里,把梦传染给那些红翅膀的小鱼。梦就跟着小鱼,游在孩子们从来没有去过的地方。

  一个梦挤进屋檐下的燕窝里,把梦传染给那些乳燕。乳燕对萤火虫说,秋天它要领着村庄会做梦的孩子去南方

  萤火虫累了,背着梦,从窗格里飞进来,把梦还给村庄的孩子。

  梦在孩子的身体里睡着了,萤火虫在孩子的鼻尖上睡着了。

分享:
 
更多关于“岑寂的村庄季风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