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青的宝贝(短篇)


□ 盛 琼


小青是个招人注目的女孩。她七岁上一年级的时候,正赶上粉碎“四人帮”,学校要排演一个小话剧,准备参加市里公演的。从文化宫下来帮忙编排节目的李老师一眼就相中了刚上学堂的小青。
说实话,小青谈不上特别漂亮。她从小到大都不是那种细眉大眼、深目高鼻、樱桃小嘴之类的标准美女的形象。她的脸型和五官都好像不确定似的,你想它怎样它就怎样,不同的侧面有不同的感受,不同的装扮有不同的气质。但是她的浑身上下都罩着一层流动的气韵,一颦一笑、一抬手一转身,都自有一种天然的妩媚和风流。是的,风流,这就对了。七岁的刚上学堂的怯生生的小青,在一大帮傻里傻气的孩子们当中,就显出了那种撩拨人的独特的味道来。这说起来真是令人难以置信。
其他的角色都敲定了,可是扮演“江青”的孩子试了几个都不行。要跟这些还没擦干鼻涕的女孩子谈论江青是个什么样的人、应该怎样表演,那真跟赶鸭子上架一模一样。看着那些从各班抽调来的原本机灵可爱的女孩,扎上一个花头巾,戴上一个纸壳做的假墨镜,提着一只白色的手提包,一扭一扭地走上台,还没张口呢,李老师就挥挥手,让她们退回去,重新再走一遍台步。她们的那种样子,让人想起胆怯的大灰狼,或是忸怩的土媒婆之类,反正怎么也不像“白骨精”江青。李老师也知道,排演这样的节目真是难为这些花骨朵似的孩子们了,可是既然学校特意请他这个专业人士来排这出戏,还希望在全市公演时拿上什么奖项,那他总得当回事吧?李老师为此只有唉声叹气。
那天放学,小青跟一帮女孩子跳猴皮筋,李老师刚好走过。小青站在猴皮筋前一扭身、一回头,对旁边的同学说:“跳过这一级,我们就不玩了吧。”——在那一瞬间,李老师相中了她。
一个天生的“白骨精”就这样诞生了。只见她一摇一摆地走到台中央,墨镜一取,挎包一抬,小腰一扭,眉眼似喜含怒,装腔作势地说:“老娘的名字叫江青,帽子公司是我开,钢铁公司我经营……”哗,台下一片喝彩、鼓掌。瞧瞧这么个袖珍型的她却是活灵活现的“白骨精”,没有人不乐的。——这出戏不仅得了奖,还成了学校的保留节目。“白骨精”这个角色,小青从一年级一直演到了三年级,不知演了多少场。
其实,小青哪里懂得什么“白骨精”,她说的那些词儿更是死记硬背下的。她只是仔细地盯着李老师做的几下示范,心里就明白个八九不离十了。那样的身形、表情、动作对于她来说都带着一种自发的协调。
似乎也能这么说,小青天生就是个“白骨精”的坯子。
小青M一家五口人住在某国营制药厂的两间平房里。家里整天都弥漫着一种刺鼻的药味。小青一上学,同学们就皱鼻,还有人以一种洁癖女人的神态对她说,她身上的味儿像是刚从医院里抬过死人似的。小青就在心里骂了一句:抬过你妈。但她不敢说出口。
小青的父亲是厂里的锅炉工,整天拿一只巨大的铁扳手,这里敲敲,那里捣捣。他们家三个女儿,姐姐小白和妹妹小红。三个女儿三枝花,可是父亲却一心想要一棵树。所有的花在他的眼里都是狗尾巴草。他像只冒着白色蒸汽的大锅炉,呼呼地向外冒着气,弄得三根狗尾巴草整天提心吊胆地仰仗着他的鼻息过活。她们害怕这只锅炉什么时候突然爆炸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