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明丽的忧伤


□ 林淑红 刘冬梅

  萧红与迟子建这两位相隔半个世纪的东北女作家,她们共同生活在东北大地蛮荒严寒的自然、文化环境中,她们热切而持久地渴望对这种自然和文化的蛮荒与严寒下不幸的人生进行探索与超越。在她们的文学创作中形成了明丽而忧伤的美学风格。
  
  一、忧伤而不绝望
  明丽的忧伤不是华丽的忧伤,没有任何装饰。只有因由富贵转入清贫或困顿而依然保有仪态万方的忧伤才是华丽的忧伤。如:张爱玲笔下白流苏们的忧伤,苏童笔下颂莲们的忧伤。所以,华丽的忧伤固然也美,但美中尚有矫情的成分。而明丽的忧伤则于自然质朴中蕴涵着忧伤,是来自于土地、森林、河流、天空的忧伤,来自于人与自然关系中和谐的丧失。是对于自然与人事虽无把握能力但也并无怨尤而心甘情愿地去拥抱自己那一份并不欢迎但也无可抗拒的遭遇和命运的态度。实质是苏醒的生命明知生命无力控制但仍要用温情去照亮这生命的努力。是对剥掉了生命所有华丽的外衣与装饰的本真状态的观照。这就形成了作品风格面貌上忧伤而不绝望的明丽的忧伤这种独特的美感。
  
  二、“明丽的忧伤”的具体风貌
  1.凄美故事中的“明丽的忧伤”。如:萧红的《小城三月》中翠姨聪明美丽,在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也获得了生命的苏醒,爱上了“我”的哥哥。她想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和自己喜欢的人,但传统礼教的束缚又使她无法开口拒绝家庭为她安排好的人生道路,鲁迅经过挣扎都不能够拒绝朱安这个“母亲送给我的礼物”,虽然鲁迅并不喜欢她。何况一个北国小城的弱女子。她为了解脱梦想和现实的矛盾,只求一死。而且至死也没有勇气对所爱的人说出心里的感情。“哥哥”虽然在翠姨临死去看望了翠姨,但是,在她死后也依然没明白翠姨为何而死。但是,翠姨却是在死前见到了“哥哥”一面就满足了,欣慰地死去。
  迟子建永远在叙事中进行着诗与画的发现。迟子建的作品是明丽的,是属于春天的,是充满慰藉和希望的。如,她的小说《亲亲土豆》中李爱杰、秦山的爱情。夫妻相亲相爱,生活充满温馨,但是,突然而至的疾病使这和美的生活戛然而止,但就在生命的最后,秦山还带病为妻子收最后一次土豆,并且舍不得花钱治病,却给妻子买了件精美的旗袍,希望妻子以后还可以过上幸福生活。这样悲伤的故事中,却充满深深的夫妻情爱,作品具有了一种明丽的忧伤。
  2.对自然的书写中的“明丽的忧伤”。自然环境生成的荒凉感、寂寞感一直氤氲在萧红的乡土小说之中,但是,就在这严酷的自然环境中,依然不乏美好意蕴。如萧红《生死场》写到:
  菜田里一个小孩慢慢地踱走。在草帽盖伏下,像是一棵大形菌类。捕蝴蝶吗?捉蚂炸吗?小孩在正午的太阳下。
  迟子建小说中春去秋来,雨停雪至,日月轮回,草木枯荣,大江的封冻与开化这种自然界的时序变化,与人们的生活完全与的生活统一,人的日常生活节奏就是自然界的节奏。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关系,人对自然的崇拜使其作品有了明丽的忧伤。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